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可以是生活中的黑客

在《PC Home》香港版停刊前,我曾經在專欄「網政縱橫」(亦即今天《信報》IT專欄的前身),借了介紹Resident Tsubasa,介紹DIY概念在生活上的可行性。而在天星之戰後,我借了Open Source概念,來介紹以個別行動為單位的「社群式社會運動」。

今天我想借台灣石墨工房傅瑞德介紹的IKEAHacker,介紹一下生活黑客的概念。

http://ikeahacker-living.blogspot.com/

首先,hacker正宗用法,不是指那些有破壞無建設的網絡爆竊犯,而是指不斷地透過破解系統設計,而去改進人類數碼生活的一群人。hacker是完美主義,改良主義的代名詞。而IKEA Hacker,當然是介紹怎樣把自己的IKEA傢俬改裝,讓家居生活得到更好的提升。而你不破解IKEA傢俬設計的奧妙之處,你又怎樣改裝它?

比起我幾年前介紹的DIY主義,HACKER主義是更進一步。DIY只不過代表,你解決問題不求人,而是透過自己的研究,去令生活經常遇到的問題或瑣碎事得到更好的解決。但Hacker是,你的問題可能早有解決方案,或者現在你有的東西已經蠻不錯,但有沒有更好的可能性?而這種態度,正是Open Source以至Linux等運動的最根本起源。

中國人在DIY精神一向不大缺乏,只不過很多時用的手法不科學,或不顧後果,結果大有土法煉鋼的味道。但hacker這回事,中國人文化是沒有存在過,反而日本還有點(日本人最擅長不是發明,而是改良!這點很有hacker味道)。任何黑客的想法,不是給道學家批給淫技、奇技,便是給一些自以為通觀世事的犬儒分子冷嘲熱諷,結果社會當然不會有進步。

而在一個社會,由品味的提升,到社會和政治的改進,需要是hacker,而hacker才談得上免卻革命。Linux或FreeBSD從來都不是一場革命,他們都是建構在早在三十多年前已在跑的UNIX一樣。社會的不斷改良,文化的不斷提升,要是hacker不斷在問能否做到更多的精神,而不是做到某一點就自滿,停滯不前,甚至阻止別人進步。等到不改不成時,就藥石亂投,亂醫一通,人當馬醫,馬當人醫,不死便奇。

所以,不要再把hacker等同爆竊犯,爆竊的是cracker,而每一個人,都可以是生活上、企業上、社會上的hacker,端視乎你用什麼態度去生活。

延伸閱讀:
Ikea傢具改造道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