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雜談:補筆

我一向在我的政治評論中,對六四採用「北京大屠殺」這個名詞。在英文,我和一位好朋友交流時,是用Massacare這個字。當大家將Massacare和incident兩字搞清楚分別後,就不會出現學生也有錯,所以軍隊可以去殺人這種似是而非的膠論。

學生當年所犯的,查實是政治錯誤(political mistake),mistake是可以discuss,可以criticize,但不構成刑事行為(criminal offense)。用任何形式的暴力,意圖作為糾正錯誤的手段本身己是違法。好像你家人有某些壞習慣,例如吸煙,你可不可以因為對方吸煙,頂撞父母而幹掉對方?在一般人而言,這種行為己經犯了謀殺罪,更何況國家機器去做這件事?

六四事件這個說法問題在於,事件這個詞是中性,但明明有著犯罪行為,為何要用中性字眼來形容?你能否接受用南京事件來形容1937年的南京大屠殺?基於明確的是非觀,追究屠城責任是必要,那些屠夫因政治理由被迫特赦一回事,但刑事程序是必須走完,公正是非才能有一個定數。

更重要的是,在極罕見的情況下,國家機器才有合法性運用軍隊殺害人民解決政治事件,而動用軍隊的唯一前提,就是民眾己經手持武器,有部署地奪取由民選產生的合法政權或加入敵國的武裝部隊。像南韓一九八二年光州事變,光州民眾組織市民軍我都不認為錯,因為當時南韓政府確非民選產生,所以全斗煥和盧泰愚兩個軍頭,事後都要負上刑事責任。

近代很多中國膠和香港膠,最大問題在於法理邏輯顛倒,我對這種連基本邏輯都不講,只是赤裸崇拜權力的膠人最為感冒。

5 thoughts on “六四雜談:補筆

  1. 黃兄你所講的特別情況我覺得好似大陸的共產黨。
    中華民國執政者都算係民選產生,但係共產黨建立了自己的軍隊,而且該黨同蘇聯有聯繫又推翻了中華民國。
    如果有錯漏,請你紏正一下。

  2. 在我眼中,共產黨根本與非法政權無異。

    中華民國政府,假民選也好亦好歹是民選。共產黨,就真的去勾結外國勢力。

  3. 現在大人係好幼稚。因為政治不正確是偏激,會組織恐分子、自殺、邪教。
    我唔會同佢地一般見識,因為我深信動機正確,手段都要正確先至係真理。現在的大人只是教我地動機正確就得,手段係唔駛理。結果變成硬膠自由經濟,仲話等少數人富起來會造福社會,我地周圍都係班敢幼稚的大人,我地真係有福氣,因為施比受更有福,我地要養佢地。

  4. 「曾特首」「事件」,這都是中性詞語。
    「香港膠」「屠城」,這都是帶貶意詞匯。

    大部份文字都是可帶褒或貶意,當然視乎作者取態。例如,那個已死的人,強調「有殺人」,但並非「屠城」,更創下「坦克碌豬」實驗,便是在事實上,已先輸一仗,但却要在技術上得分,這就是克林頓在自辯沒有和萊溫絲基有性行為一樣。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