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普城 信眾知唔知自己講緊啲乜

近排朱凱迪力抗新界一眾仆街,啲 熱普城 信眾基於凡左膠必打,凡陳雲依家呢刻講嘢一定啱嘅原則,照打不誤,其中一個膠例,當推傳道人陳到




熱普城-2




因為研究大馬土著特權問題,小弟以香港新界原居民特權作參照,所以由大學至今都係研究新界問題,對原居民丁權有極大保留。

我唔知 熱普城 信眾有幾多有睇陳雲未變成今日咁嘅樣果陣嘅文章,但陳雲過往關於新界問題嘅評論,都係學界研究對象(佢德國讀民俗學,無可否認,呢樣嘢佢係有專家,但唔係《基本法》),甚至今日朱凱廸等人嘅做法,好大程度上係當年陳雲對原居民批判嘅延伸。2011年6月19日《明報》,陳雲寫嘅《成也地產,敗也地產》,就係其中一篇,我選一啲選段:

在早期新界的農業經濟時期,鄉議局捍衛地權的同時,也保護了新界的農田、水土和宗族鄉社風俗,上世紀九十年代新界地產買賣熾熱之後,鄉民的丁屋和農地不斷賣予外姓人,鄉議局維繫的地權利益,加速了農業經濟和鄉社組織的崩壞,土地和丁屋投入地產買賣之後,原居民的資格喪失了文化和政治的存在合理性,原居民變成地產霸權的合謀人,鄉議局被一般香港人視為土地特權的維護者,甚至是新界地產黨的發言人。

鄉議局從守土護國的正義組織,變成賣地求財,甚至賣港求榮的逐利集團,這是該局必須反省的事。中共不是萬年江山,如今內亂頻仍,美國誅殺拉登之後,開始部署反共圍堵,連越南和菲律賓都動手侵佔中國領海了。時局動盪,鄉議局也許要發揮一點政治智慧,回頭是岸,復歸香港。始終立足本土,保育鄉郊農業水土和鄉社文化風俗,才是鄉議局的立命之所。地產財利,過眼雲煙而已。

所以我對 熱普城 信眾對佢地信奉嘅「教主」有幾了解,深表懷疑。由陳雲舊文嚟睇,朱凱迪所做係立足本土,但你陳到講果啲,真係唔知講緊乜。

其實陳雲好早睇到,鄉議局遲早變成全民公敵

香港主權移交中共之後,鄉議局由愛國者變成賣港者,也許這是令鄉紳尷尬的事情,也許這是他們從未意識到的轉變,即使意識到,也覺得沒甚問題。香港主權移交中共之後,新界地權與人權與市區看齊,「新界」變成歷史文化名稱,而鄉議局依然攔住中共來捍衛特權的時候,它成為港人公敵的日子愈來愈近了。順勢轉型,還是依然故我?這是鄉議局的大問題。

雖然永續《基本法》呢套理論完全係垃圾,但我對陳雲仲有幾番尊重,因為陳雲啲舊文,可以更顯得 熱普城 一眾信眾,係連自己入咗乜廟拜乜神都唔知嘅一班懵炳。

後記:

喺2011年,我喺NOW新聞台《讀書好》節目講過嘅嘢,不幸言中。




捐款:
Citibank Hong Kong: 14830515
恆生銀行:395-158777-882

月捐計劃





想用Google App,經呢度加入:https://goo.gl/PBroUD
捐款者可以索取八折coupon code,慳更多!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