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case 係好,但點 做case 係一個問題

朱凱迪近日成香港最惹火人物,橫洲固然惹火,但佢喺無線電視一句話,得罪晒靠 做case起家嘅議員助理,




「我經常聽到(候任立法會議員)鄺俊宇說的一句話,我覺得是很難忍受,他指他一年可以接2000個個案。我覺得做立法會議員任務不是接個案,而是推動香港民主運動,突破政治困局。」

做case
做case

議員 做case ,做成二千幾單case一年,我個人都唔認為係問題。只不過,好少人討論,傳統議員 做case 嘅方法,究竟係唔係有效拉到票,同埋提供insight去解決成個社會嘅膠問題。

依家香港民主運動嘅開端,係一班社工嚟,所以依家議員 做case 嘅方法,其實好有社工味道,無論向弱勢派蛇齋餅糭,定係幫啲老人家寫信去政府部門,都係基於呢樣嘢。所以喺一個膠到無朋友嘅年代,你可能係咁做大量、巨量嘅case,但你嘅得票都係得個桔,好似馮檢基咁樣。

如果唔 做case ,我可以講,好快就會堅離地,唔知個社會政策出咗乜問題。所以重點唔係做唔 做case ,而係點 做case 。

依家有兩種 做case 方法證實係有效,而且係好有效,一種係記者式 做case ,你發現一個政策有異常規,就諗辦法打爛佢。好似紅灣半島事件,呢個本來係2003年商台聽眾打電話上去投訴嘅case,發酵到鄭經翰做議員就一嘢被人打中Jackpot。

另一種 做case 方法,就係呢個社會嘅系統性弊端,你好熟果種弊端,然後打到佢飛起。林卓廷就係好例子,佢係業主立案法團圍標問題嘅專家,由廉政公署年代跟到依家,結果一個又一個民賤聯私樓或大型屋苑樁腳俾佢打到連根拔起。好似太和邨,更出現99%反現任業主立案法團嘅現象。

其實朱凱迪唔係唔 做case ,不過佢嘅專業係新界鄉郊規劃及社區問題。依家係需要 做case 2.0 ,要有幾個元素:

1. Good Customer/Client Relationship Management:透過 做case 建立顧客群(你嘅選民)
2. Good Case Management:唔單只寫信,仲要能夠將每個case搜集嘅訊息都管理好,甚至長期跟進。
3. Good Case Analysis:由大量嘅case,搵到當中政策問題,變成政策主張,甚至某種政策嘅專家,傳媒唔搵你都唔得,甚至因此上位。

呢個三個GC做得到,你就有機會喺呢個世代繼續打落去。




捐款:
Citibank Hong Kong: 14830515
恆生銀行:395-158777-882

月捐計劃





想用Google App,經呢度加入:https://goo.gl/PBroUD
捐款者可以索取八折coupon code,慳更多!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