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旺陽案與港獨

李旺陽被殺案,一石激起千重浪。陳雲對李旺陽案嘅評論,成為咗城邦論者嘅災難。佢本來想阻止大中國主義者再度利用李旺陽案綁架香港人,綁上民族主義戰車,結果適得其反。

呢次陳雲係犯典型過往台灣綠營「去中國化」過度嘅戰略錯誤,呢個錯誤本來城邦論者唔應該中,因為城邦論只係主張區隔中港嘅自治,而唔係港獨,或回歸英國。但小弟估唔到,錯誤依然犯咗,仲俾成班大中國膠大反攻嘅機會。

授權梁振英上書反映港人李旺陽意見,既有大民族主義者夾帶私貨,亦對李旺陽案無實質效用。所以我條線一直係歐洲人同南洋人果條線,李旺陽作為一宗典型謀殺案,特別係對殘疾人士嘅無人性虐殺,我當然要追究責任,呢個係人性。但歐洲公民可以做,係向歐洲法院檢察官請求調查同檢控李旺陽案,因為歐洲多國普遍喺反人類罪之類罪行有域外法權,邵陽公安以及高官咪唔好去歐洲,或同歐盟有引渡協議嘅國家shopping。咁做法,就已經可以顧全人性,亦唔會跌落大中國主義者嘅陷阱。

甚至我可以咁講,喺香港獨立後,可以援引阿根廷、西班牙嘅先例,喺香港引進反人類罪,並具有域外效力,中國民主化唔一定可以追究六四血債,但香港獨立反而仲有機會擺人渣上公審台。正如日本嘅國家身份,都係明亡於清後,日本作為中華民族繼承者身份去確立,所以《大日本史》依《史記》體裁以文言漢文寫成。

中港區隔係必要,就要闡釋呢個論述,係一門精巧嘅手藝。


22 thoughts on “李旺陽案與港獨

  1. 李旺陽號本周六升空啦,人民必定感動啦!

    央求振英哥即場辯論何其艱難,更不用說他上面的領導們,陸共的民主關人鬼事!

  2. 陳雲其實沒有錯,只是太直言而缺乏了人性的一面(表達哀悼和憤慨。)

    但是香港人本身也要醒覺,他們已經不能對共產黨說「不」,仍對中國有希冀。香港的泛民議員政治見哂底,架空了曾蔭權,叫豺狼代表香港人反映意見,個個為九月立會選舉抽水行為盡出!大佬比你選到有用嗎?建制仍在有甚麼作用?

    傳媒連蘋果都中埋招,全部默認了豺狼是未來特首。

    現有框架規則根本比中共得寸進尺,點解還不反抗,推倒從來?

    香港人仲懵盛盛,仲抱中國人民族主義,一定無得救,死左都唔知咩野事!

  3. 國際化件事,係化解大中華吸力嘅最好方法 – 雖然「最好」嘅效果,都未必好得去邊。始終普遍香港人對「中國人」呢個身份/招牌,本身就係認同,一日唔洗甩,都會繼續引狼入室。

    呢次抵死在,陳雲其實都係文化中華派,講「愛(文化)國但不愛政權」佢重強硬過九成九鬧佢嗰啲;不過同鐵血台獨一樣,睇得穿「中國」(現政權定義)一埋身就即時化血見骨(人多拳頭硬,話語霸權勁,加埋「帝殖受害者」道德高地同屈機式嘅彈性國家觀念;叫福柯沙特薩依德解讀都會一頭霧水,即時腦充血),但睇唔穿佢班ttarget audience (香港大眾) 本身已經係一堆膿血。結果同魯迅有篇文所講一樣:人哋個仔滿月,佢同人講「你的兒子會死」,係真相又點?想唔畀人打都難。

  4. 很多對抗中國侵略的人是難以明白…從來不是你認不認為你是中國人的問題 而是他們認為你是不是中國人的問題 >> 那是「天下」的定義的問題…一旦你既社區/文化被認為是天下的一部份. 你的社區/文化就會不被自認為中國正統的任何狗屎垃圾的專重

    例如…駱家輝係美國人…但係D中國人DEFAULT咗佢係一個貪官污吏才合理

    所以對乎中國的侵略的方法. 反而從根本去打散他們的認同…好似共產黨咁 先至合理…

  5. 樓上:

    無錯。簡而言之,對一般中國人嚟講,中國 = everything:好嘅、想要嘅、有著數嘅,統統都係「中國」。摸下鼻哥,呢度就係「神聖領土」,嗰樣就係「中華文化」,阿邊個就係「炎黃子孫」,總之屈得就屈,搶得就搶,做唔出都只係他人早有提防、拳頭有返咁上下硬,又或者人哋已經聯羣結黨防患於未然,欺善怕惡嘅某強國同國民先不敢造次。

  6. 上面各位﹕個問題係,呢單野根本係典型人道慘案(同六四屠殺、叙利亞殘殺人民同級),根本冇必要扯去咩中唔中國度。陳雲咁鍾意講中文,中文有個詞叫「義憤」架。家陣走上街嘈果班人,有幾多真係諗住「我愛中國先出黎嘈」o者﹖

    抽水抽得太盡,咪出事囉。依家陳雲繼續死拗落去,都只不過係令人更覺得佢講歪理而已。

  7. 方老師:

    「義憤」觀當然啱;但根據香港人普遍同時(或熱血,或半推半就)自認「中國人」嘅前設,件事就係「義憤」/「普世人道」之上有個「中國」嘜頭。正如有啲人都駁返轉頭:「敘利亞單嘢唔係無人理,但有無上萬人出嚟先?」呢單就二萬人上街,六四就六位數字去晚會,幫西藏、敘利亞出頭就小貓三兩,至多網上留言譴責,我係 PRC 嘅話會點樣闡釋,唔難推斷 (反對暴政 + 示威遊行了事 + 本國事件反應大於外國 = 好和平又唔會造反/講數嘅愛國錚友)。

    人道有先後,本國>他人,啱唔啱係一件事,但都係世道之常,唔止一國係咁;衰在係即使大家都跳出呢個 level,真係以「普世人道」為本,PRC 呢種政權同廣義華人,你用普世人道關心佢(哋),佢(哋)就一定順勢抽水,將普世曲解做指定,關心 (愛又好,責又好) 引伸做支持/認同,再用十 n 億嘅話語權/拳去支撐,踢你入會等你無得走 (除非係去到日本仔咁,擺到明開過片,無朋友做,先可以分割)。「義憤」,表現咗出嚟,響第啲社會未必有咁多曲解,係對住 PRC 同十 n 億人就多數會畀人抽水,唔到「義憤」嘅人自行解讀 – 人多、聲大,自然係佢個解讀「有效」(再唔係,用埋「默許」呢招,一樣屈得夠人數):「各位滿懷愛國之心嘅香港同胞,意見備悉。祖國同香港,血濃於水,我哋當然感受到,但大家至緊要團結一致,建設中華…」(溫+飽 mode)

    不過陳雲呢次,的確係多咗好大嚿魚 – 用最黑暗,各取所需嘅政治操作嚟講,一句到尾「呢個國家,所作所為,次次都天理不容,天打雷劈,同佢講道理都生臭狐」,已經搞掂。如是則至少「中國人」心態淡啲嗰班,好易明白,唔會中伏,而佢本人亦唔會睇起上嚟算得太絕或扯得太遠,畀人入位話「反人道」咁肉酸。當然,佢自治嗰套走鋼線,去到某個位就不免會左右為難自相矛盾之處;陳雲宜家先睇得到(或者顯示佢睇到) 強國同強國人民見水必抽呢個問題,但又無去到鍾祖康嗰隻睇透+基本割裂捨棄,依然攬住「中華衣冠」,先至更奇怪,諗唔明。

  8. 個問題正正是,陳雲一向係講「要中華不要中共」的嘛,那麼對同一民族的冤情(先不理是否同一國),反應特別大不是正常的嗎﹖
    (道理等於叙利亞屠殺,阿拉伯人反應最大,那些人不是自認叙利亞人吧)

    「強國同強國人民見水必抽呢個問題」依家唔見強國點抽水囉,依家淨係見到陳雲抽緊水。你好似覺得中共好鍾意香港人干涉呢d事似的。如果係就唔會當年老董叫司徒華唔好搞支聯會,亦唔會高呼「井水不犯河水」。

    「陳雲類」邏輯之錯,是不去提倡香港人「幫西藏、敘利亞出頭」要有李旺陽既規模,而係諗住「幫李旺陽出頭」應該要似「幫西藏、敘利亞」咁小貓三兩隻。呢d等同於魚蛋論。

  9. — “中港區隔係必要,就要闡釋呢個論述,係一門精巧嘅手藝。”

    隻狼鷹話要: 深圳河以南邊境28平方公里土地可變成「特區中的特區」,地盡其用發展經濟,內地人和外國人均可免簽證進入.
    http://m.on.cc/nc/hknews/20120613/20120613021332lc.html

    香港境內多出咗個新界九龍城寨, 鑊就港人孭, 利就蝗蟲袋, 一把利劍刺到心胸上. 呢個仆街冚家鏟死賤種 hijo de la gran puta 真係唔死我哋死!

  10. 陳雲的冷靜, HKAM 的人性, 大家自行評價
    至於陳雲是否「多嚿魚」, 成個輿論TIDE幾時變, 有冇變. 大家拭目以待

  11. 所以咪就話佢終於行到矛盾出現個死位囉。認知上開始傾向「中國揩親都死」,但本來提倡條「中華文化根」又點算呢?呢樣嘢係有唔妥,無異議。

    不過如果話係上面一定唔鍾意人支持民運呢…以前我真係信,宜家就唔多信。國內人自己搞民運係直接威脅政權,香港人支持民運表面睇好似好篤眼篤鼻,但自從司徒華死咗,本最後自傳出埋,我會話佢搞民運都「好有分寸」,某程度上係同「阿爺」跳探戈:實質威脅佢統治,響行動上條界越縮越後,對國內以口頭聲援同周年晚會為限,本土就縮到你有眼見。呢種「支持國內民運」,條界線太明確喇,表面睇好唔順眼,實質大可放心,當中嘅「愛國心」重大可利用,一面加快溝淡、洗腦去消除埋嗰些少篤眼篤鼻,一面睇啱機會就「血濃於水」,整兩滴影帝級眼淚 fake 下人搵著數0忝。不過當然唔會係即時對住你講「多謝你哋咁關心國是,所以 XXXX」 – 之前個溫+飽設計對白,講笑啫 (或者要老毛先會咁寸咀)。

    同埋如果話魚蛋論喇喎…咁講啦,話佢直頭係對件事置若罔聞,又或者真係叫人完全唔好理,係老屈。拎西藏敘利亞嚟講係指出國族認同導致厚此薄彼,唔可以話係叫人唔理呢件事。不過叫人冷靜處理,又欠個聲明叫人「你哋都出返二萬人去抗議鎮壓西藏同敘利亞啦」,咁,要話係魚蛋論,無話唔得嘅,下嘩。

  12. 又:如果話陳雲呢一轉有問題,有一樣我認同:個「冷靜論」同講話咩「調查清楚」,講講下係有啲建制味。聞落覺得奇怪,又好正常。

    不過搞到要非批佢不可,個人嚟講絕對唔想。師心自用都係咁話:佢都打殘埋,自治派可以收工。港獨犯民族大不諱,英殖就有社運文化界日日提你「帝殖」點點點衰。換言之,廣義抗陸派 (程度唔同) 全數打柴,回歸基本步,響宜家嘅廣義非粗口非暴力泛民,同跳級歐美烏托邦世界大同社運派之中二揀一,又或者行返「儲錢移民」條「王道」,再唔係就去到某日忍唔住,響皇后像廣場自殺死控,爭取港獨/重返帝殖(自問自答:「你當自己係鄭南榕?人哋死咗廿幾年,今日台獨都係得個桔。」)。3.5個選擇咁多,真開心 …

  13. To Judy:

    你引晒自治運動班友爭取返嚟媒體版面,係唔代表陳雲可以扭轉劣勢,大中國膠嘅大反攻都打到好膠,但唔代表個戰略或戰術係無問題。

    我個人睇法係,大家睇住敘利亞嘅屠殺案,中國都成手血。

    搞現實政治,係要冷靜,包括準備一大盆冰水淋響自已個頭度。

  14. 呢次至少戰術真係有問題:(1)「印象」好緊要,尤其係香港;(2)緊記自佔地步,盡量唔好畀位對頭入。簡單講就係,有啲講咗出嚟睇落竟然似建制派、畀位人入嘅嘢,唔講好過。

    例如呢次咁,如果一開頭就直斥PRC 喪盡天良,無得原諒,根本要拉出國門審判受刑,至少有自己 message 之餘又封住個罩門。宜家咁,某啲講法例如叫人「冷靜」、「睇清楚」呢啲,要扒深啲先明嘅 (顧及其他因素後準唔準確重要另計),畀大圍同對家見到就只會覺得「嘩,同建制班人一樣」,要插嘅就真係大大聲話「無人性」,甚至再衰啲,畀人反咬「喂,平日又話要武勇,剷 x 老共嗰陣又叫人縮?」,乜乜物,之後再說明返都已經變咗 damage control。少數對抗多數,重響爭取支持嘅階段,畀多數有咁多位入,大忌嚟。

    又或者再換個講法,對抗「現代中國」,同對抗本地嘅「廣義大中華派」同「跳級世界大同派」,異曲同工,一樣係對抗多數,多數係可以靠人多、大聲、(疑似)道德高地,諸如此類嘅嘢打殘你。呢次件事上面參與譴責 PRC 政權,即使計埋潛藏嘅抽水效應,都只係遠禍;即時潑冷水而對家有極正當理由反插 (同 PRC 嘅論述方式一樣:玩彈弓手、跳躍/假冒立場係一回事,即時講得出,夠大聲就等於 “valid”),就係近禍。遠禍另有辦法消弭避免,近禍急而劇 (民眾國族認同觀未鬆動,已經畀「無人性」論打殘),今次確係失算。

  15. Perennial_Loser :
    你講果兩點響呢一年三個月己經提過n 次. 依然重犯. 今日李怡仲響蘋論串陳雲.

    今次無論係唔係騎劫, 李旺陽本身己經可以叫做係一個烈士. 去到呢一種大是大非, 絕對係唔可以走錯位同含糊的. 當然其中一個原因係因為烈士己死, 亦唔駛你地既負擔/支援, 亦唔會令到你轉軚去叫你支持中共, 故此就算政治方向幾咁唔同, 利用烈士去號召支持者往往係容易過活人. 亦因為咁, 就算邪惡如希特拉, 響卡廷慘案都一樣唔會走錯位. 民進黨都係一樣, 佢地提六四係多過國民黨, 佢地既方向唔係講話要什麼民主中國, 而係顯露中國政權既邪惡性.

    要自治, 香港就要有跟中共一齊死既決心, 但唔代表香港人唔理中國, 人地中國就會好識做咁唔理香港. 咁做只會令到自己無左跟中共討價還價既餘地.

    賤如美國佬都識得利用異見人士名單去屈中國買飛機啦, 要香港脫離, 如果唔拎一件可以爆大陸既新聞係無可能同中共講數的.

    好些中國話題並唔係唔提, 而係需要
    1. “點到即止”, 所謂點到即止, 就係在於底線去到邊, 連底線都未出就己經反定, 一定會比人話涼薄, 只有過左條底線, 先可以提出不應再進一步行動.

    2. 民粹化既情況, 可以唔表示立場, 但一定不要反對. 因為一旦出現民粹化時, 無一個人係可能去阻檔民粹化的憤怒. 只能勸導. 反對即時說你幾十人vs二萬幾人. 例如今年年頭圍中聯辦, 果時有成萬五個like, 果時我都非常不願見到圍中聯辦, 但可以反對嗎? 不能. 如果我反對, 我不知道當時會有那些人攻擊我….

    搞現實政治, 唔止要冷靜, 仲要熟知人性…… 知道人性先至可以令己方思想殖入於對方之內.. 雖則我留意 hkam 好多都唔係屬於血氣之人, 大多相對感情冷漠, 但咁做反而令佢地feel 唔到政治家應有既”感覺”——人性.

    不叫你們學老毛讀資治通鑑了, hkam 的人們, 建議你們看一遍吧…

  16. sorry, 用錯tag , 被del 了某些字

    不叫你們學老毛讀資治通鑑了, hkam 的人們, 建議你們看一遍銀河英雄傳說吧…

    雖則是架空小說, 但銀英的重點是不同政治人物的”人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