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斯卡香港年與政治年

如果用香港年,來形容今年奧斯卡得獎名單,我相信不會誇張得太過份。

先講最佳電影、改編劇本《無間道風雲》,馬田史高西斯導演固然精彩(所以他值取得最佳導演),但《無間道》本身是香港獨特時空的土產貨,因為香港才面對了可能足足百多年的身份錯亂問題,最初類似《無間道》的角色錯亂問題見諸於文學,是金庸在《天龍八部》提出的喬峰問題(喬峰是丐幫優秀幫主,但後來發現原來是契丹人,出現了效忠問題)。在西方,Who am I這問題很少如此詮釋,亦不需要這樣詮釋。所以《無間道》,正因為特殊地位,已經成為「經典劇本」,不論是香港原版,還是美國改版亦會如此。

另一方面,最佳紀錄短片《潁州的孩子》,控訴中國愛滋孤兒的慘況,是一位旅美香港人執導。香港人既有西方的教育和視野,熟悉中國文化,但不像洋人或中國人本身,有著各自的偏見,這也是香港人在中國以至世界的貢獻。

至於政治年,《無間道》本身不涉及政治就講都無人信(話明香港特產),而取得影帝影后的片,都是政治人物做主角,The Last King of Scotland,講正是烏干達狂人阿敏,這個人現實中曾自稱大英帝國征服者,你話呢?而影后那套片The Queen,講是英女皇如何在戴安娜王妃死後,捍衛公眾對整個皇室的攻擊,更不在話下。這是西方戲劇的主要元素,當政者如何面對不同的處境,這是戲劇之本,這也是為何在《無間道》後,香港其他電影劇本為何突然變得如此蒼白。

(後話,奚仲文的《全城盡帶黃金甲》得不到最佳服裝指導是合理得很,因為片中衣著品味太媚俗,而且除了令女演員的身裁異常豐滿,並無其他美感可言,否則不會譏為《全城盡帶黃金乳》!《瑪麗皇后》奪獎合理得很。)

(補話 2007-02-27:在七十年代,家長最愛嚇細路話唔聽話會被阿敏食左,因為當中有人傳阿敏是吃人肉。這傢伙吃人肉與否不得而知,但這人本身,已經是拍電影的極佳素材,所以彼德奧圖第八次飲恨奧斯卡,我只能勸他,下次找個極具爭議性的政治人物來演吧,話雖Lawrence of Arabia已經是非常具爭議性,但都不會比阿敏更難演。)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