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定康 唔贊成港獨? 呢個係英國人嘅正常講法

英國管治時期最後一任總督 彭定康 勳爵訪港,佢喺FCC嘅演講中,認為港獨係不智(unwise),香港人應爭取偉大嘅民主。




彭定康
彭定康

當然,了解中國人,就知中國治下爭取民主係唔可能。正如精通馬來語嘅新加坡立國總理李光耀一早認識形勢,知道新馬分家係無可避免一樣,容我再quote一次《李光耀回憶錄》第一章中,李光耀點形容英國人對新馬分家嘅立場。

這一天早上九點半,秘書接到赫德辦事處打來的電話。當時离宣言公布時間只有半小時,秘書回電話說我暫時不能同赫德通話。赫德問下午行不行。我回話建議晚上八點,最后雙方約定7點5O分。
  7 點50分赫德來到斯里淡馬錫官邸(基于保安理由,我沒住在歐思禮路家中)。10歲的女兒瑋玲當時穿著T恤和短褲正在門廊裡玩耍。她跟赫德打招呼,問他:“您想見我爸爸?”由於獨立后,我和他的關係突然變得不明確了,這樣的非正式歡迎,算是得體。就在他從汽車里出來時,我及時走到門廊歡迎他,問他:“您代表誰講話?”他說:“嗯,您當然知道,我是獲任命的駐外專員。”“一點也不錯,您是否獲得特授的職權來跟我談新加坡和英國的關係?”“沒有。”我說:“那就是私下談話,只是聊聊而已。”他說:“要是您喜歡這樣說的話。”事情就這麼辦了。
  事實上,當時我心情一直很沉重。赫德的舉止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風度翩翩,儼然是個受過訓練的英國王室近衛騎兵團軍宮。1956年英國入侵蘇伊士運河期間,他擔任國防部長,在艾登首相辭職之后跟著辭職,以便對那次的事件負責。他是英國上流社會的人物,善于在困難面前挺起胸膛。
  他為防止新馬分家盡了最大的努力,千方百計地游說東姑和吉隆坡聯邦政府推行一些政策,以促進馬來西亞內部的團結。他以最高專員的身份不斷會晤東姑以及東姑的部長。他和在倫敦的威爾遜首相兩人,對我主張以憲制方式解決吉隆坡和新加坡之間的糾紛,一直給予大力支持。他們成功地堅持了不應動用武力的原則,否則結果會大不相同。但是分家肯定不是他所努力爭取的結果。
  當時英國有 630OO名英軍、兩艘航空母艦、80艘戰艦和20中隊的飛機在東南亞保護馬來西亞聯邦,但這還是不能戰勝馬來種族主義的勢力。馬來領袖,包括東姑在內,擔心一旦同非馬來人分享真正的政治權力,他們就會被壓倒。問題的症結就在這裡。赫德不了解這一點。起初我也不了解,但比他早些看清形勢,因為我花了更多的時間同東姑、敦拉扎克和拿督伊斯邁討論過這樣那樣的問題。我會說馬來語,赫德不會。我也能回顧過去馬來人和非馬來人摩擦對抗的事件,尤其是1940年和1941年當我在萊佛士學院就讀那段時期。我比較了解馬來人。所以1965年 6月底,當我在報上讀到東姑在倫敦患上帶狀包疹的消息時,我猜測他可能再也支撐不下去了。
  赫德同我談了大約一個小時,我們對話的過程心平氣和,雙方都盡力約束自己。他沒指責我,只對我沒把事情經過通知他或他的政府表示遺憾。而我卻感到悲哀,因為如果我事先告訴他東姑要我們脫離馬來西亞,而我所要求的是建立約束性比較小的聯邦,他肯定會站在我的立場上想辦法阻止東姑的。這一來就不能排除發生種族暴亂的可能性。在我們會面的17個小時后,英國政府承認新加坡獨立。

彭定康 今日嘅立場,不令任何人意外,因為 彭定康 某程度上始終係香港人心目中英國嘅代表(喺法理上,亦如是觀之)。正如我一早認清港獨係無可避免,其實同我本身熟悉中共黨史,以及聽講華語有關一樣。某程度上, 契丹文化比馬來文化更難明白得多。你識馬來文或印尼文,總能掌握他們嘅諗法,而契丹人,你識華語唔知其黨史,都未必能掌握其真正諗法。

但如果香港獨立已成定局果陣,英國人就會改變立場,甚至一早做好準備,只做不講果隻,新加坡嘅歷史俾大家好好嘅參考。




捐款:
Citibank Hong Kong: 14830515
恆生銀行:395-158777-882
Bitcoin:1PTHjBPuciq5JS8MBo9cUVVr7orSaU1AuV

月捐計劃





想用Google App,經呢度加入:https://goo.gl/PBroUD
捐款者可以索取八折coupon code,慳更多!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