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三十五年

《信報》快就三十五週年報慶,對我而言,這是一份一路看著我成長的報紙。

我大約十歲時開始看《信報》,那時我的中文程度比較好,可以掌握到《信報》某些副刊提及的東西,所以我由副刊看起。在十六歲(1996年),開始投稿《信報》IT版,以筆名林文放撰寫IT評論,之後又寫過中港評論版、文化版,甚至曾經以筆名周向紅(這是改自我的一位朋友的名字周春紅)寫股評(什麼?股評?沒錯了,我會客串寫股評的)和IT版(主要是《成報》任職期間,不方便以真名寫稿),用真名寫稿,也寫了八年。

《信報》看來老化,但事實上也有大膽提拔新進的一面,試想想一個穿著金文泰中學校服的預科學生,出入《信報》辦公室是何其有笑點的一回事。

不過我最感謝是《信報》那種嚴謹中帶開放的作風,才讓我可以在幾個版跳來跳去來寫,甚至在IT評論中夾雜政治和商業策略評論,在其他的刊物,這是獨一無二的。《信報》IT版主管陳耀紅,亦企得很直,才讓我經常找大企業,甚至像譚偉豪這類人來開涮。有一段日子,我可是PCCW眼中的頭痛人物。

我相信在若干年後,仍如王迪詩,另一位《信報》年青作家所言,遇上信報男是值得紀念的事。

延伸閱讀:
王迪詩:信報男

2 thoughts on “信報三十五年

  1. 現在信報的水平是比十年前下降了。

    其他大報被蘋果迫著變格,該說是半邊與時並進,半邊土崩瓦解。所謂士人的風骨,已經買少見少。一大坨暴發不成才爭認中產的屎臉,倒是印滿各個角落。

    是故,相比起來信報比較有水平。總算是一份有腰骨的報紙。

    自楷叔入主以來,信報的廣告明顯變多,但卻跟信報的報格、各版的編排產生以前沒有的嚴重違和感。

    老一輩的報人,尤其是那些外電主筆,紛紛退下了火線。現在信報的國際視野已大不如前,此中實在是青黃不接。新手主打的難不就是消費休閒題目?我對此發展不置可否。說白點那是個趨勢,小報當作八卦雜誌做,大報當作潮流雜誌做。(但,好像香港人都把那些咸書稱為潮流雜誌,那只因為大眾的潮流產品愛把廣告放在咸書裏而已。)

    據說,七月四日,信報的網上版便開放訂閱了。祝諸君好運。

  2. 1. 《信報》內部的管理問題,我是清楚明白,新人要熟悉國際的不太多。

    2. 《信報》網上版是沒法的,紙價和油墨價格持續高漲,再不搞網上死得更快。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