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理港獨 都不容,香港大亂可期

練乙錚喺《信報》被關門大吉,引來各方圍剿,我個人facebook a/c tag郭艷明質問呢件事,同時引來林保華同黎則奮兩位都曾經係《信報》人嘅前輩圍剿,引發公憤可想而知。所以《信報》今日侷住要登練乙錚嘅告別文字,而練乙錚嘅告別原因,亦揭開咗:因為主張 法理港獨。

練乙錚-法理港獨

佔運之後,我同情年輕人,在我的文章裡支持他們提出任何關於2047香港二次前途問題的主張。採取這個態度,連一些朋友也不諒解,其實我的出發點很簡單,就是在年輕人提出激進觀點之時,希望幫助抵擋來自政權的打壓和一些不盡公正的指摘。例如有些新興團體主張港獨,一旦遭到政權對付,危險不會止於失去參選權,更會涉及人身自由與安危。我為此苦思之後,抽象繼承了台灣政治運動裡的「法理台獨」概念,向主張港獨的朋友們提出「法理港獨」之說,即只在一般理解的現行香港法律制約和法治框架下提倡和宣傳港獨。此說所包含的運作空間,在未來三十年裡極可能都夠用,而且那樣提倡比較安全,政權較難找到藉口打壓倡議者、分化社運、分裂社會。我認為為免社運蒙受不必要的損失,不宜提倡港獨,要提倡的話,只能是「法理港獨」。

(練乙錚,別了信報,2016)

法理港獨 係某程度上戰略最可行嘅主張,一方面香港人覺醒未普遍,以依家共產黨嘅發癲程度,可能傷亡慘重,另一方面, 法理港獨 一如法理台獨,可以保持相當長時間嘅和平,對香港大部分人亦係有利。但練乙錚嘅理性分析,好明顯唔啱坐喺統監府嘅人渣張曉明嘅胃口,結果搞出呢件事出嚟。

連 法理港獨 都容唔落,香港大亂可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