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甕安事變

[youtube=http://www.youtube.com/watch?v=I3dqK7-__3M]

這是我見過的1949年後中國民變中,首次民眾火攻公安局大樓以及政府建築物,情況相當不妙。

我相信事件未必走向「光州化」(在1982年韓國光州事件中,光州民眾攻陷政府建築物,組織市民軍與政府對抗),但只要此事因攻陷政府建築物而曝光,而中國官吏的水準仍然這麼低的話,日後中國的民眾騷亂事件,就肯定全部走向攻陷政府建築物模式邁進。這樣惡性循環的結果,就是政府倒台,社會軍閥割據,亂七八糟。

而中國互聯網上的言論看到,現時民眾對當地公安擺明車馬包庇姦殺犯,然後又加害親屬的作為極為不滿,加上平日的憤怒超越底線,才出現這種決心攻陷政府建築物的激烈行動,連公安手持槍械等武器也不怕。

如果老共不推行有決心的政治改革,看來一場不受控制的大革命,可能無預警隨時出現,對讀戰略戰術的人,我們寧可共產黨和平演變,都不要無預警下台,這亂局有排收科。

15 thoughts on “貴州甕安事變

  1. 我的心情很矛盾, 以共產黨的德性, 要他和平演變, 自願進行政治改革, 下放權力予人民, 需要一些外在壓力. 這個外在壓力可以是一場跨地區的暴亂, 當然暴亂可以演變為民變, 甚至是一場不受控制的大革命.

    若果真的不受控制的大革命, 絕對是中國的不幸. 受苦的, 當然是百姓, 所以我的心情很矛盾. 但絕對是共產黨自作自受的. 它昨日種的孽, 是今日得的果. 在未來的日子, 中國絕對有很大機會發生民變.

    同時, 不得不留意中國會否軍事政變的可能.

    香港政府, 它開始準備Contingency Plan未? 也是我關心的.

  2. 這個Contingency Plan問題,以我所知,政府內部有人問題,但無人公開度過。

    但由貴州這件事來看,很大機會需要一個Contingency Plan。

  3. 還是老一句話, 我認為民憤要影響到軍閥夠膽混水摸魚作亂, 現在還是不太足夠. 至少要確保到經濟利益才夠.

  4. 以佳叔, 劉細良的識見, 相信他們也會sense到. 問題是如何說服內部其他人有此危機, 如何低調展開, 只做不說, 絕對是難題.

  5. 現在未夠,但很近臨界水平。如果再調軍隊在西部鎮壓,東南部的軍頭不去搏懵,就怪了。

  6. 以我所知,有這個識見不是佳叔或細良,而是一位立法會議員,這不方便公開透露。

  7. Well, 若不是佳叔或細良, 這個就有點troube了. Contingency Plan這個大Project, 要大平日子來議定的, 不是臨急抱佛腳, 需要大量資料, 知識的.

    天估中國, 天佑香港!

  8. 有想過這個Contingency Plan的,其中一位是小弟。因為我一直留意中國民情變化。

    以現時形勢看,BNO平權運動剩下時間不多。我有信心英國會撥亂反正,但我怕趕不及平緩撤退。

    我個人己私底下建議一些持加國國籍的人,準備撤退計劃。

  9. martinoei
    June 29, 2008 at 3:33 pm
    “有想過這個Contingency Plan的,其中一位是小弟。因為我一直留意中國民情變化。
    以現時形勢看,BNO平權運動剩下時間不多。我有信心英國會撥亂反正,但我怕趕不及平緩撤退。
    我個人己私底下建議一些持加國國籍的人,準備撤退計劃。”

    i got the certificate that i can apply for being a british citizen (and technically can pass as a BNO), but i have been in canada for almost seven years as an international student. apply for landed immigrant status but that was two years ago and no reply.
    so if things starts getting really bad, u think i should seek for asylum in GB or in Canada? to me it still seems very far away but i have a feeling that if any nationalism rise up or thing like that blow up, i will be hit the first and for most.

  10. 目前中国中西部、以及东北的政府与百姓的矛盾已经激化到相当脆弱的程度,骚乱时有发生,和瓮安同样的事件在2006年(具体时期可查,我已记不清)的四川大竹已经发生了一起,同样的政府大楼被绕,同样是数万人围攻,同样是一为少女疑被奸杀却被公安局包庇,同样是在一个吸毒、恶性犯罪频繁的小城。

    相信类似的事件在其他地方还有多起,为什么这次能够引起大家注意?因为,如前面某位仁兄所说,关键是突破了中共的网络封锁将消息传到了境外并引起舆论的关注。

    现在中国对舆论的控制已经到了paranoiac的程度,同时非常的成功,有相当一部分知识分子(某些优秀大学的在校生)在这种新华社的世界里生活或者选择生活在一种happy pig的状态而拒绝做painful Socrates, 而政府对骚乱的处理也一致停留在低能的三部曲阶段:1. 封锁消息; 2. 武装戒严; 3. 双规地方官 ,而不进行制度反思和改革。

    这个政府,最好不要对它的能力有任何信心,更绝不要在道德上对它寄予任何期望。已经彻底腐朽了,现在是看它是轰然倒塌呢,慢性痉挛而死呢,还是安乐死。人们最担心的是,在任何政治动荡下受苦的都是那些不能左右时局的老百姓。那么,哪种死法能在最大限度降低老百姓的痛苦呢,现在,正是一个考验和综合不同地区、不同阶层、不同信仰、不同民族、不同政治取向的老百姓的承受力和死亡偏好的时候。

  11. 中国人就是少了几分血性。
    共产党绝对不是一个好的政党,但是在这个时候确是最适合的政党。我想中国需要的就是更多的经济发展所带来的更多的言论自由。。
    目前这个阶段,在中国只有金钱和权利才能保护好自己。。
    我们这些海外游子能做的只有仰天长叹了。

  12. 這事情是危亦或是機,很考政府的視野、決心和權力運用。搞大了,若得到民眾的長時間支持,就可以順勢清肅一些固有的貪官禍吏,並且避免成為「文革」再世。

  13. 金钱和权力表面上看来很能保护自己,其实不然。有权力的人往往更能警觉时局的恶化—最起码他们可以看内参,而自己身处权力斗争的漩涡之中,时时谋求自保,贪官之所以把子女全送出国就是因为缺乏安全感;有金钱的人往往容易被绑架,这个政府已经成功的绑架的所谓的富豪阶层,这个阶层中与官府有着密切的联系(他们当中也不乏很有良心的人,默默做善事),官府一方面将贫富不均和房市股市等等的责任全部推到这个阶层,煽动底层百姓的仇富情绪,另一方面又隐性的告诫(其实是威胁)这个阶层,“我可以把局势稳定,只要你听我的话”。所以这个阶层其实很可怜,没有风吹草动时,就必须给官府交权力租金,一有风吹草动,他们的财产或者充公,或者被抢劫一空。富豪中不是没有恶霸,但是也有一些是相当善良的人。但总体上都缺乏安全感。

  14. 在这个社会中什么样的人是最安全的?怎样才能自保呢?答案是良知泯灭的人。如果不是良知的驱动,不会有那么多中国人放下手头的事来关心遥远的人们。如果不是良知的驱动,没有人会留言。如果不关心哪些遥远的人们,不运用自己的朴素的判断力,你在中国是很安全的。你可以多关心一些娱乐八卦,游山玩水,健身喝茶……而所有这些都是开放的和政府喜欢你做的。可是,一旦你的良知还没有死绝,就难免在游山玩水时愁对山河,健身喝茶是唏嘘感叹,剩下的八卦,完全成了必要的心理恢复手段。基督教人群在国内近年来的飙升主因就是公民普遍的无力感,只能将希望寄托给一个遥远且恒定不变的主宰才能获得peace of mind。

  15. 中国不缺聪明人,中国也有不少的败类
    自古中国就是一个极端传统的国家,传统的落后和传统的残忍,现在百姓的生活和眼界都已经有了很大的搞高,未来的趋势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只是不知道具体的时间和地点以及何种方式。

    所以,人们都很担心,我也是,因为我的家人就在这块土地上,谁知道哪一天会不会有满大街的暴徒到处弑人!!!!!!也许中国太大了,到那时没有哪个军阀能保证自己当皇帝而可以胡做非为,但是又有什么能保证没有疯子上演人间惨剧,而受害者不是你??????
    所以有本事的人要出国,有权的要出国,留下的都是任人宰割的羔羊而已,连美国总统也只有看热闹的份,谁能救你???????????

    你,只有你,现在就开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