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把香港人的英語搞得一塌糊塗

「另外是书面语的Chinglish,书面语曾经有一个网友从香港来信,现在在香港也有香港中学生的Chinglish现象越来越多。老师说做翻译课的时候,大部分学生靠小小的电子辞典,要么靠在线翻译工具,把一个一个词单独翻译出来。翻译并不是一个一个词查辞典翻译出来的,而是必须了解语言的文化背景,了解不到为什么在英国叫做这个而不是叫做那个,跟美国不一样,如果不了解人家的说法习惯,无法掌握这个意思,而是掌握了一部分。」

外國人如何看待中式英語

上述一針見血的評語,是一位精通英、德、中三語的德國人紀韶融(Oliver Lutz Radtke)所講,他在接受搜狐訪問時,對語言問題的看法,很多都代表了長期在n種語言下生活的歐洲人的基本看法。

好了,大家看到紀韶融的看法時,就應知道第一個沒資格罵香港年青人英語爛,正是權智的老闆譚偉豪,正如紀韶融所講,快譯通電子辭典在香港人英語水平問題上,有著不可以推卻的責任。如果他要批評年青人英語不濟,除了他要改善他的火星英語外,很可能首要做,是停止再賣電子辭典!

另一個要負責任,是田北辰語常會那幫爛人,田北辰為首的廠佬,所謂英文好,就是幫他們處理文件,做生意,這就完了。所以,香港一街都是處理文件一流,但無法用英文寫作的傢伙,紀韶融怎看學外語:

「纪韵融:找个本地的女朋友,开玩笑。一个很重要的方面是好奇,好奇非常重要,你要学一种语言跟要学一个文化跟要学一个国家的历史是分不开的,语言是活着的,在不断发展中,怎么把好奇表达出来那就是跟那边人沟通很基本的交流方式。另外要读各种各样的文章,各种各样的材料,无论是洗衣机的说明书或者是影片或者是金庸的小说或者是毛泽东的文章,很快了解道不同的历史阶段不同的语言用法,或者看爱情小说,都有用。」

我有位在《南華早報》任職的朋友,我前女友中學時的老死,她英語了得的原因,因為初中時閱讀大量英文八卦雜誌!香港人的問題是,學英文必須是課本,不學英國歷史,連克倫威爾、光榮革命、波士頓茶葉黨是啥,西方自由民主價值是啥也不知,自己手持加拿大護照,要效忠英女王也不知,你認為這人用英語會得心應手麼。所以,才有劉遵義這種膠人,認為拋棄了中文大學的立校宗旨就叫國際化,那我請他問問紀先生,中文大學為何一定非得英語化才叫國際化,對歐洲人而言,劉遵義的思維方式簡直是黐線。

香港人的硬膠思維,以及一堆膠人,在搞爛香港人英文有不可饒恕的責任。

最後,推薦紀先生的Chinglish博物館,貫徹歐洲人的膠到無朋友作風,膠力十足,小心笑到肚痛。
The Chinglish Files by olr

10 thoughts on “誰把香港人的英語搞得一塌糊塗

  1. 我想,我們不應怪罪電子辭典,不竟那只是一個工具。反而,一本不知所謂的字典,其為害更大。

    我想,現今香港人英語水平下降,要怪罪的應該是沒有承擔的政府,以及香港社會集體鄙視知識的奇怪態度。

  2. 80年代做clerk 日常的英語水平, 分分鐘好過現在A-level 英語拿3級的大學生..

    以前學校多father , sister …..公司多西方人上司!!

    現在, 打中資工, 真的不需英語!!

  3. 少少離題:琴日我先見倒,宜家 d 快又通仲係成一二千一部,貴過 iPod touch,點解會有人買???

  4. I don’t think electronic Dictionaries are the culprit here. I have been using one for over 5 years for my SAT AND LSAT. The difference here is that I only use English English dictionary. It’s not that I don’t know any Chinese but the English Chinese translation is unusable for my level of English usage.

    I do agree that literature should play a bigger role in English Learning in Hong Kong.

  5. 是可忍,孰不可忍也!中國人寫的英文叫Chinglish,外國人寫的中文叫甚麼?唔計口是心非的套話,淨係第一句外人中文:「另外是书面语的Chinglish,书面语曾经有一个网友从香港来信,现在在香港也有香港中学生的Chinglish现象越来越多。」高山滾鼓,可議之處亦不少。外人識寫中文,固稀有動物也,但驚之為天人,真是從何說起。看來爱之欲其生(用爱不用愛,以此爱無heart也),此言不虛。
    小樽校長係要鬧,但咁都關佢事、入埋佢數,真係欲加之罪。
    >我想,現今香港人英語水平下降,要怪罪的應該是沒有承擔的政府,以及香港社會集體鄙視知識的奇怪態度。
    又關政府事?其實全世界許多國家d人的語文能力一直在下降,包括英美國家,何獨香港?你自己有冇盡咗力先?
    >80年代做clerk 日常的英語水平, 分分鐘好過現在A-level 英語拿3級的大學生..
    我只知道由2007年開始,中學會考語文科以水平參照報告成績,考生的表現分為5個等級(1至5),而成績最叻嗰d考生可獲5*級。至於A-level 英語都分級,本人從未聽過。吾真少見多怪也。看來威爾士能人不少,何况是王子。

  6. 我在社會上承日被人形容成讀死書。唔知你地會唔會。
    我英文好水皮,但我已盡力。我認識好多英文成績好好的人,好多都缺少左點耶。可能測驗考試係一種處理文件的常識。
    還有中國內有好多精英歌頌黨委,更使我不明。唔通中國人認為這些叫靈活變通。
    “你要学一种语言跟要学一个文化跟要学一个国家的历史是分不开的,语言是活着的”
    唔通中國人體質是不同的,學英文可以不學民主自由,我對膠人的政治中立無法接受。因我深信上帝,人的成長的元素是一樣的。所以我支持言論自由,唯獨鼓吹納粹精神的言論是絕對禁止。

  7. One of the reasons that Hong Kong people are not motivated to learn English is we are not full citizens of an English-speaking country. the UK is responsible for this.

    If the UK regarded us as ‘real’ British citizens, it would have been more serious in the English language and culture education in colonial Hong Kong. However, the colonial govt did not care. Hope that the situation will improve after the success of the BN(O) movement.

    People are more closely connected to China after 1997. Many of them have forgotten that they have a British identity.

  8. To Sam Fan:

    我有位朋友是加拿大公民,在認識我之前,都不是這麼強烈意識自己是加拿大人,有些人透過BN(HK)A 1990取得英國公民,都沒很意識自己是英國人,這是華人天朝意識的問題。

    我若非經歷過失去中國人、印尼人身份的傷痛,就不會如此強烈意識到我是英國人。所以,另一位夠膽公然在節目中以外籍人士自居的評論人,是葡萄牙人譚志強,因為他在台灣讀書和工作,他知道怎麼一回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