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都是選舉天

天天都是選舉天,是美國政客常掛在嘴邊的話。之前不少人講得多,不過真的來天天都是選舉天時,四十年執政經驗查實未必派得上用場。

像3月7日,本來新聞靜得拍烏蠅。但在晚上,粉嶺發生一宗家暴慘案,有毒丈夫竟然將腐蝕性液體灌到妻子口裡,令公眾震驚。而記者亦去問兩名行政長官候選人,怎看家暴問題。

天天正是選舉天的恐怖就開始出現,曾蔭權爵士去明愛向晴軒視察,本來是大好發揮機會,但他只是為現行政策辯護便算,連探望家屬或前線警員意願也沒有(這是曾爵士可以做,但梁家傑去做便失分的項目)。相反,梁家傑明顯係隨時準備應戰,提出由政務司司長親自督戰這問題,並且由福利問題,提升到社會問題的層次去做工作。

廿四小時都係特首的特首,政治騷做到歹戲拖棚都算,連突然而來的問題都回應得如斯缺乏領導風範,來多幾次類似事件,就三月十五日之戰都不用打,便可以民望收工。因為不要說是騷,他連領袖應該做乜都未清楚。

所以曾蔭權競選辦禁止三月十五日之戰助選團拍掌係多此一舉,一個未預備打份工的人,死定是無可避免。

後話:讀過點西史的人都知,政治領袖必須識做騷,二次大戰時,傑出的盟軍領袖,包括英國首相邱吉爾,以及鐵血中將巴頓,都是箇中高手,因為在危難之中,領袖的實務決策未必能扭轉形勢,激勵士氣更為重要。但中國人很奇怪地,認為領袖不用做騷,那不要怪香港有建華之亂,香港人的奇怪文化潔癖,是有責任。何謂實務,難道閉門造車叫實務?都黐孖筋。

One thought on “天天都是選舉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