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長廷輸了

blog032201.jpg

在台北長昌總部外所攝。

這張照片應該清楚表達不少長昌擁躉的心情。

輸是輸了,但民進黨下一步怎走,才是最重要。

除了要加強監督藍營,有兩件事,我認為綠營是必要做:

1. 在八年執政期間,有不少趨炎附勢的傢伙入了民進黨,他們搞得民進黨很膠,他們應該與陳水扁一起被清理,並且重新重用新潮流系人馬。

2. 有必要時,我認為綠營有必要協助馬英九本人(不是藍營),特別是防止老共第五縱隊滲透,所謂第五縱隊,包括一些長期滯留海外或中國的台灣人,他們已經被老共洗腦,這些人要小心。

至於馬蕭陣營,在行政院長人選問題上,我抱著食著花生等睇戲的態度,睇佢會點搞。但如果馬英九有決心的,應該考慮由民進黨人擔任法務部長,以及行政院長,委任謝長廷、蘇貞昌兩位前院長做總統府資政也可以。

====
本文所用照片版權由本人所有,如媒體想用,請直接與博主商洽。

8 thoughts on “謝長廷輸了

  1. 「民進黨輸得太慘」可能是真;「滿地眼鏡碎」,似乎有d是誇。上屆連戰輸尚且不足3萬票,今次馬英九喺民進黨咁劣勢之下、陳水扁人人喊打之下、馬英九做咗咁多選舉動作,甚至拿西藏來消費,都係只赢2.2百萬,都算赢得少啦。淨係舊年d反扁紅軍,票面計都有過百萬票啦。
    其實呢次最失望嘅會係中國,因為俾民進黨玩多4年,玩死理馬英九,一黨獨大,大陸要統一台灣就更容易。呢次馬英九雖以近6成票當選,加上國民黨佔立委大多數,台灣人對佢嘅期望十分之大,但他能否大幅改善經濟,仍属未知數。
    呢次最失敗嘅係李遠哲,連學人的基本風骨都欠奉:喺教改失敗,輸了能力,喺大選過份參與,輸了人格。逆轉勝?大家幫佢度一度啦。

  2. 我反對「輸了人格」的說法。你可以批評他的政治眼光高低,但不可因為他的政治選擇而質疑他的人格。學者挺誰不挺誰,豈算是「輸了人格」?難道當了學者便要給人供奉,永世不可做回人嗎?

    如果他挺馬英九,你還可以說他為權力出賣自己。但當他挺謝長廷的時候,謝長廷可是沒有勝算,這不可能是為權力而挺,反而再可能面對新政府的迫害。這如何「輸了人格」?

    你是不是說反話呀?

  3. 麥當勞君,李遠哲的人格,林忌兄已有專blog討論,寫得實在好,我冇補充。其實,一般「學者挺誰不挺誰」,旁人不可置喙,更「不可因為他的政治選擇而質疑他的人格。」不過,李在台被視為「國師」,也有公職在身,他的政治選擇會影響一d人的投票取向,當然這亦是他走出台前的主因。當年他力薦陳水扁,结果阿扁不乎眾望,累到民進黨喺立委選舉失利,益咗國民黨。「錯薦」喺古代可以喺死罪,李國師「錯薦」後乜事都冇,又冇交代一吓,仲嚟第二次,可以嗎?可以的,政客可以,臉皮仲厚過台灣小籠包的張三李四也可以,但知識分子不可以,他們應該是有原則的:有所為有所不為;更應該有「邦有道,谷;邦無道,谷,恥也。」的道德勇氣同行動。唉一代學人,今日淨係得番個「學」字。

  4. 之前我有留言至林忌 blog,以事論事而沒有謾罵,也不是無名氏,他竟然不登出來。他這麼小器,我暫時不看他的 blog。

    陳水扁不符眾望,並不表味李錯挺陳水扁,這是兩回事。陳水扁不符眾望的原因很多,但陳水扁符合李遠哲最初的期望,那便足夠的。陳水扁有不乎李遠哲最初期望之處,李遠哲都有一一點明指責,是很公道的一回事,不是拍拍屁股跑了。

    李遠哲的官職,如果我沒搞錯,那是中研院的,改革教育的,與及資政之類。那是陳水扁/行政院給他的官職(不一定是給職,但有無錢在此無關宏旨),但總不能把這些官職看待成人民國師,他頂多都是陳水扁的軍師。大家是否給予李遠哲一些不切實際的責任呢?

    最後,就算你的錯薦陳水扁是說得通,說薦謝長廷是錯也不一定說得通。謝長廷只是落選者,他沒有不符眾望。相反,如果因為怕錯薦而不薦,又是否有違知識分子應有的原則呢?如果你是李遠哲,是否從此不挺任何人就安保名聲呢?

  5. 我贊同「輸了人格」的說法。

    李遠哲走出來為謝站台之前,有沒有為之前「錯薦」陳水扁道歉﹖做學者應該咁厚臉皮的麼﹖

    更搞笑的是,他說上次再薦陳水扁時,也有一點懷疑,但今次很肯定。
    如果你自己也有懷疑,薦來幹啥﹖﹗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