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俾工聯會、民建聯係有負當年犧牲嘅英靈

近年有啲人發表謬論,要為六七暴動班死左仔平反。以上朗思整理嘅圖片,已經清楚講明左仔唔可以平反嘅理由,甚至絕對唔應該投工聯會、民建聯一票。

工聯會、民建聯本質好簡單,佢地一日未為一九六七年嘅血案找數,一日都係恐怖分子,佢地喺英帝國歷史惡名昭彰程度,只係比北愛爾蘭嘅Irish Republican Army好少少點解,但恐怖分子就係恐怖分子,你唔通會投票俾拉登?

所以工聯會,民建聯好鍾意搞乜嘢War Game活動,我唔意外,因為恐怖分子從來都係咁。仲要國民教育,唔通你想你啲細路大個做晒恐怖分子。最怕死係你嘅仔,享福係北京中南海無恥無極限嘅死仆街咋。


5 thoughts on “投俾工聯會、民建聯係有負當年犧牲嘅英靈

  1. 甚至我們可以反過來說…這個世界 恐怖份子 殺害無辜的人才是合乎人性期望同埋文明既偉大事業

    反正只要政治風向一轉…放下屠刀如IRA可以…俾美帝收編打其他人也可以

    那為甚麼拿大紫荊不可以?

    對於香港或者中國人這些愚人來說. 世事無有道德底線 更沒有所謂對不對. 反正結果是飛黃騰達 甚至只是有人飛黃騰達 有錢有面. 死咗既 被自殺死咗既. 俾人當羊咁祭晒旗既. 做替死鬼既. 反正死人係中國根本就唔算人.

    奉勸這些愚人疴督尿照下自己. 究竟自己有冇咁既好運做得成所謂既人上人. 不過反正呢D人會話. 隨街疴尿係犯法既…笑

  2. 俾港共暴徒炸彈炸死既普通市民唔止果對小姊弟,仲有鄭漢佳(8月25日響西營盤被炸死,同林彬同日死)、中學生唐德明(10月13日搭緊電車果陣俾空投菠蘿炸死,同日仲有警員杜雄光殉職),11月8日既荔枝角道炸彈襲擊,更加連續有3個無辜市民被炸死(張雲、周雲英、文圖業,其中周雲英只得8歲)

    跟住有一個叫羅水欣既左派分子被判以三項謀殺罪,入獄12年,但係羅水欣唔知點解又響1973年4月就有得出冊

  3. 又轉載「工商日報」1967年8月23日既社論..

    我們要為被炸死的幼童復仇!
    --黃姓姊弟之死,證明左派暴徒以中國人為屠殺對象

    港九左派暴徒到處放置炸彈,專門以中國人為殺傷對象的行徑,已引起四百萬居民的無比憤怒,大家一致認定這班暴徒不但滅絕人性,而且是與禽獸無異。在每次炸彈爆炸造成流血慘劇時,他們以殺人毒計獲逞而「慶功」,共報則大書「炸得好」,來鼓動暴徒們繼續殺人。在我們所生存的這個文明和法治社會裡,如果再容這班人面獸心的暴徒橫行下去,試想誰能獲得生命安全的保障?居民們若不通力與港府當局合作,把這班暴徒一網打盡,不但我們自身的安全無時不在威脅之中,而且是間接助長了左派暴徒的殺人行徑,沒有克盡作為一個守法居民的應有責任。

    上星期日下午,北角清華街黃姓姊弟兩人,被左派暴徒的炸彈炸死,就是這班滅絕人性的野獸們的滔天罪行之一。把炸彈置於兒童玩耍的僻巷,目的明明是想殺害無辜幼童。以兒童為屠殺對象,全世界可能祇有這班左派暴徒幹得出來!強盜打家劫舍和殺人滅口時,猶不忍向兒童下毒手而斷人「香火」,港九左派暴徒的殘酷毒辣居心,竟比強盜猶狠!是誰豢養這班野獸到處殺人?就是中共和港九左派一小撮頭目!血債血償,港九四百萬居民一定要把這筆血債,記在中共的頭上!

    本港所有大小共報,對黃姓姊弟的慘死,實行新聞封鎖,隻字不提,一反過去對港九各處所發生大小炸彈案的大登特登作風。共報這一措施,充分反映它們無臉見人窘態。因為黃姓姊弟之死,向港九全體居民(甚至包括一部份左派分子)提供了一項鐵一般的事實證明,此即左派暴徒口叫「鬥垮港英」,在遭受了一連串的挫敗後,惱羞成怒,把刀鋒向中國人的脖子揮舞,不分男女老少,都想加以屠殺,燒光殺光,把中共在大陸的那一套土匪行為,搬到港九來對付中國人。共報以為不刊黃姓姊弟被左派暴徒殺害的消息,就可一手掩盡天下耳目,為左派暴徒洗罪,其實,共報這種打算,反是進一步暴露了自己的猙獰面孔,港九中國人因此也更可具體認清,誰是出錢僱用兇手殺人的元兇!

    警方對黃姓姊弟的被殺害,已懸賞緝兇。社會人士對此,紛紛提出強烈譴責之外,還要求港府當局採取更強硬措施,來保障居民的安全。我們認為,對這班暴徒已再不必予以口頭譴責,因為他們根本喪盡人性,不解人語,與禽獸無異。對付他們,惟有採取行動,嚴懲以法,對他們絕對不能存有絲毫的「悲天憫人」之心。此外,港府當局和居民,應該對黃姓姊弟的慘死,採取下述兩項措施:

    第一、把黃姓姊弟慘死現場所攝得的各種血腥照片,放大加印,廣為分發張貼,同時把慘案經過,撰成文字,圖文並列,揭發左派暴徒殺害港九居民的事實,促起社會各階層的警惕,大家出力,清除隱藏的左派暴徒。一般人平時都主張對觸目驚心的血腥照片,盡力避免傳播,這是因為它容易引起不良的心理反應。這種見解,我們向來贊同,但我們現時所遭遇的情況,與此根本不同,左派兇手無時不在伺機殺人,不徹底暴露他們的罪行,無異是對他們加以容忍。左派兇手的刀已朝我們的脖子斫來,豈容我們引頸待宰而不予以反抗。

    第二、街坊會首長應運用這一機會,腳踏實地做點防暴工作。例如:(一)發起公祭黃姓姊弟,把兩名天真無邪的幼童靈位,安置於他們慘死的地方,擇日公開任居民前往弔祭。(二)以黃姓姊弟的慘死事實,分頭向各街坊範圍內的居民,展開街坊防暴自衛運動。誰無兒女?人人當可群起響應,為自身和家屬的生命安全,團結防暴。

    上述兩項意見,平易可行,應該及時着手推動。我們深以在過去一百天以來,港府當局和居民的抗暴工作,已屢使左派分子的陰謀遭受打擊,祇要官民同心同德,堅定立場,最後全面擊敗左派分子,具有絕對的把握。由於左派分子已陷於四面楚歌的絕境之中,他們必然會不擇手段,製造各種新的暴亂,企圖作最後掙扎。因此,我們必須針對左派分子一切可能採取的新行動,未雨綢繆,設法堵絕他們的全部出路,使他們用任何毒計,俱難獲逞。這就需要我們分秒不懈的努力,爭取主動之外,還要緊緊掌握制敵先機的原則。港府當局對揭發左派分子的罪行和陰謀,過去曾付出相當力量。我們應該同意一項見解,此即港九抗暴工作,心理戰也是組成部分,打心理戰的目的就是鞏固官民團結,爭取左派分子的覺醒。清華街黃姓姊弟被炸慘死的事實,我們就可以把它在心理戰方面善為運用。用左派暴徒殺害中國人的殘酷行為,徹底揭露中共和港九左派一小撮頭目向中國人迫害的事實,祇要是炎黃後裔,誰都會挺身而出,站在抗暴崗位上,為自己個人和廣大同胞的生命安全而獻身!

  4. 以前撰稿嘅人,文辭比現代人好上百倍,全無虛字,盡顯憤怒之情。於混亂時世,血一般的事實,誰是誰非,已明顯不過,毋須再持中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