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收過預測卡?

中國地震局台網中心首席預報員孫士鋐接受《中國新聞周刊》專訪時指出,如果各地部門有地震預測意見,應該填寫「地震預報卡」,寄到台網中心,每年中心都會收到100多份短期或臨震方面的預報卡,此次汶川地震前,中心沒有收到任何預報卡。

這是今日《明報》駐京記者劉進圖,在《汶川大地震是否不可預測?》一文所寫的報導,副題是汶川地震前 中心沒收到預報卡。

我對這種睜著眼睛扯謊的所謂「公信第一」報導感到很憤慨,為何電訊盈科寬頻電視駐京記者周月翔,找到了陳一文,並能出示由隴南文縣地震局發出的兩份預測咭?同樣都是駐京記者,這是對新聞的信念,以及膽量問題,劉進圖不是沒能力找陳一文,而是他緊跟「張曉卿路線」,自己淪落的結果。

陳一文是「超級高幹子弟」之後,祖父是新華社倫敦分社首任社長,中共內部相信連胡錦濤都未必敢動他。他說話可信,還是所謂《中國新聞周刊》可信?

自九年前《明報》綜援大論戰後,我對劉進圖已經沒有什麼期望(當年是鬧到上編輯室手記那邊),但他現時搞成這樣,我更加覺得《明報》沒有什麼話可說。

4 thoughts on “沒有收過預測卡?

  1. 眼見這二個多星期中港發生的事, 豆腐渣學校,醫院令無辜的學生及病人蒙難, 不論是否有壓力, 以共產黨的德性, 國旗為平民以下固然是進步. 不過有很多白痴低能的五毛黨員, 自以為中立的時事評論員, 已經被和諧的香港傳媒, 為共產黨的惡行護短, 包庇, 指鹿為馬, 本人是十分憤慨. 身為楊威利的學生, 當一個社會的第四權再發揮不了監督社會的作用, 社會的自省的能力出現問題時, 便是這個社會沒落的開始.

    現在香港, 憂國騎士團橫行無忌, 香港市民自我醒覺能力仍在幼稚園階段, 看不到Whole Picture, 傳媒沒有為香港市民分析, 拆局, 反而為當權者滅火. 回歸十年, 大陸沒有變得更香港, 反而白香港變得更大陸, 包括是非曲直的座標, 思維, 令我想起尤涅斯科(Eugene Ionesco)的舞台劇”犀牛”的情節, 當身邊的人紛紛變成犀牛, 全世界只剩下主角一個人類, 他要反抗到底, 還是隨波逐流? 當獨立思考變成錯; 說地震是天譴便是冷血, 是漢奸;質疑政府救災策略是漢奸, 提倡救災與追究責任同時進行便是不識大體…整個社會氣氛要人人不諶壓力而變成犀牛, 獨立思考, 堅持自我, 不隨波逐流便是錯, 是和大環境對抗, 這是香港的悲哀, 更是中國的不幸!!

  2. 隴南文縣地震局發出兩份預測咭,但可有寄出或送到中國地震局台網中心?兩者很大差別的!要查找查找。

  3. To福頭

    請將now寬頻電視周月翔的報導由頭睇一次,陳一文講得好清楚,中國國家地震台網中心負責收咭片果條友,係收到咭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