釣魚台抽水大戰

讀賣新聞圖片

梁振英為咗找夢熊條J數,放咗阿牛班友去釣魚台,點知阿牛隻船好似打欖球,因物資唔夠反而快速前進,結果喺抗戰勝利紀念日登陸釣魚台,成場抽水大戰中國同特膠政府輸到仆喺度。

呢次抽水大戰嘅大贏家,一定係日本,某程度上,日本係有意放水,有三個理由:

1. 右翼分子要加強守衛釣魚台,或Pinnacle Islands嘅訴求,有咗理據。

2. 日本喺島上執法拘捕香港保釣人士,日後國際法庭打官司,可視為有效控制理據,同韓國喺獨島情況一樣。

3. 日本一早知中國唔敢出解放軍,但鳳凰衛視、人民網全國直播,中國解放軍同共產黨假民族主義嘅二仔底一早露出嚟,要進一步玩到中國大亂,有乜好過中國人嘅民族主義夢碎?

當然,香港喺呢鋪抽水大戰,就算喺我呢個大號港獨心中都唔係輸家

1. 證明香港比中國人更愛中國,老共仲要搞乜國民教育就擺明係洗腦,國民教育一役喺阿牛成功登岸已經玩完。

2. 中國嘅假民族主義喺解放軍龜縮,同馬英九龜縮後表露無遺,香港好多人會進一步大中國夢醒。

3. 日本人會更尊重香港人。熟武士道嘅人都知,武士會尊重力戰到底嘅對手,但鄙視無膽匪類。《讀賣新聞》係右派大報,但由以上圖片,到保釣人士持旗登岸相嘅構圖,明顯係尊重佢地。連兩艘軍艦夾住都無懼嘅武士氣慨,喺二次大戰後日本已經失傳。當然,日本會更鄙視中國人同台灣國民黨班天龍人。

當然有啲人,唔知呢場抽水大戰有幾好玩,講現實政治(real politik),仲要講間接路線(indirect approach),呢次對戰略家而言,阿牛代咗好多人實踐佢地想要嘅嘢。

當然中共頭都㾗,點擺平中國國內民族主義情緒,新界西係唔係點都要留一席俾曾健成,呢啲問題,等北京、西環同隻狼自已拆掂佢。


16 thoughts on “釣魚台抽水大戰

  1. 1. 香港人比中國人更愛國….這好像是常識吧? 中國連愛國憤青都是假的. 香港的有知識的人很多還沒有覺醒 國家不是用來談戀愛的…笑

    2. 靠共軍維持領土完整. 倒不如寄望俾一個更大的帝國侵略….這種「擴張方式」古已有之..笑…

    3. 日本怎看香港人也好…也改變不了他們看待中國人的事實. 中國威脅論的市場更加廣闊了.

  2. To S:
    It is because 釣魚台 is “returned” to Japan as a package with Okinawa. It is more easily to establish that 釣魚台 is belonged to the Kingdom of Okinawa BUT it was a kingdom protected by both Imperial China and Japan. So, who “owns” Okinawa is the real owner of 釣魚台.

  3. 來自高登的意見:

    日本傳媒既報導
    一定會講出保釣班人係黎自香港
    枉一大班高登仔成日話咩日本人會識分香港人同中國人
    比阿牛咁樣搞法
    人地一定會覺得香港人都係同d中國人一樣
    原來都好憎日本
    高登仔講咩港日友好
    收皮啦
    遲d香港人去日本一樣比人歧視

    ——-

    阿牛真係死蠢,大中華膠一名,
    自己贛居都算,而家係親手將一國兩制斷送。

    所以陳雲講過好多次,要關注本土,
    中國既事,香港根本唔應該插手。
    你去插手保釣,即係井水犯河水,以香港干預中國的外交。
    即刻梁振英就可以抽水,
    派解放軍去救佢,就變成好理直氣壯咁,
    河水可以犯井水。
    香港人就被逼拉埋水賊船。
    以後中國隨時想干預香港,你都冇辦法反抗。 :~( :~( :~( :~(

    香港咁多問題,佢唔去關注,
    走去保釣,
    真係大中華膠累事!

  4. 呢一次其實真係好滑稽

    一班曾燒過五星紅旗香港保釣人士,座著一艘插著五星紅旗、青天白日旗、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區旗的民船,突圍香港警方的封鎖線;然後接受台灣的不完全補給,和因“手續”問題未能成行的大陸保釣人士的“心意”。歷經日方水炮、撞船的阻攔,船隻擱淺才登上了日本自衛隊駐守的釣島,並通過大陸不讓上的網站(FACEBOOK)宣誓不知道哪個中華政府擁有釣魚島的主權......

    槽點太多我一時不知該從何處吐起......

    又,家陣佢地絕對係以公民抗命既原則出境,咁究竟國民教育應唔應該加上保釣運動上去?如何去理解”愛國”的”公民抗命”

  5. CL :
    引用一網友既意見
    ” 班港獨撚咁快係高登不停鬧阿牛, 我覺得衝動左….阿牛一向難控制, 有預謀都唔預佢啦
    睇cy做事咁鐘意先斬後奏, 佢未必等如中共劇本, 而且只要件事係國際上係報導”香港”, 到時就有我地份…..
    民族主義係香港唔會同大陸一樣咁易玩, 大陸個邊要佢地拆百貨就拆百貨, 收隊就收隊
    我地呢邊, 靜觀其變後, 隨時可以整個180度反轉豬肚….
    cy想做薄熙來第二….. “

  6. 而家國民教育開始變得”膠”……

    阿牛應該以”愛國保釣人士” 立場講下現身交待一下其立場.

    當”愛國教育” 混有”公民抗命” 成份時, 中國未必玩得起架.

  7. You know at first I guess CY and China never thought that 阿牛 can land 釣魚台. Now it is definitely an embarrassing situation. Guess China now wanna say it is Hong Kong’s business not China, as you will notice China just said they are 中方人員 n CY emphasis they are 香港居民. Never tell me one day china will say she obeys Sino-British Agreement,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It is Hong Kong’s affair or say 阿牛 is representing his position not Chinese citizens’ hope, as China loves peace. That’s funny.

  8. 有甚麼事比18大、和諧重要?
    亞牛,「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寻釁滋事罪」、「危害国家安全罪」和「颠覆人民民主专政的政权和推翻社会主义罪」就有你份。
    現在最好向日本尖国列島尋求政治保護。

  9. Have a look at this article. It reinforces what we have just said:

    http://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2/8/18/57067b.html

    2012年8月18日 星期六

    揭封存半世紀醜聞:中共暗通日軍司令部

    辛灝年

    【人民報消息】(編者按:本文轉自辛灝年演講的《誰是新中國》下卷-第四章第四節。)

    塔斯社記者、莫斯科駐延安特派員彼得,揭露了比中共種植和販賣鴉片更要嚴重的事實。這個事實,就是中共最高領導層曾長期通敵賣國。而這個驚人的事實,亦在中國大陸近年出版的《南京志史》一書中得到了證明。首先,彼得這樣寫道:“我無意中看到一份新四軍總部的來電。這份總部的報告完全清楚地證實了:中共領導與日本派遣軍最高司令部之間,長期保存著聯繫……電報無疑還表明與日軍司令部聯繫的有關報告,是定期送到延安來的。”

    《南京志史》 披露封存近半世紀醜聞

    因為,“葉劍英告訴了毛澤東,我噎知道了新四軍發來的電報內容。中共中央主席跟我解釋了很久,說明共產黨領導人為甚麼決定與日本佔領軍司令部建立聯繫。”“中共領導人中只有幾個人知道此事,毛的一個代理人,可以說一直隸屬於南京的岡村寧次大將總部的,甚麼時候需要,他都可以在日本反間諜機構的嚴密保護下,暢通無阻地往返於南京與新四軍總部之間。”然而,“中共領導人卻要做出打日本的樣子欺騙莫斯科。”

    其次,“大陸出版的《南京志史》披露了一則被封存了近半個世紀的醜聞。中共當年竟然背著國民政府,背著四萬萬浴血抗戰的同胞,私下裡透過秘密渠道與日本最高軍政總部議和。這篇史料一見光,史學界為之嘩然。”

    國軍頑強抵抗 中共暗通日本司令部

    該書揭露:一九四五年六月,設在南京的日本中國派遣軍總司令部來了一位神秘人物,此君自報家門:我是新四軍聯絡部長楊帆。衛兵們大驚失色,緊急通報上去,軍部的長官連忙出迎,慇勤接待…… 抗戰史上的一篇黑幕故事從此開始。

    事情是這樣的,太平洋戰爭的爆發,使日本陷於戰線過長的困境。中國戰場上,國軍仍頑強抵抗。為了挽救這種極其被動的局面,岡村寧次向新四軍軍部發出了議和信息… … 新四軍接報,因事關重大,即由中共華東局請示中央。延安方面反應奇快,密電答覆:可以和日方秘密接觸。

    六月初,日軍派出了以日本天皇的乾兒子、日軍總司令部參謀部對共工作組組長為首的使團,向中共提出了局部和平的方案,並建議中共方面派出負責官員前往南京與日軍總部首腦直接談判…… 經中共中央馳電批覆,新四軍聯絡部長楊帆便起程赴南京。

    抵寧次日,日本中國派遣軍總司令部副參謀長今井武夫和楊帆開始正式談判,並提出“ 局部和平文本草案” ,除雙方停止軍事行動以外,日方還答應讓出八個縣城,新四軍保持中立,也可以將來和日方合作,共同對付蔣介石的國軍和美、英方面……這化敵為友的第一次正式談判自然未獲實質性成果,但已協商好保持秘密接觸的級別、方式、地點、時間,為進一步談判做好了準備工作。這一系列賣國勾當便是弗拉基米若夫在一九四五年八月發現的秘密。

    中共江山“非得自於國民黨而是日本”

    在中國大陸,幾乎人人皆知,毛澤東曾指罵蔣介石在抗戰剛剛勝利之時,便立即從峨嵋山上趕下來“摘桃子”了,意即下山“搶奪”抗戰的勝利果實了。然而,姑且不說蔣介石曾多少次親自下山指揮抗戰,也不說蔣介石在山上曾遭遇過日本飛機的多少次狂轟濫炸,單就整個的抗戰歷史而言,亦正是以蔣介石為代表的中華民國和中國國民黨才真正領導並堅持了抗戰,是國民黨軍隊才為保衛中華民族的血脈而浴血苦戰、壯烈犧牲。因此,抗戰勝利後,即便是蔣介石要走下山來“摘桃子”,也是理所當然。

    相反,恰恰是毛澤東和他的中共,才在八年抗戰中執行了一條賣國主義的假抗日和真擴張路線。而毛澤東既從來沒有走下黃土高原,更沒有命令和指揮過一次抗戰,更不用說上過一次前線。相反,他所有的電報指示,不是制止中共軍隊抗日,就是教導他們如何“專打獄,不打敵軍”,直至命令他們“長期隱蔽、積蓄力量”,從而為戰後立即發動那一場殘酷的內戰,“積累了豐富的經驗,打下了堅實的基礎”,並終於奪取了中國大陸的政權。如是,中共江山“非得自於國民黨,而是得自於日本”的歷史事實,才真正揭穿了“摘了抗戰勝利這個大桃子的”,不是別人,恰恰是毛澤東和他的中國共產黨。

    蘇聯特派員罵中共在抗戰中漁利

    難怪共產國際的特派員氣憤地指責說:“毛澤東在侵略者面前向後退縮,卻乘中央政府和日軍衝突之際為自己漁利。在民族遭受災難、人民備嚐艱辛並作出了不可估價犧牲的時刻,在國家受制於法西斯分子的時刻,採取這種策略,豈止是背信棄義而已…… 甚麼國際主義政策,跟毛澤東哪能談得通,連他自己的人民也只不過是他在權力鬥爭中的工具罷了!千百萬人的流血和痛苦,災難和憂傷,對他來說,只是一種抽像的概念。啊,個人在歷史中的作用啊!我們往往是過分地把它簡單化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