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救的中國人

李怡、林忌和我都贊同的天譴論,不少香港人受不了,當然我的博客讀者反應會有點不同,一來本來博主一貫言論辛辣無比,很多中國膠早就受不了這裡支持台獨,支持港獨的勁辣立場,二來這裡的留言管理政策與台灣的博客標準一致,中國膠發膠只會自膠。

作為印尼民族的一員,天譴論是印尼重生的契機。2004年南亞大海嘯,印尼在亞齊死傷慘重,但亞齊的獨立戰爭卻在海嘯後結束。印尼人相信靈魂,相信天譴,他們終於反省大爪哇主義的弊端,得來亞齊的和平,以及2006年印尼國籍法的落實,印尼比馬來西亞更早擺脫種族主義的枷鎖。為何曾經相信天譴論的中國人,卻不會去想這是一個要追求和平的反省機會?

不信天譴,不要緊,那唐山大地震不要歷史重演,杜絕人禍應當做得到。Sorry,你把汶川地震與唐山比較,一堆膠人便會為老共砌辭狡辯,由隱暪預測,到拒絕外國救援人員,情節幾乎一樣,但沒有人反省這天災中,還有多少人禍。他們忘記,觀測動物預測,抓緊地震預測,是周恩來總理的指令。

什麼道理都講不通時,這個民族是膠到無朋友,是沒救的。所以,我堅信印尼會比中國做得好。印尼人,尚且知道反省,亦不會讓歷史重演。

21 thoughts on “沒救的中國人

  1. 中國人唔係唔相信天譴, 而係人哋有事就叫天譴, 自己有事就叫可憐. 不過我諗都唔係淨係中國人係咁架喇.

    應該係用詞既問題, 講到尾, “天譴” 俾人幸災樂禍 – “個天罰你, 抵你死” 既感覺; 另外, 又會有啲人解讀做 “你即係話啲災民咁慘係因為天譴”. 好多人大反應係好正常.

  2. 有關動物預測天災果部份. 小弟得閒得滯, 走去睇咗幾個鬼佬 sites:

    http://earthquake.usgs.gov/learning/faq.php?categoryID=6
    http://news.nationalgeographic.com/news/2003/11/1111_031111_earthquakeanimals_2.html

    總括而言, 動物預測似乎有某啲經驗根據, 但失敗既經驗仲多, 而且科學上要下呢個結論就言之尚早. 原則上, 無科學証據証明”動物預測地震”係有用.

    “where people remember strange [animal] behaviors only after an earthquake or other catastrophe has taken place. If nothing had happened, they contend, people would not have remembered the strange behavior.”

    以蟾蜍大搬家為例, 其實唔係淨係今年有, 之前兩年都有發生架, 但只係由於今年”出事”, 所以人人都當正係天狗蝕日咁看待.

  3. 覆新仔:

    齋靠動物預測梗係唔準,但中國係世界少數有完整地震發生紀念嘅國家,成千幾二千年的sampling size係有,根據動物檢測,周期檢驗,仲有好多數據預測,但可以測得準。

    唐山如是,汶川如是。

    好多中國膠係無得救,主要個邏輯思維出咗事。所以我特登提出印尼這例子,我家族根源在蘇門答臘,好近2004年大海嘯的位置,我比一眾中國膠仲有資格講嘢。

  4. 新仔:
    林忌兄那篇有講過中國科研人員耿慶國

    有時間你也可以看這個《唐山警示錄》全文轉載

    世澤兄:
    那你自己真的相信2004年南亞大海嘯中印尼是遭天譴嗎?我覺得自然災害是中性的。但如何面對與反省倒是一個”Learn from bad things”既好機會。

    還有﹐你和林忌兄常常說的由德累斯頓大轟炸﹐那不是人禍(戰爭)嗎? 和這次(或2004年南亞大海嘯)中的天災是不同性質的。德國人當年支持納粹﹐與日本人當年舉國狂熱﹐後來遭到毀滅性打擊﹐這個我明白。但這與中國/印尼的天災有甚麼關係呢?

    “唐山大地震不要歷史重演,杜絕人禍應當做得到。”
    中國政府這方面仍然有不足之處我也同意。不過國際上地震預測這三十年來也沒有甚麼大突破。如果中國科研人員耿慶國的研究是真實可靠的話﹐中國政府為何還不採用並與國際社會分享呢?唔通真係膠到無朋友?

  5. 從科學的角度看天災,這是中性的,沒有什麽理由的。

    至於天譴的講法,是形而上學,是宗教。所謂多行不義,必遭天譴。從科學的角度看當然沒有必然性,因爲我們可從現實找到很多沒有遭天譴的例子。
    天譴必須從信念信仰看,相信世界背後有一普遍性法則主宰着,在西方是上帝,中國叫做天或道。

    科學不能證明的,不等于沒有價值,一個人有信念有信仰,行爲會端正多,當今一切普世價值的基礎,諸如平等自由,其實也是信念。

  6. 暗黑的卡夫卡:

    1. 我自己就是印尼人。

    2. 印尼在2004年之前,都是大爪哇主義惡晒,種族歧視當吃便飯,1998年民主運動,仍然有很多不懂死之輩,亞齊獨立戰爭、東帝汶獨立戰爭以及排華,都是大爪哇主義的副產品。但2004年大海嘯,很多回教長老認為這是真神亞拉的力量,人人都怕,大爪哇主義得以改正。這是印尼的宗教信仰問題。

    3. 我們這輩華裔印尼人,普遍認為印尼人比中國人善良,印尼人尚有宗教信仰,畏天觀念,中國人呢班友,信馬列毛信到膠到無朋友,我點講?

    4. 中國官僚的硬膠程度,真係無乜朋友,我家在中國做生意咁多年,我體會好深,幾乎乜膠都見過。

  7. martin

    我認為人唔一定要信宗教,信無神的與信不可知論的(例如本人),道德觀念並不一定比信教的人低落,只係對傳統道德觀有較多批評。我不認為你的天遣論述有什麼可惡,只是,請你考慮無神的與信不可知論都有佢的文明價值。

    中國人信馬列的未必道德低落,未必不善良,但係改革開放害死左好多中國人的良心,現在的中國人連信馬列的都少之又少,他們把現實主義/現實政治之結果視為美德與公義,這才是要命之處。

    有兩類人係好可惡的,一係虛無主義,係佢眼中無野無美德與公義;二係現實主義,做人現實一點不好嗎?錯了,現實主義者把現實主義/現實政治之結果視為美德與公義,不明白這個混淆會造成多大的對話困難與價值倒置,舉例,中國與俄國以主權為由妨礙以聯合國之名強制教援,這是價值倒置。主權本身一文不值,不是美德與公義,只是妥協之結果,豈能為此而犧牲一百五十萬人的性命?

  8. 唐山出事”可能”有人禍因素我都知, 順便澄清, 我唔係話今次地震有/無人禍因素, 我只係話唔應該由於地震局無理會”動物預測”嚟斷言有人禍既因素啫.

    動物預測可能有初步指引作用, 但睇嚟睇去, 都只係話動物好敏感, 雞飛狗走既時候, 就”可能”有啲唔妥. 充其量只可以當做哨兵雞咁用. 你自己都睇到, 耿慶國先生同周總理提咁多種方法, 但就唔提 “動物觀測”, “動物觀測” 係周總理自己補充既.

    “科學不能證明的”, 可以用統計學去證明其價值. 如果連統計都話係無價值, 就唔應該用嚟當做”有無人禍”既判斷標準.

    姑且不論耿慶國先生既研究係咪偽科學, 但如果統計學證明咗佢既預測係準, 就唔可以忽視. 個人認為, 耿慶國先生理論預測準確度係咁高既話, 就唔應該只局限響國內, 而係要帶到全世界. 佢一日響國內, 只怕佢就算自己想整個博客, 自己向網民”上報”地震預測都唔俾…?

  9. 麥當勞,大陸人信仰馬恩列斯是以宗教的態度去相信,只是他們不承認。

    他們把唯物論視爲絕對真理,夢想經過不斷的階級鬥爭可以達至公產天堂,他們有共產主義道德,人人為我,我爲人人,崇尚絕對的無私。其摯誠其狂熱根本就是宗教形態。

    共產主義大別與其他宗教,在於他們將天堂從天上搬到地下。然而天堂本來是給地上的人希冀仰望,使人的精神境界得以提升。共產黨卻在地上要求絕對,要絕對的公,絕對的平等,結果是違反人性,徹底失敗。

    蘇聯東歐早已放棄,唯有中國人仍挂着這招牌,為禍至今。

    不可知論者可以是人文主義者,有信念有操守,一樣具有高尚情操的。

  10. // 難免讓人有事後孔明之感

    如果是這,看年榚就會心贓病發了。

    心態上的錯誤,有必要及早改正,遲了就沒有意義,大家都重視人命,只是方法不同而已。

    // 大陸人信仰馬恩列斯是以宗教的態度去相信

    這個我同意,可是,今日還有人真的相信馬列嗎? 如果他們是真正相信馬列,怎會對台獨運動惡言相向?我不得不說這是冒牌的。

  11. To Meowkun

    我覺得將聖經如此曲解的教會,已經是一種與納粹差不多的邪教。

    本博主反對一切納粹主義,管你是德國、美國還是中國。

  12. 我都看過ngc的紀錄片,印尼人真係好敬畏上天ga
    !

    自從個日台灣生果報比人封殺後,我更加欣賞版主有
    guts表示自己的立場!!香港的言論自由靠曬你la!

  13. 多謝ky先,但香港言論自由需要靠更多的人,只靠我、林忌、李怡,還有一位不便開名的朋友,會不支的。

    我本身就是印尼人,所以那些反對天譴論的傢伙,我還不計他們侮辱了其他有信宗教的華人。不過,請他們不要與我爭論天譴論,印尼是敬畏上天,請他們不要在印尼民族宗教上動土。

  14. 如果你係真心認同一班無辜的人
    應該受到天讉
    我為你的父母,為你的師長感到可悲

  15. 寶寶:

    中國人罵人最要不得一點,就是沒道理在手,就三代祖宗師長一併誅連,有如古代帝皇。

    如果沒有天譴論,那《資治通鑑》為何對天災記載如此仔細?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