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堆令中國尷尬的華裔作家

每逢有華裔人士,在海外取得文學成就,中國政府就水都唔敢抽。理由無他,因為幾乎所有在海外取得文學榮譽的華裔作家,包括法國的高行健、美國的哈金,所寫的題材,全部都是中國政府不敢面對的政治問題。試問中宣部班怕死之徒,怎敢抽水。

這次日本芥介獎的得主楊逸,就令中國一個長期計時炸彈問題即時在知識界引爆:一九八九北京大屠殺。

不論楊逸怎寫民運這一代,只要報導楊逸這本得獎作,怎報導書中的主題:六四。一九八九年的政治風波,蠢都知這是一九八九年北京大屠殺,將這個詞在風起雲湧的這一刻提出來,誰能料到後果。結果,首位華裔作家以日文寫作,得到芥川獎後立即變禁書。

哈金和高行健沒有在作品中直碰六四,雖然這兩位大師多少因六四而定居西方。而楊逸卻拿六四做主題,由中國傳媒的報導,我敢肯定這次不知所措程度,比高行健得諾貝爾獎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