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柏楊

柏楊走了,一個啟蒙了很多人的偉大歷史學家和作家走了。

小時候看了柏楊的《醜陋的中國人》、《資治通鑑》、《中國人史綱》以及《皇后之死》,令我對中國吃人社會的問題有很大的厭惡,亦令我對國家、國籍、民族等問題,有了合符現代化的看法。在小時候很多師長都指柏楊偏激,但我今天都認為,柏楊並不偏激,只是中國人膠到無朋友,拒絕諫言。

很可惜是,正因中國人太硬膠,柏楊寫的東西,有很多人仍然聽不進耳。誠如孫逸仙醫生所言:「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4 thoughts on “悼柏楊

  1. 柏楊小説‘異域’及改編自他的同名電影,我都看過,很感人。說國共内戰末期,共產黨大軍南下,國府東播台灣,有一支國軍滯留在西南,共軍一路追殺過來,國軍傷亡慘重,幾近彈盡糧絕,共產黨誘他們投降,國軍拒絕,向臺灣求救,只得到冷漠回復,叫他們誓死抗敵,還要反攻呢!完全漠視他們的頻死困境。
    歷盡艱辛,這支孤軍逃到泰緬邊境,又受到當地政府圍攻,孤軍擊退他們。孤軍在共軍和外國軍隊的圍困下,叫天不應,叫地不聞,但他們仍奉中華民國為正朔。這群被中華民國遺棄的孤兒,忠肝義膽,最後販毒爲生,成為大毒梟,落得如此下場。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