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如何看待地產黨嘅問題

If Hitler invaded hell I would make at least a favourable reference to the devil in the House of Commons.

我國首相邱吉爾,1941年6月4日,我國下議院

我昨日都講過香港正陷「解放前巴黎」嘅戰略景況,但有人會質疑,呢場反梁戰爭,就算梁振英仆咗街,地產黨回朝咁又點。而邱吉爾嘅名言,正係我嘅答案。

大戰當前,敵人嘅敵人就係朋友,團結一切可以反梁同中聯辦嘅力量係重要。更何況依家民間支持民主力量,有係政治本錢,以往地產黨對呢股力量不屑一顧,但如今佢地被中聯辦同梁振英打到七癆八傷,力量只剩下錢。如果有條統一反梁戰線,日後同商界談判普選,不得不佢地接受。地產黨自已應該知道,佢地已經再無能力控制場面。如果有人仍然認為地產黨與中共是一體,大概他們仍然不知為何會梁振英上場。

論反共,邱吉爾一定反共非常,但當年邊個敵人要優先處理,佢睇得好清楚,亦好清醒。正如巴黎解放前,法共中人或者會知巴黎一定終歸於戴高樂之手,但佢地仍然發動巴黎罷工,因為巴黎唔解放,法共更加無運行。


6 thoughts on “應該如何看待地產黨嘅問題

  1. 部份地產黨相信會知死。問題是之前他們的所作所為太仆街了,要組成聯合陣線,地產黨必須主動做點事來化解市民對他們的不滿。梁振英條蛋散在競選時便懂利用此矛盾欺騙市民支持他。問題是有沒有人可向地產黨進言,叫他們識做,為聯盟創造條件。否則,以泛民的政治潔癖,及市民對地產黨的仇視,聯盟很難成事。再者,誰有資格當串連?陳方安生?

  2. 之前,有班支持國民教育的,因為投入紅色教育,就可以脫離濁水溝。
    但事與願遺,睇下電視就會發現紅色教育已掉入濁水溝。
    小朋友點解你愛?因為中國好強大。跟耶穌係上帝的答案一樣有何分別呢?
    可見地產黨問題不可以靠政治領袖,係要靠常識。

  3. @magiccello “再者,誰有資格當串連?陳方安生?”

    特首選舉前陳方安生同李柱銘已經呼籲泛民選委投唐唐唔好投白票﹐但當時太多人幻想流選嘅可能性所以冇入耳﹐依家再由陳方安生李柱銘獻頭一樣得﹐問題係點拆掂社民連同泛民左翼(人民力量我唔當泛民)﹐如你所講﹐佢哋太憎地產黨﹐憎到連地產黨同思歪/官二代/富二代邊個係lesser of two evils 都唔識分。

  4. 1. 泛民仲係以道德高地/政治潔癖自居,泛民左翼尤其如此
    2. 毫不客氣說, 泛民既戰略頭腦,小學生都比多左

  5. 1. 地產黨唔見得會幫拖. 表面上BSD / SSD 好似好影響地產黨, 但事實家陣市場被LOCK 死既貨其實更多, 結果資金炒緊車位…. “無地積比率限制既財富” 班地產黨空手套白狼

    2. 地產黨之前做完”財富大清洗” 後, 令港豬基於仇恨心理寧願憎恨班地產黨而唔係CY . 而家個情勢只係類似納粹打蘇聯之前, 最簡單例子係金銀業貿易場個倉可以搬去前海, 呢d 明明係戰略性投資都可以比人. 佢地未開始郁地產黨, 地產黨唔會識死去跟泛民傾, 班港豬都仲未醒……

    3. 而家最適合係組織一個自由香港運動, 以香港利益為綱, 並聯合中小企/廠商組成卡特爾, 以對抗國內的營商環境. 但係, 香港商人表面好似好聯合, 實質一盤散沙.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