荊軻年代

當很多人以為,北京奧運的安全威脅來自激進疆獨、藏獨分子時。大家估不到,真正的「恐怖分子」,卻是被中共壓得喘不過氣的老百姓。

6月28日 貴州事變
7月1日 上海閘北公安局刺殺案
7月2日 張家界液化石油氣自殺式襲擊當地政府辦事處

新華社今天罕見發表評論明拓股市,這反映著中國近日民情變化極為迅速。由天涯社區,以及不少股吧的激烈反政府言論所見,現時中國城市暴動風險很高,只要有官員硬膠就保證全黨膠到無朋友。

特別要留意液化石油氣自殺式襲擊,過往拆遷戶只是靠嚇,才出動液化石油氣,像最牛釘子戶那件事便是。但現時很大程度是,準備好行刺計劃,根本立心有去無回,由上海到張家界的事件都是這種死士式襲擊。如果這種襲擊蔓延全國,大家想想下一步是什麼?

====
7月2日 香港時間9:23更新

7月2日 上海五角場鎮小販持刀刺向城管,一名城管和一名公安民警受傷。

9 thoughts on “荊軻年代

  1. 這點作一點補充。說中共壓得百姓喘不過氣﹐那已不是新近發生的事﹐反而該說沒以前那麼全面。

    問題的根源我以為有三部份﹐一則是社會多重失範;二則是共產黨(以及其官方語言體系)已完全脫離了字面提供的認受性﹐亦即是從論述中自我解體;三則是社會依然依賴中共﹐作為一切制衡力量的起點和終點﹐嚴重背離風險分散原則。

    換句話說﹐並不是中共比以前往更擠壓百姓﹐而是經濟改革開放以來﹐所有新的舊的矛盾﹐都必須通過中共的框架來調控。中共無形中成為了一切問題的屏障﹐舒解不滿的必經之路。無論中共如何努力﹐都不足以負荷日益縱深和普遍的矛盾﹐中共的前線人員最易成為犧牲品。

    這點早在十多年前已有所變化﹐中共已經開始外判前線工作﹐讓外判工人、公司當黑臉和砲灰。當襲擊問題擴散﹐中共就會更加隱形化﹐以保全自身利益。倒是民眾也開始明白到壞蛋打不完﹐才轉向衝擊國家系統。只有在這種衝擊證實是比較有效時﹐才會變成風氣。長遠而言這只會加大中共的保安經費﹐並不見得有新的打擊點可供卸力﹐也不見得中共體制內能回應打擊。也就是﹐繼續有零星的襲擊﹐而不見得有更高層次的破壞。

    中共何時癱瘓﹐比較取決於有組織的影子政府何時構成。中共繼續集中消滅境內的組織份子﹐那就可以繼續拖下去。以往廿年都是這樣子拖﹐現在只是要問資訊社會如何彭漲到中共管制不了。而且﹐我就當中共爆了﹐如果中國人仍不能適應價值多元化的政治思維調整﹐繼續當單一羊群民族﹐那仍不會有出路。這不知可不可以稱為「基於羊群心理的原教旨主義社會」。

  2. 如果股市不倒,你的假設是成立,但股市倒了,我不擔保不會發生任何事。

    影子政府的前提,不是民運分子,而是中共的裂解。

  3. 其實我覺得中共有條件以內部分裂去解決問題。

    中共應分家為(保守)國家黨、進步黨和社會黨﹐分隔開「三個代表」之間的矛盾﹐以便階級代表用比較文明的手段化解衝突﹐互相制衡。

    也許﹐正視和引入台灣現存的政黨﹐更為輕鬆。中共的本質就是強調利益再分配的﹐根本不適合沾手保守主義﹐何況還是又要調控又要放任自由﹐矛盾到不行的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

    黨的精神分裂內化為國民的人格分裂﹐這比單純壓迫(即像對西藏)﹐更容易導致虛無忘我狀態﹐催化成無法預測的自爆突擊。

  4. 股市要倒﹐不是因為中共調控﹐而是源於國民本身不可能一下子成熟﹐也不可能普遍地成熟(美國、世界有多少成熟的股民?)。中共比許多政府都做得出色﹐也許是因為中共更加集中事權之餘﹐也更加英明。

    但正好是中國人期待中共兼具所有權力和能力於一身﹐才使不可避免的泡沫爆破得由中共一力承擔。有很多問題是由企業和民眾推卸給中共﹐而中共(政府)最不明智就是堅持自己代表一切﹐當民眾接受和內化了這套說法﹐中共(政府)再想把責任推回去(市場、投機者、盲毛)都不行了。

    這正是有違風險分散原則的﹐也即我說﹐中共爆了﹐若中國人的期望不變﹐新的制度很快會再爆。中共腐敗﹐中國人也尚腐敗啊。

  5. After years of everything having almost everything taken from the Communist scum, these people literally have nothing to lose anymore.

    People with nothing to lose are the most dangerous opponent an oppressive regime can face, because not even death can deter them anymore.

    BTW Martin, care to please comment a bit on recent events in Malaysia again, especially with Anwar getting framed by those BN cowards again?

  6. To Taron:

    我都想知,上海尤其神怪,成街荊軻湧出來不在話下,仲要無啦啦麥田刮大風。

  7. 外蒙古也於此數天發生暴力衝突﹐蒙古人民革命黨的總部大樓在騷亂中遭到縱火和搶劫。

    也許這亦是值得觀察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