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據確鑿,呢條數點找先?

[youtube=http://youtube.com/watch?v=Cw7DHzMzgeg]

The video clip (C) PCCW Limited,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
這次還不證據確鑿,由PCCW NOW的報導顯示的文件,清楚指出一點,中國政府明明白白預測到汶川大地震,但什麼事也不做!

現時這麼多人死,中國政府是不是要向人民有一個清楚的交代?

7 thoughts on “證據確鑿,呢條數點找先?

  1. 咁我覺得段片上咗Youtube,己經係無得追。

    我對PCCW NOW一向比較有期望,而負責其中一位記者,亦係我多年朋友,呢次佢地無令我失去。

  2. 呢個說法,和之前的批評會遭到同樣的反駁。
    正如片中所言,之前也上告過預報,但沒有實現。可見預報很多,但實現的少。中國地震局就跟香港天文台差不多,有時要考慮究竟發不發警告。發得太多(而不準)就會令人輕視警告﹔發不中又被人說瞞報。

    先前你和林忌找到的那篇文,甚至根本沒提及「預報」,文中沒有預測過幾時會發生地震。

    那篇文章和這些研究的意義,是在於說明北川一帶這個「居民從來未聽過是地震區」的地方,其實早就累積了很多地震因素,遲早會發生大地震。
    政府應該重視這一點,並增加防震建築、增強防震、避災訓練。但政府沒做到,這就是政府的責任。
    你們批評的應該是這點,而不是糾纏於「預報」。

  3. 方生﹐不知你有沒有看過 now bnc, 耿慶國教授﹐基於旱震理論不停向中央上報川震跡象。而他本人的報告﹐也是把重點放在如何防震﹐如何應付突發地震。耿教授多次預測都沒有算準﹐但是這亦不影響他的工作態度和應對方法﹐亦即是只向官方發表地震預報﹐而官方的責任則是加強防災準備。

    你說的狼來了效應﹐我也同意。但狼來了效應只應適用於民間﹐不應適用於政府機關。

    我媽馬後炮地以易學分析地震﹐得出今年何以從卦象中詮譯出大地震的方法﹐我也只能無奈地笑笑回應。但她後來給我說明﹐明清時間易學大師同樣遭到預不準的困惑﹐他們好些已晉身為父母官或幕僚﹐於是為了避免誤測謊報帶來的負面效應﹐早已發展出軟手段。

    利用歌謠、說書、戲劇﹐在有災疫跡象前借會飲、廟會的時間﹐加強百姓對遺忘了的災難應變認識﹐是做得到﹐也不會構成狼來了效應的。預報、預測的啟導作用﹐是讓有資源﹐尤其是政府資源的單位﹐把握契機加強軟手段。

    我沒有空閒查證地方誌中﹐有多少例證可以支持我媽和她看的書本的說法。但單看外國電視頻度﹐求生防災的紀錄片是不時都會播放的﹐也都做到不會悶死﹐稍稍吸引人看的地步。

    官方有責任做最壞的打算﹐防災和預報也是息息相關的。

    如果近兩年﹐政府能用其宣傳管理﹐在搞奧運、金融和國族崛起意識之外﹐可以多補充防震方面的科普、生活智識﹐就不該那麼易給 now 記者找著「連地震都不知道是甚麼」的四川人去做採訪。也不致傷者那麼容易給記者誘導作秀而送命。

    至於樓宇品管﹐情況和大陸作為世界工廠﹐品質依然不能讓人取信那樣。產品品質保證的市場﹐已經給外資插手大撈一筆了。不知道以後會不會開放更多品管市場給非政府組織有權參與和作公證。我不是站在極端自由市場主義的角度去要求﹐而是﹐中國政府和中國人啊﹐人必自侮而後人悔之!

  4. 我從不反對研究預報,但在這次事件上,重點根本不在於預報(因為不準的太多)。
    而是政府知道這地區會發生大地震,應該加強防災意識,在這一點上我跟你說的沒分別。

  5. http://blog.9811.com.cn/index.php/action_viewnews_itemid_27517.html

    专访中国地震局局长陈建民:地震是能够预测的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12月31日15:56 央视《面对面》
     地震是否能够预测?
      地震中如何开展自救?
      紧急救援系统怎样行动?
      《面对面》,王志专访中国地震局局长陈建民。
      精彩对白:
      记 者:这次地震本身的特点是什么?
      陈建民:这次地震发生是在一个少震区发生的一次比较大一点的地震。
      记 者:有传闻在猜测可能跟某大型的水利工程有关系,有依据吗?
      陈建民:这个没有科学上的依据。
      记 者:很多人又会想到唐山大地震。
      陈建民:可以说一个唐山市在瞬间被摧毁了,那么多生命瞬间就消失了。
      记 者:作为老百姓怎么判断这是谣言,还是你们发布的消息?
      陈建民:如果传得这么准确,这么精确所谓的,它一定是传言。
      记 者:你有什么建议,如果地震来了,老百姓我们应该怎么做?
      陈建民:我觉得首先不要慌。
      记 者:地震能够被预测吗?
      陈建民:我相信总有一天地震预报会达到一个让大家满意的水平和程度。
      人物介绍:
      陈建民,1956年7月生,天津宁河人。中国地震局党组书记、局长。
      解说:
      2005年11月26日8时49分38.6秒,江西九江、瑞昌间发生了里氏5.7级地震,本次地震共造成13人死亡,700多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20 多亿元。由于江西并非地震多发地带,所以,本次地震尤其引人瞩目。12月15日,《面对面》栏目的记者来到中国地震局,对刚从灾区归来的中国地震局局长陈建民进行了采访。
       陈建民:这个大厅这是我们的指挥大厅,也是国务院抗震救灾指挥部的一个指挥大厅。它主要用于一旦发生特别大的地震,需要国务院统一指挥,各部委相互配合的时候要启动指挥大厅。
      记 者:它是了解前方的情况还是安排救灾工作?
      陈建民:它既要通过这个大厅通过辅助的通讯机房和数据库的积累的材料,一方面了解前方不断新的灾情的情况要汇集到这儿来,一方面针对这些灾情调动国家的有关部门和力量去组织实施救灾和救援。
      记 者:这些红点是什么意思?标记?
      陈建民:这些红点是今年以来在中国大陆发生的5级以上地震的分布,到目前为止已经发生了13次5级以上的地震,其中有两次是6级以上的,一次是新疆2月 15号发生在新疆的我6.2级,一个4月8号发生在西藏中巴的6.5级以上,这是两个6级以上,6.2、6.5,剩下的都是5级别多的地震,这就是11月 26号发生的九江瑞昌的5.7级地震。
      记 者:这次地震本身的特点是什么?
      陈建民:第一,这次地震发生是在一个少震区发生的一次比较大一点的地震。为什么这么讲呢?这次地震的发生再往前推是1911年的2月份发生过一次是5.0级地震,这次地震震级是5.7,5.7和5.0在能量释放上可能要差十几倍,所以它还不是一个量级的地震。第二个特点,这次地震发生在城区,人口稠密的地区,所以造成的损失相对大一些。
      记 者:现在灾区的情况怎么样。
      陈建民:灾区现在恢复了学校,恢复了正常的秩序,总体情况还是部分很不错的。
      记 者:马上就要过冬了,住的问题怎么解决?
      陈建民:地震部门的专家,建设部门的专家对灾区的房屋进行了安全性的鉴定,看看哪些房屋没有危险就可以入住,哪些房屋需要紧急维修加固就可以入住,哪些房屋已经成为了危房,为了保证老百姓的人身安全就不能住。通过这项工作,大部分灾区的群众已经有了固定的居住区,少量的现在是采取这种方式,一个是政府安置,一个是邻里互助,还有一个是投亲靠友。据我所知,当地政府正在采取积极的措施,帮助将近十万的失去住所的受灾群众妥善安排他们的过冬的问题。

    人民網2006年7月31日也發表專訪中國地震局局長陳建民的文章《即便千日無震 不可一日不防》。

    記者:您認為地震到底能不能預報?

    陳建民:要簡單地回答這個問題,應該是肯定的。為什麼這麼說?因為從1966年邢台地震後,通過幾代人的不懈努力,至少我們現在能夠對特定地區的某種類型地震在一定程度上做出預報。比較典型的例子就是1975年2月4日海城7.3級地震,只死亡1300人。專家們預計,這次地震如果沒有預報,將會死亡10萬多人。

    此外,這30年來,我們又先後對2003年雲南大姚6.2級與甘肅民樂6.1級地震等20多次地震作出較為成功的預報,取得一定減災效益。

    記者:但是,預測成功的次數跟實際發生的次數相比,概率還是很低。

    陳建民:經過幾代人的努力,我國的地震預報水平已居世界先進行列。但是我們能做出的有減災實效的預測大概是10%。中長期年度預測的水平高一點,在30%到40%。不過,我認為,只要科學水平不斷提高,總有一天地震預報會達到一個讓大家滿意的水平和程度。

    地震預報發佈權在政府

    記者:在我國,地震預報由誰發佈?

    陳建民:我國對地震預報實行統一發佈制度。發佈權在政府,其他任何單位和個人都無權發佈有關地震預報的消息。

    保證建築和工程抵禦地震的能力的重要性

    記者:在目前地震監測預報有難度的情況下,防患於未然就顯得非常重要。我們知道關於抗震設防有這樣一句行話,就是「地上搞結實,地下搞清楚」。

    陳建民:「地上搞結實」就是採取設防措施,提高建築和工程的抗震能力。「地下搞清楚」就是要查明地下地質結構,包括地基情況、活斷層分佈等,這是設防的基礎工作。說到底,抗震設防就是要保證建築和工程抵禦地震的能力。

    記者:那麼目前我國建築的抗震情況如何?老百姓的住房能否抵禦地震的威脅?

    陳建民:城市中的情況和農村的情況很不相同。在城市中,1998年以後建設的房屋基本都考慮了抗震設防,而之前建造的建築物有相當一部份未考慮抗震設防或抗震能力不足。這些建築物在城市中還佔有相當的比例。

    記者:那農村的情況呢?

    陳建民:在農村地區,形勢就更嚴峻。20世紀以來,我國破壞性地震大多發生在農村,地震造成的死亡人員中近60%為農村人口。受社會和經濟發展水平的限制,農村民房基本沒有納入規範的建設管理,農民住房抗震能力非常差,廣大農村基本處於不設防的狀態。「小震致災」甚至「小震大災」是我國農村地震災害的顯著特點,一次5級左右的地震,就會造成房屋倒塌和人員傷亡,甚至一些4級多的地震,也能造成人員傷亡和經濟損失。我國農村民房抗震能力急需提高。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