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劇本了

梁家傑在三月一日歷史轉捩一戰,變成了香港政壇另一傳奇。而沉寂多年,稱他為香港版活地雅倫也不過的張堅庭,成為這次轉捩一戰的關鍵人物(另一位係把張堅庭介紹給梁家傑的毛孟靜!)。而梁家傑在短短兩小時,如果由一個拘謹的資深大律師,變成一個把曾蔭權打個落花流水的泛民戰士。

張堅庭在今天《信報》寫了一篇《從吳松街的排演室開始》的文章,介紹梁家傑在戰前數小時,與張堅庭互動的過程。張堅庭果然是導演和編劇出身。他寫起來,就很像電影劇本。起承轉合,人物背景,全部在短短兩千字文章中包含了。

其實今天張堅庭所寫,已經是很好的劇本框架。我並非電影人出身,不敢班門弄斧。但以觀眾而言,梁家傑和張堅庭的成長歷程,特別是張堅庭多次與重大歷史事件的淵源,以至梁家傑由四十五條關注組到公民黨走來,精英與down to earth之間的矛盾等,當中的內心戲其實會很好看。

順道回應馮應謙的《明報》發表的膠論,香港電影劇本有些很好看,值得荷里活改編,就是因為本土的政治社會衝擊,帶來了荷里活寫不到的故事。《無間道》本身便是香港本土政治的重要產物,試問西方,不計芬蘭,何有機會面對近乎face off的對局(《無間道》本身就是麥兆輝不滿《face off》寫得不合理而寫出來)。而得到荷里活垂青的《傷城》、《門徒》涉及的贖罪意識,亦與香港人的身份緊密相連,分不開的。

我相信,張堅庭或其他有心人,如果根據張堅庭這篇文寫成電影劇本,這是一個award winning劇本的好材料。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