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安華916執政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84144

熟悉馬來西亞政治就知,安華與東馬國陣中人關係很好,只要再加點西馬地區,來自馬華和巫統的黨員把持不住,在安華製造補選成功晉身國會後,就是馬來西亞變天之日。

當然,今天的國陣並非省油的燈,畢竟現時國陣三大黨就是建國三大黨,而巫統內部有沒有人膽敢動用軍警胡來亦在未定之天。但如果安華成功916後執政,馬來西亞展開兩黨政治新一頁,最大影響是新加坡。

新加坡和馬來西亞分道揚鑣,除了新加坡華裔人口比例問題外,另一大原因是新加坡人民行動黨對馬來西亞建國精神,與巫統、馬華和印度國大黨組成聯盟有意見分歧。但隨著安華領導的政黨人民公正黨,同時有巫華印三族成員領導,以及人民行動黨在馬來西亞殘部組成的民主行動黨,也是安華的盟友,甚至現時己經在檳城執政,新加坡人民行動黨提出的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主張逐步得到實現時,儘管新加坡是被迫獨立的,但新加坡和人民行動黨的存在合理性問題,一定會浮上水。

假若人民行動黨真的將新馬重新合一,兩地社會差異大自不待言,而人民行動黨除了擁有新加坡州執政權,在馬來西亞本土,根據指揮不了民主行動黨人,那怎麼?而長期的集選區不戰而勝後,人民行動黨有否具備戰鬥力,應付馬來西亞亂過亂世佳人的選戰,也是問號。

印尼和馬來西亞步向民主化後,這兩個國家很多膠到無朋友的政策,會得到糾正,社會也會進步。但新加坡在民主發展這門課,缺課了數十年後,突然要急起直追,真的己不是培訓政治人才這問題這麼簡單。

8 thoughts on “如果安華916執政

  1. 想問問﹐新加坡有否在工業和支援行業發展過程中﹐以馬來西亞為大後方?

    也許這問題最差的地方﹐就是有點傾向用中港關係去想象馬星關係。以往看書也看得出兩種關係差頗遠。新加坡對馬來西亞單邊依賴性並不高﹐但新加坡資金和人才﹐卻的確有條件在馬來西亞更現代化的過程中﹐近水樓台先得月。在政治層面﹐反而看不出馬星有重新融合的迫切性。

    你一直有談馬星融合的理路﹐可否進一步說明近來有甚麼迫力?新一代對分合有甚麼看法?

  2. 新加坡的產業政策上,素來都避免以馬來西亞做大後方。就算淡馬錫控股收購銀行,也是以印尼作首選對象。

    新馬融合的迫切性,不在於新加坡發展本身是否需要馬來西亞,而是新加坡的立國理由,以至現時政制的基礎出了狀況。新加坡現有政局,一切以馬來西亞政治持續膠化作基礎,但這基礎一旦失去,大家便會問獨立來幹啥。

    你最忽視是在文化上,不論巫、華、印三族,新馬文化的同質性是很高的,不像中港之間出現很大反差。

    而新一代的問題是:李光耀死後,新加坡能管得掂自已嗎?

  3. 你說得對﹐我無法從書本和媒體中﹐感受到星馬各族文化的同質性。至於強人舵手難繼這點﹐亦是一針見血。

    星加坡和香港有點相似的﹐就是政治局限在城邦政治框架中﹐跟國家政治不同。現在說上海、台北、高雄﹐都是比較強調直轄政治的﹐但在戶藉政策而言﹐這些城市要比香港進取得多﹐呼吸自如。

    星加坡表面上是開放﹐但看來又只是基於自主性高﹐以及多種族的立國基礎建置妥當﹐比較高姿態而已。我看星加坡的戶藉階級﹐要比香港封閉﹐若一改革鬆綁﹐就會使人口變得臃腄﹐帶來大量社會問題﹐甚至動搖戶藉階級對此地方的價值觀。這點只是個感覺﹐但卻是城邦跟國家整合的大題目。

    能否講一下﹐星加坡如何呼吸人口?文化同質這點﹐是怎帶動星馬之間人口的雙向流動?定抑或只是人口持續雙向流動﹐保持了文化同質?星加坡人如何論述諸如兩德統一所呈現的現象?

  4. 新加坡、馬來西亞和印尼三地人口,長期是互相流動,這是很多香港人不明的特質。新加坡市中心往來新山的巴士線,是當成市內巴士路線,而不是跨境路線來處理,你就明白當中的緊密程度。

    很多新山人在新加坡上班,同理,很多新加坡人亦住在印尼廖內群島,或者新山地區。很多新加坡人有親友住在馬來西亞,甚至不少新加坡國會議員是馬來西亞人,前首相馬哈蒂爾醫生是新加坡國立大學的校友,他政治發跡點在新加坡《海峽時報》。印尼人在新加坡不只當印傭,不少也是中產階級,甚至當地的中流柢柱。

    甚至最近,馬來西亞亂加油價,就一棚人去新加坡入油,太多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像我般同時擁有新加坡、印尼、馬來西亞居留權的人,是常態。

  5. 我的看法是﹕若然兩邊都是民主國家,其實統不統一已經不重要。如果要統一的話,經濟會是更大的理由。

    不過如果馬來西亞真的如此轉變的話,可以想像當年插手大馬風頭一時無兩的人民行動黨,會反過來受到大馬民主人士的挑戰。

    其實以印尼語和馬來語的相似程度,只要政治問題解決了(印尼近年和大馬好像沒甚麼大爭拗﹖),新馬印要組織一個聯盟地區(不只是東盟),應該不難。

  6. 如果民主行動黨過來新加坡挑人民行動黨機,人民行動黨就算李光耀御駕親征都未必贏,畢竟林吉祥(怡保東區國會議員)、林冠英(現檳城首席部長)、卡巴星這堆火箭強人,打硬仗經驗太豐富,靭力亦太強(民主行動黨連續發動十多年丹絨戰役,集中優勢兵力攻打檳城,結果民政黨守不住大敗而回)。

    新、馬、印、東(東帝汶)的民主穩定後,查實最有條件由類似歐洲煤鐵聯盟的組織出發,漸漸擴大變成類近歐盟的組織。但消除馬來西亞的硬膠馬來至上主義是首要。

  7. Martin, thank you for your insight on Malaysia. I’ve been hearing Anwar has the right numbers of East Malaysian MPs to defect on September 16th, so everyone is all looking forward to how Anwar will pull this off.

    As to why they chose September 16th, it’s because September 16th is the “true national day” of Malaysia, and not August 31st.

    Why?

    The Federation of Malaya became independent on August 31st 1957. But not Singapore, and the two Borneo States of Sarawak and Sabah.

    Singapore, Sarawak and Sabah became independent from Britain on September 16th 1963 and joined with Malaya to form the Federation of Malaysia. (We all know Singapore left on 1965)

    So Anwar choosing this date is very significant, as it symbolizes the People’s Alliance (People’s Justice Party, Democratic Action Party, and Islamic Party) pledge of “Malaysia for Malaysians” and not just Malays only.

  8. 我想,如果有「真民主」的話,「馬來至上」可能不會構成大問題。因為馬來西亞的馬來人口不至於多到可以當華人和其他少數民族冇到的地步。
    如果其他少數民族都團結起來的話,人口應該超過馬來人。這也是巫統對其他民族深感恐慌(我覺得馬來至上政策是這種恐慌的反映)和分而治之的原因。

    (中國的少數民族情況則相反,因為比例太少,需要特別保護,否則很容易被大漢族主義者忽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