喺咁嘅社會寫時事評論點可能唔情緒波動?

黃潔慧facebook page status

政治評論係令人情緒激動的事;今天我體驗到了。因為真係好憤慨、沮喪、討厭。呢幾星期已經集中焦點傾政策,我唔係政治freak,我丁點不enjoy鬧人,要鬧都鬧政策,有建設性好多。但醜陋就是陰魂不散,而我又冇得轉校!

呢個博客上面有句金句,係馬來西亞時事評論員李萬千喺幫《當今大馬》天下太平專欄收檔果陣所留嘅,原句係咁

在一個時常發生不可思議的事情的國度里,寫時事評論是一種令人情緒波動的工作。世間多少不平事,我卻投政客之所好,死撐一個歡呼天下太平的專欄,每星期最少五天,螳臂擋車,明知不平,硬要說到平平,老實說,越寫越痛苦,有時幾達忍無可忍、不能再忍的地步。

面對強權、侵犯、迫害、虛偽、野蠻、貪婪、墮落等等不平,恐懼、擔憂、憤懣、悲痛、咀咒、嘲諷乃至爆發等等消極情緒就會來襲。有血有肉的時事評論人要時常控制自己的情緒,才能堅持寫下去。像我這種服食高血壓藥物已達25年的退休人士,越老越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緒,已經不適合再寫了。

楊白楊(李萬千)部落:情緒波動擲筆長嘆 (2007年8月29日)

大家睇吓劉夢熊喺《陽光時務周刊》所爆嘅內幕,同張震遠所謂「回應」。你完全覺得梁振英呢班友完全不知所謂,操縱傳媒(某大報業集團),走數,人地反撲就搵東廠整人,呢個係乜世界嚟。呢啲仆街會做實事?做柒事就有佢份。

做時事評論員係要passion(唔係熱血),但亦要理智,係一個兩者平衡嘅工作。好不幸,香港政治黑過墨斗,呢啲花生係好難食落去。我希望有一個真正雙普選制度,而且無呢啲黑暗手段。梁振英不除,香港不改政制,點可能講政策,越講只會越辛苦。

李萬千喺同一文章講嘅情況,千萬咪喺香港發生,雖然可能已經發生咗七七八八

不可思議的事情繼續發生,且有越來越荒謬之勢。貪污舞弊事件層出不窮,種族主義叫囂連綿不斷,媒體繼續掩蓋新聞和言論,更多的著名學者為政客財主吹喇叭,種種不平,叫人情緒如何不波動?

喺香港,真係可以全部對號入座,恐怖。

1. 不可思議的事情:梁振英嘅政策
2. 貪污舞弊:麥齊光案、陳茂波劏房、梁振英僭建
3. 種族主義叫囂:香港人無咗中國會死嘅言論
4. 媒體繼續掩蓋新聞和言論:CCTVB、拒發新電視牌
5. 更多的著名學者為政客財主吹喇叭:你地自己諗邊啲仆街

後話:大家依家明我呢個商人兼時事評論員寫評論所依嘅傳統,其實都係我家鄉南洋嘅一套。


4 thoughts on “喺咁嘅社會寫時事評論點可能唔情緒波動?

  1. 生活喺特別行騙區內,唔駛寫,淨係「睇」時事評論已經好令人情緒波動,甚至厭惡…

  2. 抱歉哦,糾正一下,“天下太平”專欄的作者是楊白楊,真名是楊文波,不是李萬千。谢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