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信仰的土共,沒信仰的膠人

「⋯大陸著名學者朱學勤對於大地震的感言引發了激烈的討論。他用近乎宗教情操的語言質問說:“這就是天譴嗎?死難者並非作孽者。這不是天譴,為甚麼又要在佛誕日將大地震裂?”

  此前,各種關於大地震天人感應的說法在中國社會不脛而走。有人試圖從大地震的日期演繹出與“8”有關的數字,來解釋地震與3月14日拉薩流血騷亂以及8月8日北京奧運會的關係;也有人相信2008年是中國崛起之年,因而“驚天地、泣鬼神,山搖地動”。

  雖然無神論作為官方意識形態統治中國超過半個世紀,30年改革開放的物欲橫流讓中國社會急需信仰來填補心靈真空,近年的多個調查已經發現宗教正在回流。 ⋯」

2008年6月9日,《中國人宗教信仰震後或復興》,新加坡《聯合早報》

當土共和一堆香港膠人,對任何涉及天譴論的論述四處追斬之際,中國人卻不是追斬這種言論,相反,他們試圖由各種不同信仰中尋找答案。

上世紀法西斯主義、納粹主義和共產主義最邪惡的地方在於,將對統治者的崇拜取代宗教,而統治者離開人世後,一旦人既不畏天,亦不畏神,就什麼狗屎垃圾都做得出,而在地震最需要救災時,就只管花大量力氣去做廉價的政治批鬥,什麼實事都不去做。

今天的土共,以至香港人這樣膠,歸根究底都是沒信仰的問題。甚至信教,只是為了滿足他們某一些狂熱,甚至只是用來裝模作樣。土共本來就沒信仰,而香港人的信仰忠誠一直都是一個問號。我一向說法,OS出了事,要救起來是很花功夫的。

3 thoughts on “沒信仰的土共,沒信仰的膠人

  1. 我都覺得自己的信仰怪怪的
    我地拜開關帝,但係我都唔明點解拜?問大人,大人話︰我地拜佢,佢地就保佑我,信佛最好,嘜都唔駛。
    我反思極都覺得很怪。不過我仍然欣賞關帝,因為他忠誠,忠誠係好多中國人欠缺的精神。現在很多中國人都要爭取外國籍做二等公民,但係又話民主幾邪惡,又話一黨專政幾神聖(嘜佢地唔係話神係作出來,唔駛信的嗎?),但係又宣誓效忠民主政制,好naive。
    如果有一日外國政府為了保護民主政制,促晒班衰人坐牢,班大人就後侮,點解我地唔識民主?我都唔會同情佢地,因為佢地服侍黨敢耐,浪費了我們不少的青春、感情,佢地年老衰退,又有皇家飯,佢地真係執到寶。

  2. 佛教有共業一說,人固然自作自受,但你身邊的群體所做的一切(業),你也要承擔。別人實施暴政,殘害人民,雖然你不一定直接參與,但你在旁做拉拉隊,熱烈支持,圍觀,甚至沉默,都是縱容暴政的存在。惡果來臨,你也要受罪。

    大陸著名學者尚且不了解中國文化,大陸人凴什麽大談民族主義?他們口中的中國其實應正名為‘中共’。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