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正紀念堂問題怎解決?

馬英九突然提到中正紀念堂以及慈湖兩蔣陵墓問題。當中以中正紀念堂問題最為棘手。

在中間選民眼中,聽到馬英九提及中正紀念堂,一定想講粗口,馬生乜唔係話「馬上拼經濟」,你依家馬上「拼紀念堂」,唔想講粗口就怪。

不過,我係明白馬生有好重的找J數壓力,畢竟佢選舉期間有欠深藍膠的J數,不論係邊個的J數,都係要還。我估班深藍膠,日日侷住馬英九找J數,綠營中人第一件事,係要制止深藍膠,丙到佢地飛起先講。

但如果馬生真係要找J數,咁具體應該點找,以下方法,兩邊都唔會滿意,但呢個問題咁敏感,無計。

1. 上台頭一百日,儘可能唔處理。
2. 如果真係處理,自由廣場牌匾可以恢復原狀為大中至正,理由是保護文物,正如香港人保護皇后碼頭一樣,歷史現場,是不容修改。
3. 但中正紀念堂的名,一定不能恢復,理由正如故宮,你會唔會依家叫佢做皇宮?但為及方便,可以咁稱呼「台灣民主紀念館(中正紀念堂)」。而捷運站亦相應改名,方便遊客。
4. 中正紀念堂內,必須有關於二二八事件的展覽,警惕世人。
5. 中正紀念堂內設施一切收入,全歸二二八相關基金會所有。
6. 我覺得在轉型正義角度,這比中正紀念堂改名更有意義,這就是否認白色恐怖,或二二八大屠殺的言論,一律列為刑事罪行,做法比照德國在猶太人大屠殺的法律,我知有部分深藍膠認為殺人有理,這類膠人是應該投放牢房。如果馬英九敢做,就算他將中正紀念堂改回原名,都不一定有人反對。

關於第6點,不單在台灣,其實日本也應推廣類似法律,否認南京大屠殺一律列作刑事罪行,同樣,在中港台,如果有人否認一九八九年北京大屠殺或文化大革命,亦要列作刑事罪行。我相信這樣的轉型正義,才叫徹底。

還有深藍膠,可能想桃園國際機場改名回中正機場,我可以說,中正紀念堂已經是極限,馬英九應該知道底線在哪裡。

5 thoughts on “中正紀念堂問題怎解決?

  1. 我反對第六點:我不滿藍營係有歷史可尋,但我堅持他們有他們的言論自由,甚至有挑撥族群的言論自由,當然事提是為發言要文責自負,不可以把挑撥族群的責任推給綠營,挑撥族群的根頭以始至終都是藍營。正義轉型不應該等同史觀禁制,這一點同樣適用於佛朗哥與世界各地的近代史。英國就用類此罪名把一位史學家監禁了,這個是不應該的。

    返回正題。馬英九的J數實在不只自由廣場一個,容我一一列出:
    1 馬英九堅持烏龍公投,而非反對公投本身,這是對民主的侮辱
    2 馬英九不斷操作清廉與道德價值,好像他抬下收的錢不少於陳水扁一樣
    3 馬英九不斷操作司法檢調,對質疑他操守的司法檢調人員一一迫害,不知道如果他上台後,以後的政治審訊哪可服人?
    4 馬英九不斷操作兩顆子彈論與陳菊造謠論,根本是敗選不服輸的反民主人格
    5 點解馬英九唔宣佈中華民國領土不包括博圖三省(不是中共下的一省,這仍需依中華民國地圖處理)與外蒙地區?
    6 最後馬英九如何破除大台北主義,放棄把南部視為外化及沒學養之民,去南部只是拉票與 long stay?

  2. 還有我想說中間選民。

    在台灣以外的中間選民,絕對有資格自稱中間選民,但是在台灣本土的選民,那是另一回事,他們對自由廣場的想法可與你不一樣。

    我們之可以自稱中間選民,不單是因為我們同時吸收藍綠的話語,更重要的是我們有能力把同類問題與佛朗哥或其他相類似例子相比較,可抽身而退而不沉於台灣話語/深受台灣話語影響的港媒一樣。

    台灣的中間選民一般都沒有這個福分,這不是他們智力較低,而是因為他們當局者迷,這等於就香港的問題香港人也會當局者迷。台灣的中間選民實際上是反映台灣政治金主的投資策略,他們的錢倒在那裡,中間選民的票便住哪裡傾斜,偶有幾個頭腦清醒的人是無關宏旨的。

  3. 4 馬英九不斷操作兩顆子彈論與陳菊造謠論,根本是敗選不服輸的反民主人格

    兩粒子彈的來源查清楚沒有﹖未查清楚,當然要求去查﹗
    那麼陳菊說人家賄選又舉不出證據,是否造謠﹖
    靠造謠勝選才是反民主人格。

    5 點解馬英九唔宣佈中華民國領土不包括博圖三省(不是中共下的一省,這仍需依中華民國地圖處理)與外蒙地區?

    為何他要宣佈﹖中華民國固有疆土包括那些地方,這是一向如此。雖然你可以說這是胡塗,但是否要他背棄民國憲法,順便宣佈台獨﹖

  4. 國民黨前任紐約後援會主席李昌鈺有句話好明白:我們所有證供都查過了,除非有新的證供,否則就必須結案。

    在既有證供下,兩粒子彈的製造人,發射人,身份都明明白白,不是無頭公案。這應該視為正當的調查結果。其實所謂翻查,並非有新的證供,而是國民黨希望操弄檢調,令檢調結果對自己有利。這個我決不能忍。

    關於黃俊英,他發了五百元給人參加造勢大會,這是法官己確定的事實,鐵證如山。法官認為有這樣的事實仍然不算賄選,那是法官的墮落,而不是陳菊造謠。

    關於領土與固有領土,前者可由行政當局核準,全世界都係一樣,後者亦可憲法第四條以公投修改,不存在違憲的問題。世上沒有憲法禁止改變領土的,問題只是決心之事。放棄博圖三省與外蒙並非等同台獨,這是人與人互相尊重的基礎,如你反對請再提出。民進黨不能提同類議案是因為國民黨的抵制,但如果國民黨提同類議案而民進黨抵制者(而不提出更加的代替方案),我就會理幫國民黨。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