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偉雄,你條友死咗去邊

博訊:拍摄杨佳母亲故事 香港导演被国保威胁内地家人

第二,今天与几位同学聊到这件事,大家的主要感受都是:这样的事,以前常听说,但真没想到发生在身边。是的,这样的事在中国就是最普遍的的情况,每个人都可能是“下一个我”。你们也许不会想到,上海来的警察开始约我在西环谈,我说你们来伯大尼吧,但他们不敢进学校,因怕被录影,留下跨境执法的证据;最终,我们在置富的台湾餐厅里谈的。是的,就是在巴士总站的那个置富广场,也就是那个台湾餐厅。。。离你们真的很近,是不是?你们几乎每天中午会路过,或者进去吃饭,是不是?记得上一次presentation时,冯老师说真正的恐惧平淡如水,是的,这又是一个例子。

呢件事令我好憤怒,有兩件事要質問:

1. 有中國公安人員嚟到香港執法,香港警方知唔知,呢幾件國保係咪應該唔俾入境香港?

2. 西環?即係中聯辦喇,幾時中聯辦變咗差館,變咗名副其實嘅香港統監府,唔怪得要警務聯絡部。

呢單嘢一定要查到底,侵害香港主權到呢個地步,黐線架。


3 thoughts on “曾偉雄,你條友死咗去邊

  1. 真係希望大陸領導人賜墨寶俾西環班西佬,鐵劃銀鉤,臨摹基本法神聖的第二十二條,大大隻字錶起佢掛起西環門口及政府總部門外,等土共同港共上崗時睇到開眼啦!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