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三十這一關

由我寫三十一代的困惑,查實不像太合適人選,一來我人未到三十,另一方面,我看來像一個同世代的幸運兒,由我來講,一定脫不了晒命的嫌疑。但我對這世代的困惑,有另一番的理解。

我由一九九五年《蘋果日報》創立時踏入評論界,到現在足足十二年,還要一手寫政治,一手寫科技,十二年也如是。一方面是運氣,但另一方面,我走的道路查實並非香港一般人認為有前途的路。在中國接管香港前的兩年,我在一份罵共產黨的報紙,經常狠評中共,搞得不好就是換來一張免費的去倫敦單程機票,亦即驅逐出境。而科技與政治結合的評論,甚至評論本身有多大前途,也是一個問題。

但我看到身邊的朋友,這幾年過得愜意,都不是大學時爭大公司offer,爭Hon爭到頭崩額裂那批人,相反,我身邊的朋友,都是別人眼中「不務正業」,全職教琴有之、全職寫稿有之、但他們做的正因為沒什麼人爭,社會又需要,結果就殺出一條路來。如果用很俗的方法來總結我過往十二年走的路,恰好符合哈佛商學院學者Reene Mauborgne與Chan Kim提出的藍海戰略(Blue Ocean Strategy)。

所以,我對香港人那種一窩蜂思維很反感,特別有些搏上位之人,見人做得好還要跟風,兼抹黑對手的作風很不以為然。人棄我取以及做回自己,就是生存之道。那些達官貴人講什麼持續進修,要趕上乜乜潮流,只是不斷製造血流成河的紅海,真不知對拯救這個世道,有什麼好處。我只是覺得這幫香港奸商,只是靠不斷製造紅海來壓低工資,來維持他們不應得的財富。

延伸閱讀:
黎凱欣:我們的30世代
肥醫生:年青醫生的生活質素及其他

One thought on “人在三十這一關

  1. 老實說,我在中學時已經拜讀你的文章。雖未必形同你的立場,但非常欣賞你思路文筆以及視野,香港實在需要更多你這樣的評論人。

    在醫學界的發展,藍海的空間其實不少。就例如對臨終病人的關懷,是大部份醫生以及病人&家屬都發掘很少的地方。但這幾年大家一窩蜂去做心臟科、腸胃科又或眼科醫生,在我看來,其實又是紅海。

    香港人點解會變得始此跟風和無創意?是回歸才有的現象?抑或以前已經有(像移民潮)。我認同「人棄我取以及做回自己,就是生存之道。」不過,踏入三十之年,看來又是一生里程目標檢討之時。

    幫各位私家醫生賣廣告,人到三十,都是時候注重身體健康,做一做身體檢查好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