永州事變與國家穩定

人大政協兩會期間,一向是中國政治控制得最繃緊的時期,不過,今年湖南一個頗窮的縣級市永州,就將這控制完全破功。因為當地長途巴士加價,加到不合理的地步,而巴士公司恃著後台夠硬,寸步不讓,結果農民揭竿而起,放火燒車,最後當局要迫令巴士公司減價,但之後能否收科,who’s know?

其實由去年江西高校暴亂開始,中國的暴動級數可以用一單勁過一單黎形容。江西高校暴動,是幾千名學生燒砸學校,到今年年初四川大竹暴動,已經是差不多半數當地民眾捲入暴亂之中,而永州簡直是全鎮豁出去,見外國記者照講真相,否則當地亦不用撤出武警家屬,以及廣州軍區大規模調動兵力鎮壓。

巴士加價搞到一鑊粥,背後是什麼?國家穩定,並不像中國最左的共產黨員,香港吳康民所講,什麼扭計言論所致。大家想想現時有多少中國人,認同民運分子所作所為?真正的關鍵,在於地方官員能否讓農民有安定的生活。但地方官員貪成這個樣子,中央政府如何英明神明,除非實行政治改革,否則亦無濟於是。

這次事變的重要性在於,大家可以看到中共的控制力已經差不多去到盡頭,對異見人士或許監控有力,但對地方官員搞出來,突然大爆發的蘇州屎卻無能為力。而地方官員搞出幾多地雷,大家其實有裡有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