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一介武夫如是說

我相信,連一向屢打筆戰的鄧小樺,都認為我宰膠人時喊打喊殺的話,希望我稍作收歛的話,我不得不承認,我是一介武夫。

但你說我想不想去做武夫?很老實說,做時事評論員做到如武夫一樣,絕非我人生的理想與追尋。

我的理想是什麼,很簡單,有份穩定,入息可以容許自己每天上班八小時的工作,回家就看書,與妻兒談笑、讀書便一天,愛定居那個國家就那個國家。很多認識我就知,我對權力沒興趣,我比較有興趣去找心儀的終身伴侶。

但事實是什麼?香港由於政制不能節制心術不正之人,或一些真心膠,結果平民的生活不斷受到煩擾,民建聯和自由黨為了功能組別一黨之私,就不敢反對中央殺雞到底,結果禽流感陰影揮之不去。如果政治還繼續惡化,搞得不好就像中國的政治般,你多善良不理政事也沒用,貪官污吏要收你的地就收你的地,生活全無保證。

作為一個懂政治的人,為了未來的妻兒和自己可以平淡生活,可以做什麼?那只好去當一介武夫,擋住那些膠到無朋友的膠人。很老實說,一旦政治復明,我真的沒有興趣當官,或者從政。這不是一個愛好平淡自由的人,所喜歡的工作。

只有政治澄明,才有平淡生活可言,當膠人把政治搞得黐孖筋時,我唯有出來做武夫,不改變了什麼都好,都不要把情況搞得太過份。BN(O)平權運動,一方面是基於義理,但另一方面,我的想法很簡單,為一眾像我這樣的平凡人,保留離開膠化之地的權利已經不錯。

當每一個人都緊記自己保家防膠的責任時,建立一個防膠的政治制度,平淡生活才有保障。現時,太多反對「政治化」的人,忘卻了他們應負的責任。

3 thoughts on “我這一介武夫如是說

  1. 在這個世界﹐就算你因為不願意涉及政治而想遠離﹐但是偏偏政治卻影響著每個人的生活﹐加上香港主權移交中國後的種種膠市不斷發生﹐如果現在唔出聲﹐將來的情況可能會變得更壞﹗到時先至出聲或者想做野也來得太遲﹗﹗

  2. 中國人最怪誕既地方在於, 好多自己唔關心政治既人, 佢哋會強迫其他人陪佢一齊唔關心政治.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