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潔鏇的國籍黑洞

講副局長同政治助理國籍問題,昨天有看PCCW NOW新聞台都大概知我的立場,局長我認為都可以雙重國籍(保安局除外)。

當然,呢個係政治問題,政黨要迫政治助理退出外國國籍都可以繼續,而盧奕基,同埋張燊悅的老公楊哲安的答案,你簡直會認為用十幾萬嚟請佢,只係請嚟倒政府米。但伍潔鏇可能係唯一一位,真係無辦法退出外國國籍的人,因為她持新加坡護照,她亦不可能有中國國籍。

因為南洋諸國膠到無朋友的排華問題,中國同南洋各國簽晒反雙重國籍協定,中國同呢啲國家建交時,都附帶一份國籍相關條約,其中一點好重要係,你拎番印尼、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國國籍之後,根據中國同呢啲國家簽的國際條約,你就唔可以要番中國國籍,要有雙重國籍係中央政府特批,暫時得林幼芳可以咁把炮有呢個特批資格。

新加坡情況係,伍潔鏇要在二十一歲時作出抉擇,如果伍潔鏇當年已經持了新加坡護照,沒有退出,那她只能是新加坡公民,如果各界苦苦相迫,就要她由歸化中國籍的程序做起,同香港不少印巴、印尼同越南裔人一齊排隊,有排等。所以伍潔鏇大家都唔好苦苦相迫,由個只有外國國籍的香港人做政治助理,都不見得係壞事。

最後,搞政治必須要有馬基維利思維,只靠一腔熱血只係做炮灰,而且搞到一屋都係膠,我以我朋友鄭大班在今天《信報》文章作結:

「 <em>以我們的司法制度為例,律政署固然不少高官都是外籍人士,大法官也有外國人,連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也容許來自普通法國家的外國人擔任。倘若中央政 府把心一橫,以其人之道收緊「一國兩制」政策,以現在泛民主派要求的政治標準同樣求諸司法制度,務求「政治正確」,豈非要大批換人?屆時還有什麼司法獨立 可言?如果連常任秘書長也須符合相同「效忠」要求,不得擁有外國居留權,那麼所謂「一國兩制」,也就蕩然無存了。

所以,搞政治鬥爭,也要有利、有理、有節,不能為求達到政治目的,不擇手段,只要民粹,不講民主,否則,隨時弄巧反拙,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套用克林頓的名言和王永平的用語—這是原則問題,蠢才!

罔顧現實誤人誤己

再說所謂「效忠」問題,也並非表面所見那麼簡單。要追求絕對政治純潔和忠貞,單是個人放棄外國護照和居留權也不成,連同家人也須放棄,因為對大部分歐 美國家而言,家庭團聚永遠是第一優先,只要配偶仍是外籍,放棄居留權的人隨時可以家庭團聚為由恢復外國居留權。如果一視同仁,反求諸己,已經放棄外國國籍 或居留權的泛民主派議員,是不是也要「大義滅親」,要求配偶「誓死相隨」呢?可見這是一個不容易解決的政治問題,政客罔顧現實,只懂鑽牛角尖,政治道路只 會愈走愈窄,誤人誤己而已。

如果泛民主派針對政壇新貴位高權重薪厚,卻缺乏承擔精神,不肯稍作個人犧牲,遠離公眾期望,違反港人核心價值,一定會得到大眾認同。但搬出民粹主義, 在「效忠」問題上大造文章,則弄巧反拙,因為將會受到摧毀的是港人堅決擁護的「一國兩制」原則。就是因為「一國兩制」,港人才可名正言順紀念「六四」十九 周年,四萬八千人的燭光才可年復年地燃點下去,永恒不息。

相對而言,傳統的親中左派今次的表現便可取得多,他們不再高舉什麼民族大義和政治貞潔牌坊,反而實事求是,竭力維護「一國兩制」。

但願他們不是為了維護自己人而是堅持原則才這樣做,則香港幸甚!</em>」

15 thoughts on “伍潔鏇的國籍黑洞

  1. 國籍黑洞只是延伸了的問題。香港政治的本質問題﹐仍是政治力量何從得以發揮。

    十年以來﹐效忠中央和低調行事﹐是政治空間(指行政主導的結構)的兩把鎖匙。九七以前政客們都把心力放在建置民意基礎﹐或者是積累行政經驗之上。這兩條梯先後被行政主導和局長制所拆掉﹐使政客們累積的政治資本化為烏有。現在想再去摸清政治事業的路怎走﹐那些大老、中老都已經恨錯難返﹐沒有回頭路了。這個問題不解決﹐日後繼續會有光怪陸離的事浮上台。

    至現在﹐仍沒有誰能講明白國籍忠純的必要性﹐只是一味訴諸成例﹐訴諸民族民粹。大家都不知道遊戲規則怎玩﹐只能猜度公平不存在﹐只能推斷陳德霖是新的東廠司禮監﹐來不及巴結就只好追打之。這又怎會有好結果?

    roundtable 上位﹐理應是讓年輕人高興的﹐但也不能不為之擔制度不明朗的庇佑﹐會不會使之更快腐敗。

  2. 現在不要說政治的大老、中老們,就連北京都急的。因為一胎政策下的小皇帝,1978年以後出生那批人,基本上都已經無力管治中國。當年土共和董建華去得太盡,結果就玩到連北京都不知如何由香港吸收良將。

    Roundtable Paul Chan這次上位太急,事實上是揠苗助長的最佳示範,這件事後,大家怎想Roundtable?如果公眾想像Roundtable成一個政治上位組織,很快會聚集超多只求上位,心術不正之士,那就離玩完不遠。

    還有一個問題:又食又拎的問題,這次把香港人這方面劣根性表露無遺。

  3. 基本法規定特區主要官員是中國人。條例制定時,沒有副局長,也沒有政治助理的職位。從法例看,主要官員無明確定義,可以不包括副局長的;再者亦無說這兩個職位不可以有外國國籍,無說即是可以。

    一國兩制,香港自稱國際大都會,外籍人才擔任公職是好事。副局長,政治助理,以至一般公務員是外國人都歡迎。假如今次委任的是正宗鬼佬,具倫敦國會議員質數,香港市民一定信心十足,熱烈歡迎。

    但這班副局長是外籍華人,而非鬼佬才是問題根源。外籍華人,如陳啓宗,胡應湘,以高等華人自居,在香港賺大錢,但處處與港人意見作對,在一般香港人眼裏,外籍華人很多都是搵着數,無承擔,有事一走了之。

    特區施政混亂,董建華,黃易鳴,李囯章,羅氾,葉劉等,失敗下臺,享受完高薪厚祿,啪啪屁股就走。但八万五,母語教學諸多惡果,遺害極烈,就留給香港市民承受。這班副局長是外籍華人,有決策權,香港人怕他們是同一貨色,搞兩搞,一鍋粥,轉頭又下臺,他們有外籍,直走外國,連惡果也不用受,便宜到極。

    所以大家對華人副局長有外籍反應激烈,至於香港人對洋人的信心遠勝於華人這個現象,唔好問我。

  4. 北京不知道﹐那不要緊。內地人的政治敏感度超強﹐我很期待香港起用到內地人做官員﹐不用等到內地指派。甚至說﹐找一個港版馬英九﹐從台灣或東南亞挖個人才回來﹐有甚麼不妥呢?

    港人治港、一國兩制﹐本是意味著香港內部有良好建制﹐使香港人可以良好發揮自治。這點自治其實也不限制在只任用香港人去管治﹐而是由香港的制度﹐由香港人去推選管治者﹐管治者受香港人的制約下﹐應可以起用任何人。

    如果管治者雖然是香港人﹐但一般香港人卻無法制約之﹐這個管治層的香港人也就難以和香港人有互相和溝通﹐事事受牽制。由董到曾﹐他們想出位﹐結果就是玩死自己。副局長和助理的前車﹐不就是梁錦松?啊當然大家都學會了別亂買車﹐卻沒有學會了君子不立危牆之下。

    以曾任的強勢和能力﹐可能可以帶領、庇祐這批人直接任滿。但下屆又怎算了?難度一定要找曾俊華接任﹐才可以把制度過渡成功?不要告訴我唐唐或振英有能力庇祐賢能。

    再說﹐這幫人是否真的賢能﹐還要用時間來考驗。大家明白香港的政治困局﹐想做出成績是很難的﹐想不過不失﹐用得著這些人嗎?香港未來的考驗是甚麼﹐他們自當在上任後快快解答。

    至於rt會否集爛人﹐我覺得不是個問題。政府只是在年輕人中﹐發掘組織的領導。想出位的自當明白﹐與其黐rt﹐倒不如另起一壇再黐智經。這兩三年間一大堆智庫﹐示範了不做政黨如何發揮組織力﹐如何做得更有彈性。有問題的﹐正是在於智庫這種模式。容易腐敗的﹐也就是智庫形式的本身。智庫是賣 service 的﹐是做 spinning 的﹐這種團體未有發揮空間時﹐甚麼大膽提議都可以做。但一旦有成員變成了政策護航員﹐如何面對內部衝突和整合?現在 Paul Chan 把 rt 拉了上去﹐除非他把 rt 的舵手位另派﹐又或是反過來全面吸納﹐否則 rt 很快就會顯得裏外不是人。

  5. Roundtable一開始已是兩邊陣營的人都有的. 細心看他們的成員名單, 不會覺得奇怪為什麼這次會找上他們 – 奇怪的可能是為什麼不找個民建聯/工聯會背景的人吧?

    反過來, 我倒擔心莫宜端背後的三十會日後會怎樣…

  6. 講開 Roundtable,早兩日同兩個妹講起陳智遠。初頭仲想撐下,不過撐撐下都已經發覺撐唔落去。

    始終兩三萬變十三萬,太過駭人聽聞;馬後炮咁講,如果係醒嘅,見到個 offer 應該都聞到有燶味,未必制得過。宜家中咗招,佢本人又好似未有咩解畫咁,難免惹到街外人覺得「十三萬就收買到個花瓶」。

    計真,以前有上過下 Roundtable 網站睇,見佢哋啲陣容都真係咩人都有,好鬆散。舊年沈旭暉入古蹟委員會,佢自己都寫咗篇嘢直認不諱 – 鬆散咁建言出策,箇中成員自行其是。以佢老兄入咗去之後 so far 都冇咩聲氣,加埋今次陳兄嘅表現,純個人直覺觀感係佢哋善意或許有餘,但入建制「改造」/「發聲」嘅諗法就似乎有啲傻有啲天真,同國共爭雄嗰陣章士釗之類嘅「民主人士」差唔多…

    至於莫宜端…聽聞係張炳良愛徒噃。盲拳亂估一下:佢入去應該都係幫下師傅,有得建言就盡量一兩句,主要又係做花瓶。不過同佢一 group 嘅三十會會友如何,個人就一無所知,唔敢亂講。

  7. 「北京不知道﹐那不要緊。內地人的政治敏感度超強﹐我很期待香港起用到內地人做官員﹐不用等到內地指派。甚至說﹐找一個港版馬英九﹐從台灣或東南亞挖個人才回來﹐有甚麼不妥呢?」

    陰謀論點說,如果今番八國聯軍成功成為先例,不久將來即會有外國藉的太子黨、皇親國戚、有祖國政治勢力人事「入侵」香港政壇。又天真又傻的港人才會認為八國聯軍是多元化、包容,最後港人其實仍然脫不了共產黨的一黨專政統治,像溫水裡的青蛙。

  8. 如風﹐香港的商圈﹐和這商圈所干預的政府﹐哪有一天不是在萬國聯軍指揮下運作呢?請好好認識現在香港政府任用了多少外國人。也請理解一下﹐外資機構為甚麼去聘請那麼多外歸幹部子弟。

    你把國籍問題﹐和任命機制混為一談了。八國聯軍的太子黨﹐跟中港集團的太子黨﹐性質都是一樣的。如果我們建立不了有效的制衡機制﹐試問你憑甚麼說脫得了一黨專政?

    骯髒的政治和利益輸送永遠都有誘因﹐讓利益團體多元化﹐指望衝突的利益關係促成互相制衡﹐一般人才有更多機會取得多點資訊﹐有多點空間參與。

    我明白外國人不是值得依賴的對象。但是國籍之見本身已經問題多多。現在香港人在很多層面都未建立起有信譽的專業組織﹐只有個別的優秀人才。即使港人有事權之專﹐也往往要求助外國機構協助審察。這是現實問題。如今指導香港的醫療體制的﹐是哈佛報告。指導教育的﹐還是一班英國士紳留下來的建議。你不服氣嗎?我只會告訴你﹐不聽信這些外國干預﹐只會帶來更多風險。

    香港也有些優秀的團體﹐在指導外國業界﹐參與審察。哪有甚麼不妥呢?

    若有怨恨﹐還是把力量集中在批判中央﹐批判你自己的心魔吧。

  9. 我說的旨在指出政治多元化的表裡不一,第二段即是。

    至於借鑑「外國機構協助審察」、「哈佛報告」、「一班英國士紳留下來的建議」等,本人在留言沒有說不可以或者不能;至於「不妥」,請指明出處以證明本人曾有此批評。

    借鑑或者引進外地經驗、建議等與政治人物是否(必需)外藉無必然關係,李君的評論是錯捉用神了。

  10. 在下孤陋寡聞,想請教林幼芳(女士?看名字不會是男的吧?!)是甚麼人物,為甚麼可以如此「大牌」如此厲害?!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