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攝影表達對香港嘅愛

IMG_3741

香港國花洋紫荊

Canon EOS 30D + Carl Zeiss Tele-Tessar 200mm f3.5 T*

IMG_3670

香港公園奧士本像

Canon EOS 30D + Carl Zeiss Vario-Sonnar 28-70mm f3.5 T*

一直以嚟,除咗政治上嘅搞作,喺文化上都要強調愛香港意識,抵抗中國果種為咗殖民香港,軟硬兼施要香港人放棄自身身份嘅作為。

而小弟認為除咗可以用香港旗iPhone Case外,用攝影內容,傳到世界各地,回敬中國嘅殖民都好重要。

好似最近係國花洋紫荊盛開嘅季節,我地不單要四處影洋紫荊嘅美態,仲要話俾全世界聽,香港國花係洋紫荊,而唔係中國講嘅紫荊花。同樣,二次大戰紀念英聯邦士兵奪勇抵抗日軍嘅史跡都要周圍影,四處喺facebook瘋傳,回敬陳佐洱條hihi講英聯邦抗日無功勞。

用文化力量,讓世界看得見香港。而每個月,都可以有唔同主題,集腋成裘,可以開集體展覽,亦可以出相集。打破由旅發局同中國班廢柴定義嘅香港文化形象,人人做得到。


6 thoughts on “用攝影表達對香港嘅愛

  1. 洋紫荊首先在1880年左右於香港島薄扶林鋼綫灣為一名巴黎外方傳教會神父發現,並以插技方式移植至薄扶林道一帶的伯大尼修道院。1908年,當時的植物及林務部總監鄧恩(S.T. Dunn)判定洋紫荊為新物種,並於《植物學報》(英國及外國)第46卷,324至326頁(Journal of Botany)發表有關資料。洋紫荊的拉丁文學名的種加詞命名為’Blakeana’,以紀念熱愛研究植物的第12任香港總督卜力(Sir Henry Arthur BLAKE)伉儷。現存於漁農自然護理署香港植物標本室編號Hong Kong Herb. No.1722的模式標本相信是最初發現的原樹標本。
    1965年,洋紫荊正式被定為香港市花。此特有種在1967年引入台灣,並在1984年成為嘉義市的市花及市樹。
    2004年,香港大學的Carol P. Y. Lau, Lawrence Ramsden 及 Richard M. K. Saunders於美國植物學會的植物學術期刊American Journal of Botany中發表研究文章[3],從洋紫荊的外部、花朵及種子的形態,以及其繁殖能力及基因序列與紅花羊蹄甲和宮粉羊蹄甲作對比及分析,証實洋紫荊並非獨立品種,而只是前述兩個品種雜交而成的混種。提出更正洋紫荊的學名為「Bauhinia purpurea × variegata ‘Blakeana’, cv. nov.」(cv. (cultivarietas) 指栽種變種 ,nov. (nova)表示這個是新的名稱)[4]。
    由於混種植物不能自行繁殖,這亦即是表示,現時香港所有的洋紫荊都是該棵於1880年首次於野外發現(亦是唯一一次於野外發現)的洋紫荊的複製品。因此,洋紫荊的基因池受到侷限,這也是洋紫荊對病菌的抗抵力較弱的原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