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可以忍仆街釘官忍幾耐

11ls4p2

今天見到新聞報,警方申請將連儂牆用粉筆「塗鴉」少女送入女童院,而有裁判官居然押後案件,但先送女童去女童院,引發公憤。

有法律界人士喺facebook講,個裁判官叫WC Li,全香港叫得廁所李咁嘅名嘅官得一個,叫李唯治,佢依家係署任主任裁判官。

呢個李唯治以往膠case唔少,我隨手可以攞兩單出嚟,佢可以拍得住花名叫杜酷刑嘅杜浩成。

香港都市日報:摑人「Benz姐」罰款五千

呢單案嘅被告,有兩宗同類普通襲擊案底,感化官話被告唔駛警戒已經夠神奇,但李官嘅判法仲奇:

有兩項同類案底的被告患有抑鬱及焦慮症,感化官指她已有所警惕,不用感化監管或接受社會服務令。署任主任裁判官李唯治認同,被告需要協助多於懲戒,加上感化官認為案件乃個別事件,被告突然失控才會犯案,故判她罰款5千元。

吓,玩到咁大,罰五千蚊,你試吓俾啲讀書唔好嘅基層市民,仲唔玩謝你?而呢單案正係例子

香港成報:64歲婦偷竊 哭求給機會

有多次盜竊案底的64歲婦人日前又因在便利店偷竊一樽陳皮酒被店員揭發報警。她昨在屯門裁判法院承認一項盜竊罪,庭上哭求給予機會,裁判官李唯治聞言即大聲斥責:「仲俾機會你?俾機會你坐監呀?」並將她還柙一小時予以反省。李官最後准她保釋至下月27日等候感化及心理報告再量刑。

呢類領綜援而偷唔值錢嘢重犯嘅案,仲要被告64歲,無乜可能出嚟社會做嘢,好明顯需要扶助過個Benz女,求情仲被人還押一個鐘。喺英國、美國,呢類case好多時個官甚至私底下用濟貧箱嘅錢睇點幫人,呢位李唯治係乜水,大家心裡有數。

大聲公都可以話係襲警果單膠case,正係呢條粉腸嘅手法,呢位懷疑係藍絲法官,應該無死錯人。

大紀元時報:梁俊威大聲公襲警囚五月

裁判官李唯治表示,當警方執行職務時,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應受到阻撓﹔被告蓄意以「大聲公」喊口號,將在場的歐偉文督察趕走,已構成阻差辦公罪。事發時,大部分示威者表現和平,被告的行為容易激化與會人士的情緒。

法官又表示,被襲警員徐志倫事發時緊守崗位,無還擊之力,被告襲擊徐是不良及懦夫的行為,法庭有責任要保護徐志倫。

辯方稱被告當時不知道受害人就在面前,但裁判官指被告拿籲「大聲公」衝到受害人面前便停下,「大聲公」並無觸及徐,亦無衝撞,可見被告是蓄意向警員大喊口號。

他亦不接納辯方所指「沒身體接觸便不構成襲擊」的論點,被告是以揚聲器為媒介襲警。

呢條友嘅判案邏輯錯亂,對社運人士具敵視心理,唔係第一日嘅事,所以佢同杜酷刑可謂香港法律界酷吏孖寶。

亂摑人罰五千,連儂牆粉筆畫吓嘢就判女童院,呢啲官已經係人神共憤。香港市民係時候,要趕啲釘官,仆街釘出法院。大家應該寫信去司法機構,要求介入:

可以先寫去總裁判官投訴:九龍亞皆老街147M號九龍城裁判法院大樓10樓

One thought on “香港人可以忍仆街釘官忍幾耐

  1. 判14歲女童暫時入住兒童及青少年院的李唯治裁判官(W.C. Li)在過往多次展示他特別的脾性,曾被質疑是否有作為法官應有的judicial temperament.

    以下案件可供大家參考:

    1. 不滿以「失戀」為色狼求情 官拍枱斥當值律師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40827/18846238
    //署任主任裁判官李唯治聽罷即無名火起,直指:「你點知佢係一反常態?你今朝先(第一次)見佢!」言畢即連珠炮發指其求情理據「離晒大譜」,「有壓力、分手就去摸人個胸,係咩邏輯?」
    律師繼續求情,指被告被捕後已失去工作且會留案底,李官即謂:「預咗啦,做得呢啲嘢,唔係求情理由!」//

    2. 雞毛掃打仔 躁父被官斥︰ 「60歲有仔都唔還神?」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30411/18224238
    //李官打斷律師求情,反問被告何謂「管教」,更質疑他有暴力傾向。李官得悉10歲事主原來是他的獨子,不諱言:「60歲人,有一個仔都唔還神?」斥責被告用藤條打兒子:「等你個仔20歲,打番你就知死!」//

    3. 涉襲警男庭上爆粗罵裁判官 講句×你老母 即收監一個月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30219/18169832
    //李官怒斥:「你喺本席面前講×你老母,要判你即時入獄一個月!呢一個月監係同呢單案(涉嫌襲警案)無關,即時執行!」他續對其他被告稱:「邊個喺法庭面前胡作非為,我可以判你即時監禁。」//

    4. 醉酒搗亂便利店 官指惡霸擬起訴 男子怒撞法庭門罰還柙句鐘
    http://the-sun.on.cc/…/ne…/20020720/20020720023528_0001.html

    //被告原本獲准五百元保釋外出,但他大力關門後,裁判官附加更嚴厲的保釋條件,命令被告不得離開香港,每周向警署報到兩次,必須「行為檢點」。
    法律界人士指出,法官若不同意控方申請簽保守行為的做法,可要求重新考慮會否作出檢控,這種做法並不罕見,若案情簡單警方可提出簽保申請,毋須經律政司意見,與潘啟迪及阮家輝的案件情況有異,因兩案簽保守行為的決定由律政司作出,因此法官亦無權「反抗」。//

    仲有依單
    http://news.sina.com.hk/news/20130103/-2-2862524/1.html
    裁判官李唯治看見該求情信是用粉藍色的Lovely duck公仔紙撰寫時,即時對着被告大罵:「你用一下Common sense(常識)啦,不看內容看信紙,亦知道你有如何尊重法庭!」

    求情信係被告親友寫,用乜紙亦係被告親友既事,卻鬧被告本人不尊重法庭

    香港膠登論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