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日亂過馬路的後果

「⋯在的問責制是徹頭徹尾「政治方便」的產品,所以我建議政府認真考慮為整個問責制全面立法,範圍包括三層的政治委任官員。條例草案應清楚列出問責制的基本原則及闡明實施問責制的具體規定,例如問責制的目的,何謂問責(我在六月十日記者招待會聽到很多沒有聽過的「集體決定」),如何體現問責,問責官員的委任及薪酬安排,及至為重要的是問責官員與公務員的工作關係。」

-前工商及科技局局長王永平,香港《信報》,2008年6月13日

王永平的言論,正好過這八年來,特區政府為求一時方便,亂過馬路的做法下了很好的注腳。正如我在6月10日《香港經濟日報》講,政府經常在重大政策上,唔肯立一條似樣嘅法例,講明當中的做法同遊戲規則,結果鋪鋪都係在繁忙街道,明知幾架大巴士嚟緊都衝過去,咁咪出交通意外。

好似2004年,如果政府肯立條《領匯條例》,定義清楚上市的估價原則,《房屋條例》責任點繼承,以及房署資產業權的注入等等,根本唔會搞到咁大鑊,政府就係貪方便,千方百計繞過立法會,結果膠到無朋友,幾丁友死守到底,然後政府最後都打唔贏鄭大班為首的死士。呢鋪問責制,係典型嘅歷史重演。

2004年老董在領匯之圍,同埋紅灣半島之戰被打到連阿媽係邊個都唔記得咗,結果老董半年後腳痛倒台,如果政治爭議呢壇嘢繼續膠落去,曾爵士,請保重。特別有件叫伍潔鏇的倒米壽星,她再度亂咁講嘢闖禍,只係遲早問題。

2 thoughts on “成日亂過馬路的後果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