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打翻鉛字架說起

我看柏楊的書,不是由《打翻鉛字架》(原名《魔鬼的網》)開始,不過,如果以容易入手論,情節充滿膠力的《打翻鉛字架》,是很好入門之選。

我們這一代開始看柏楊,往往由《醜陋的中國人》、《中國人史綱》或《柏楊版資治通鑑》開始,因為我們的中學時代,適值一九八九年北京大屠殺後的悲情時期,初中開始思索自己未來時,由上述三本書開始很正常。但現今這一代而論,上述三部書未免太沉重,像鉛塊一樣。柏楊的筆法勝在膠力十足,所以,《打翻鉛字架》作開始,是針對時勢轉變而作出。

《打翻鉛字架》作為點題小說可以膠到什麼程度,看以下情節,看柏楊如何模仿那些硬膠「新」詩人胡說八道可以看得到:「

第二句更擁著一層精湛哲理的神韻,表露出詩人在行進的過程中,又看到了牛和馬,至於那個“○”,更屬巧妙的運思,象徵的手法,抒情的筆調,它呈獻的是空虛的心靈。這空虛的心靈,為了那一個女孩子而顫動著。那女孩子是提著一簍雞蛋的,雞蛋掉到地上打碎,她就嬌弱地飲泣了。

大概大家見到上述膠到無朋友的句子,反應都會和小說的男主角一樣,想狠狠揍那位不識趣的詩人,所以我說《打翻鉛字架》是最好的柏楊入門書是有原因的。

更好笑是《一條腿》,經常被各類硬膠會議折磨得不似人形的都市人,一定很有同感。特別以下情節,膠力超強:

“山人以為:創立一個‘開會法’,規定凡是開會,發言時,都得金雞獨立———那就是說,一條腿站著,用不著按鈴,也用不著規定時間,只要等他一條腿站得發酸,或是站不穩啦,自然會戛然而止。”

  “如果他不肯用一條腿呢?”

  “那他就是違法,人人得而誅之。”

  “如果他換腿呢?”

  “照誅不誤。”

  “此計甚妙,公之頭腦,似並不完全是狗屎也。”

  “予甚贊成。”

  “問題是,這個法律如何制定?”

  “恐怕要開一個會決定。”

  “我的娘,又要開會。”

  “只要此案通過,以後天下便太平了,再也沒有人恐懼開會了。”

後話:大家可能不大明白,為何平日講說話乏味到爆的黃世澤,竟然天天看高登,我的答案是:我看柏楊和甘小文大的,沒有可能不對硬膠有所偏好。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