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播天下》

作為一個仍然是半個新聞人的人,加上我這個blog與facebook戶口是有自動聯繫關係,朋友當中亦有不少是主播,或者前主播,我並不是隨便出手公開修理個別人等,而這個台新聞部的主管,我本身亦有些淵源。這篇文章很早寫好,但如果我決定按掣,你看到這篇文章,證明我對這個節目忍無可忍。而這個節目,是亞洲電視本港台的《主播天下》。

首先我明白依家主播難做,因為現時電視台主管不會按新聞人的特質或材料來決定派一個人去做主播與否,而是靚女與否來決定(完全為了迎合電車男),加上要長期大光燈加厚粉底(大部分人上電視難免搽粉底,包括男的,我這類無血色的書生更不用說,粉底對皮膚極具損害性,不少主播更累得有雀斑),因此我明白有些主播是做得吃力不討好,也很辛苦。要求他們進修亦不容易,因為香港傳播界的工作時數,亦xyz地長。加上,香港新聞界前線人員權力不大(甚至無甚決定權),所以《主播天下》的問題,我強調不在胡燕泳或黃珊身上,她們都是被人擺上檯。

但在香港的奇怪新聞工作結構下,老闆既然擺主播上檯,我覺得有幾件事要做:
1. 作為幕後監製,或者採主,必須要有足夠支援,給本來以樣為主的主播,採取的新聞角度,以至資料搜集要夠好,以補不足。
2. 化粧以至形象設計必須仔細去度,要符合新聞要求之餘,不要搞得明明主播廿歲變四十歲。
3. 唔該爭取合理的服裝贊助。
4. 最終電視台有責任,令原本靠樣起家的主播,亦有獨當一面的可能性。

但《主播天下》搞出什麼膠show出來?由報導鳳姐連環謀殺案,到近日對西藏事件的報導,可以看到亞視的新聞部幕後編輯,很多都不專業。例如你叫兩個主播上去鳳姐住的大廈check保安把鬼,西藏事件一味靠中央台料,但胡燕泳明明是有深造國際關係,為何不讓她自己有自己發揮?我覺得去到這裡,你亞視最後又只不過借主播過橋,然後想玩洗腦?主播同觀眾都完全多得不負責任的傳媒管理層不少。主播形象給亞視搞砸,而觀眾看起來亦很憤怒。

我相信很多人都忍夠《主播天下》這個硬膠節目,我覺得亞視新聞部的主管們,是不是考慮停播兼切腹以示問責。我不認識《主播天下》幾位主持,但我對他們的忠告是,有機會溜出亞視這鬼地方,就溜之大吉吧。

10 thoughts on “《主播天下》

  1. “搞得明明主播廿歲變四十歲….”
    中央台d主播都係……

    ATV 比大陸人看的….. 算la .

    如果好似cable “增尾華” 染紅頭髮, 會比炒!

  2. 上星期,我得閑過頭看了一集講西藏的,不止片斷,連評論内容都照抄中央電視臺那一套。大陸從所謂解放西藏農奴說中共解放西藏之偉大,好像西藏除了農奴便什麽都沒有,這與1949年中共解放大陸的論調,一模一樣,民國只有地主剝削貧農,再無其他價值可言,結果就是鬥地主,大殺特殺。

    現在亞視根據60年前中共的宣傳口徑,照本宣科,拾中共口水,老土至極,還自稱主播天下。

    須知主播是存在于自由社會的,亞視是大陸資金,是中央台的喉舌,這裏的所謂主播,全無獨立人格,全無獨立思考可言,真是侮辱了主播這名詞。

  3. 主播,只不過就是主持新聞報道而已,用不著神聖化。

    只是既然要緊跟中央立場,那不如叫「聯播天下」更好。

  4. 我要補充一下,在西方傳統,電視主播權力等同總編輯,因為主播不只讀稿,而且有突發事件時,主播擁有最後決定權。

    不過近年有不少電車男,拿女主播作性幻想對象,小弟有點不敢恭維。

  5. 我倒覺得,工作幾忙都好,進修卻是必酬的。

    醫生每星期工作閒閒地也超過七八十小時。新晉的同事可以達近百小時,也不是一樣需要持續進修?不少同行豈不是邊工作邊捱夜邊讀各樣文憑又或醫學專業資格?更何況,我們和護士不同的是,人家上堂聽書是有paid的protected time,我們卻經常要花僅有的工餘時間呢。

    醫生持續進修,是專業的要求以外,更是大眾市民對此行的要求。為什麼我們不能要求記者持續進修?有幾忙呀?

  6. 我同意肥醫生說,記者應該持續進修,或者從事有監督下的研究項目。

    但由我過往實際經驗,記者難以持續進修,因新聞突發性、流動性,以及時間不固定,除非像英國廣播公司般,In House提供。

    在香港,只有南華早報是有向員工提供有限度進修,我便是他們保送我去香港大學做旁聽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