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b當香港人無到

點解片名可以出現殘體中文字,CCTVB想挑戰香港人嘅警覺性。


2 thoughts on “cctvb當香港人無到

  1. Anchor still fix at the boat, you can see at the Dailymail 3rd photo
    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2211549/Hong-Kong-ferry-crash-38-dead-boat-sinks-Lamma-Island.html?openGraphAuthor=%2Fhome%2Fsearch.html%3Fs%3D%26authornamef%3DRichard%2BShears&videoPlayerURL=http%3A%2F%2Fc.brightcove.com%2Fservices%2Fviewer%2Ffederated_f9%3FisVid%3D1%26isUI%3D1%26publisherID%3D1418450360%26playerID%3D72484359001%26domain%3Dembed%26videoId%3D&hasBCVideo=true&BCVideoID=1871317473001

    A Chi na style police hero story? Is it ture or false? Why the anchor still fix at the boat?

    1.Tsang wai hung had said a policeman was injured by anchor at the 2 Oct 1630 政府跨部門記者招待會

    2. 明報專訊】國慶夜撞船意外致百人墮海大海難,救援行動可謂爭分奪秒,參與搜救的救援人員都聲言,要在黑夜無光、風高浪急的海面中,盡快救出最多乘客,當時早已把生死置諸度外。首批到達現場救援的水警阿康及「草蜢哥」,救人時雖被鐵梯擊中,前者肋骨骨折嚴重受傷,後者受傷致頭部腫起,兩人仍堅持救人至最後一刻。

    受傷後在固定位置救人的阿康,目擊消防救人忙亂至甩鞋赤腳,主動脫掉自己的鞋子交予消防員,互助下合力救援。

    國慶日南丫島海難中,最早趕抵現場的是3名水警南分區特遣隊警員,其中水警「阿康」楊銘康與另一同袍在上級「草蜢哥」李偉謙帶領下,首先接報趕至,目睹客輪已直立水中,數十人被困船艙,大力拍打玻璃求救。阿康隨即破窗救人,搜救期間雖被客輪掉落的鐵梯擊中受傷,卻仍忍痛留在原位協助抬起死傷者;而眼見有消防員於忙亂間甩掉鞋子,阿康更主動脫下自己皮靴,交予準備進入船艙的消防員,自己留守協助,直至送走海面最後一人,才肯送院檢查。經檢查後,證實阿康肋骨、膝蓋及右手骨折,須留院治理,惟鐵漢對此無怨無悔。

    見船身垂直 乘客拍窗呼救

    首批抵達現場的水警三人組,隸屬水警南分區特遣隊,在搜救中受傷、同袍稱「阿康」的警員楊銘康於2006年入職,事後由救護車送往廣華醫院治理,但因醫院需治理大量緊急傷者,遂讓阿康先行回家休息。至昨晚他因痛楚難當,再往浸會醫院檢查,證實肋骨、右膝蓋及右手掌骨折,需留醫治理。

    海難發生之際,阿康與特遣隊警長「草蜢哥」李偉謙及另一同袍,於西九龍海傍巡邏為煙花匯演準備,其後接到沉船消息即乘小艇全速前進,數分鐘後趕抵現場,當時南丫四號船身正垂直沉入海中,被困乘客大力拍打玻璃窗呼救。阿康與兩名同袍分頭搜救,小艇雖無爆破器材,但眾人以隨身電筒及警棍破窗救人。客輪上不時有物件掉落,其中重逾百公斤、約半平方米大小的鐵錨於楊右肩旁落水,及後阿康更被鐵梯擊中。

    阿康肋骨、右膝及右手掌骨折,惟他一聲不吭,繼續在海面將傷者扶上救生艇。直至草蜢哥呼喚他協助把傷者扯出水面,忍到最後一分鐘才道:「草蜢哥,我用不到力,我的腳動不了。」眾人方得悉他強忍痛楚,負傷救人。

    消防忙亂甩鞋 脫靴相贈免割傷

    草蜢哥着阿康立即上水前往醫院檢查,惟阿康堅持在留守原位協助,其間有消防員在救人時鞋子掉落深海,阿康二話不說脫掉皮靴,交予準備入艙的消防員免其被玻璃傷。直至海上可見的最後一人由消防救起,蛙人開始潛入水底搜索,阿康在上級命令下,才離開現場送院檢查。

    水警員佐級協會主席馬生強昨日探望阿康,見他情况穩定,坦言救人是警察職責,受傷難免,但包括阿康在內的同袍皆無怨無悔。

    2. 綜合報道)(星島日報報道)海難英雄見證人性光輝,當天被百斤重船錨擊中背部的水警楊銘康,不顧傷勢留守救人,直至無力一刻才停手;作為人父想到多名稚童罹難,更感痛心。他昨在病榻親述英雄的無奈,慨歎只希望盡自己最大能力,去救更多人,惟殘酷現實,往往令他無法如願。
      記者:譚皚璧 蘇威
      海難中負傷救人的水警英雄首度曝光!現年三十一歲的警員楊銘康,加入警隊六年多,曾駐守東九龍總區機動部隊,現隸屬水警南分區特遣隊,曾多次參與船火救援,目擊過有人跳海逃生,卻從未遇見如此危急與震撼的災難場面。
      「阿Sir,救我先啦!」作為前綫人員屢遇「應先救誰」的人生交叉點,阿康與數名同袍為第一批趕抵現場隊伍,早有預算情況危急,但沒想到面對逾百個待救市民。由於其他船隻無法靠近半沉水中的「南丫四號」,阿康所乘小艇直駛向沉船露出水面的船艙位置,目睹數十人被困船艙內,不斷拍打玻璃呼救,人人都想先脫險,儼如人間地獄。
      數十人困船艙呼救
      「他們每人都很焦急、很緊張,很多人不停揮手叫我先救他,但人手有限,唯有安撫他們!」最後,阿康一行人決定先救被困船內的乘客,以錘擊碎玻璃,趕忙抬出傷者。他記得當天最先救出的是一名女士,最終共拯救近三十人,曾抱起多名小童,但都失去知覺,他本身育有一名三歲女兒,作為人父更感覺強烈,閉上雙眼也浮現恐怖畫面。
      為救人疲於奔命,情況混亂,阿康未為意上空不斷掉下船內雜物,背部被「好大塊硬物」砸中始知閃避,但他已失去重心跪下,惟一直無人發覺阿康受傷,原來他忍痛至乏力一刻,才告知同袍無法繼續,事後才發現擊中他的百斤重船錨連鐵鏈跌在小艇上。
      阿康被逼停手,但仍心繫救人,頻叮囑同袍:「盡快救出更多人,同時請求救護人員即時處理傷者。」他被送院後證實背部肋骨骨裂、左拇指受傷,右腳膝蓋骨碎裂需打石膏,身繫固定輔助帶,至今臥牀,半夜更常痛醒難以入眠。他預計周日可出院回家,再接受物理治療一段時間,才能重返警隊。
      阿康感慨加入警隊並非有偉大抱負,只想工作更有意義,他語帶沉重說:「我在執行海難拯救任務那一刻,只希望做好自己本分,盡自己最大能力去救人,不敢再想其他事情!」可是這宗海難造成三十九人死亡,他坦言十分難受。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