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場不在立法會

作為去年港島會戰中,訂出Plan B計劃,提出勸陳方安生出選阻擊葉劉淑儀,最後令葉劉淑儀的特首戰略完全破局的人,陳方安生不再參選,是原有Plan B計劃的算計之內。陳方安生,實在沒必要捲入泛民硬膠們的內鬥之中,這是一點意義也沒有的。

更重要的是,以現時中國局勢來看,戰場根本不在立法會,陳太把作戰主力集中在民間策發會上,相當正確。

泛民的20席目標唯一作用,就是阻止土共在立法會通過任何膠到無朋友的政改方案,亦即保住否決權。如果中國中央政府是土共的堅實後盾,這個作戰目標是必要。但2008年6月28日貴州事變顯出,中央政府已經露了底,基本上,土共連誰是金主都未知,土共搞政變可以搞得有多膠,搞得不好就是迫香港人走上街頭,然後替中共政權放下最後一根稻草,土共敢嗎?在2003年,香港出現五十萬人遊行不會影響中國,但2008年後,如果香港再出現五十萬反政府大遊行,那就會引發上海、北京等地連鎖反應,土共敢不敢賭這一手?

因此,泛民不會是作戰主力,而主戰場亦不會在立法會。陳太也好,港人也好,事實上要做三件事:

1. 積累準備上街的能力,如果土共搞出膠到無朋友的方案就上街再談吧。

2. 開始商談政改方案,這套方案隨時要按中國現時局勢變動來訂,因為中國有可能需要這套方案,作為全國大和解的藍本。

3. 要就中國一但無預警出現混亂狀況,民間自行有應變策略,當中特別是五百萬英聯邦公民及家屬的撤退問題,以及由中國湧來的難民如何處置。

戰場不在立法會,陳太在民間策發會,會更有作戰力量。泛民把目光只放在2008年選舉,只表示他們目光實在太有限了。

9 thoughts on “戰場不在立法會

  1. Your perspective of the China and HK politics really impress me. When it is necessary, I’ll be ready to go on another rally.

  2. 我覺得網主只係講左大家心裡面個句:意興蘭欄

    香港政局好多野都去左個死位度,台灣司法院剛剛決定容許共產與反裂的民間組織,香港就反其道而行,越來越醉生夢死,如果把戰場訂在立法會,就一定失望多一次。失望太多就係絕望。

  3. 事實上,立法會亦沒有太多權力,對著一堆土共膠人,所做亦太有限。

    像我老上級鄭大班,他做加拿大國會議員可以做到的事,定是香港立法會議員的n倍。

  4. Re: 麥當奴

    要說意興欄柵﹐在人大釋法時已然。或者說﹐當長毛也不得不宣誓效忠中共﹐我不登記做選民的意向﹐又再一次強化了。

    世澤說的「整個中國戰區」﹐君不記得我們十年前已是這樣說?十年了﹐我興幸世澤還不時提供東南亞消息﹐興幸鄭立還在串連台港交流﹐興幸金盾和歧視侮辱言語趕不絕國內的網眾。這不都是政治邊沿的生態罷了?

    立法會每次會議都在開戰﹐如果沒有那班苟延殘喘的民主派或反對派﹐你確定我們還在可在邊沿混著過活嗎?

    好吧﹐戰場不在立法會。誰告訴我哪些人在當統帥發號司令?哪些人在當糧食後勤救援兵?哪些人真正跑在前線浴血沙場?

    跑 NGO 的我見識過﹐跑生意經的我也見識過了。誰都當不了統帥﹐只有應聲作戰﹐各自為政﹐山寨處處。糧食後勤救援甚麼都是顧自己。只要上了前線﹐天天都有人在變節。不然找誰告訴我拿著 BN(O) 是為了 女皇敝下解放中國(香港)?

    打下去﹐只是沒有得揀。但繼續這種打法﹐消耗仍然不對兌現出甚麼﹐意興欄柵的感覺﹐或許是一模樣﹐或許是更比不上那個立法會。

    大家心裏說的﹐其實是﹐自私點吧!打贏了誰跟你分享你的爛血泥?打甚麼呢?

  5. Further to princeof wales’ words, just a question in mind.
    If in one day, PRC dissolutes before 30 June 2047, is it that the current HK government should die? Is it that there will be no government and the HKSAR passport becomes invalid? I have a BN(O) passport but my future son or daughter most likely has the SAR passport only. It really makes me worried.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