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性部署

香港政界成日話要學台灣,都學嚟學去都係學出膠來,其中一個原因,因為香港各黨派派出的觀察人員全無作戰頭腦可言,學其表面而不學其實在。以下是小弟在新生南路捷運站,見到的兩黨廣告。

blog032001.jpg

這幅是國民黨的廣告,在車站入口。
blog032002.jpg

這幅是民進黨的廣告,在車站大堂。

什麼叫針對部署,就是這種,新生南路捷運站出入最多莫過於上班族,藍營浪費金錢俾件姓連的硬膠台商,整個無意思廣告嚟把托?相反,綠營的廣告,是針對上班族來看。這就是針對性部署基本分別。

當然綠營在香港學研究功力係唔夠,看廣告內文。
blog032003.jpg

要打起來有實質力量,不是引用唔知邊度嚟資料,話CEPA令香港基層收入大減,如果由香港人去操刀,一定插中官商勾結的要害,然後質疑藍營一中共同市場是不是要學香港,圖利大商界,小市民如何得到好處,失業等問題如何解決,要藍營提出實質方案。

但若非香港人如我,都未必會打得這樣仔細,很老實說。

12 thoughts on “針對性部署

  1. 加上綠營的字太多了。廣告行文應該簡潔有力。

    至於藍營,佢地太多包袱,沒有辦法的。呢個廣告,咪就係包袱囉。正如香港政治,也是包袱太多。

  2. 綠營的選擇宣傳出錯,藍營卻無力反抗,這才是更失敗的地方。

    我感覺上,民建聯的宣傳廣告,越來越比民主派做得好,無論是口號抑或廣告畫面。(當然他們有的是錢,以及程介南作公關支持)

    難道泛民真的沒有一個廣告中人?為什麼泛民的空傳永遠如此地leung?

  3. 以前香港好多小店(吃的, 賣衣服的,,,etc ) 好多小老板….

    現在, 你去Lok fu 商場看下….. 空置40 %

    香港小市民全部要幫大集團打工!

    反宜, 小店(吃的)在臺灣好有生存空間……

  4. 1 從與台灣討論事物交流的經諗,我認為台灣人比較不怕文字。廣告確實需要簡潔,但是台灣人的耐性與香港人不一樣。

    2 錢是一個問題,但是民進黨的財力遠遠落後國民黨,一樣可以有創新的能力,而國民黨的選戰一直只是鞏固既有摏腳(四天工會/XX業界),以為 patron-client 的模式還行得通。我不知香港泛民看不看到這些分別。

  5. 我倒比較陰謀論一點。
    寫錯不是因為認識不足,而是根本沒有認識的必要。

    反正他們只是要找個理由去攻擊對手,事實不是如此也沒所謂。反正台灣人多數不知香港實情,嚇到他們投謝長廷就成。
    就等於保皇黨執住李柱銘果句「press for」黎鬥一樣,真假不理,有效果就成。(令多數不知就裡的市民以為李柱銘出賣國家就成)

    就正如「綠卡事件」,如果綠營要研究透徹,還可以罵得起嗎﹖
    馬英九的「英國國籍」,不要說綠營,就連馬英九自己和世澤兄也不敢斷言吧﹖綠營還不是先罵了再算﹖

    我這樣不是說馬英九是好人,民進黨就是壞人。
    而是玩手段的人,通常都不認為真相重要,效果才是最重要。
    而對於「效果」的掌握,民進黨很明顯比國民黨勝一籌。

  6. 我感覺馬英九不想做總統….
    完全不肉緊的….. 反擊都費事!
    可能KMT 真的無人選……哪一個選都輸!
    (派連戰仔出選?)

    馬英九都係被迫站出來!
    他其實做新聞處長一類, 最似樣!

  7. 馬英九確實對手段的掌握不好,但他玩手段的作法十分之下流,先一句三一九後一句奧步,忘了奧步最強的是國民奧步黨,根本沒有任何原則可言。

  8. 看了陳水扁八年,我就不會覺得民進黨和國民黨真的差很遠。

    唯一分別只是老人政治沒那麼嚴重而已。手段就人人都會玩,而且民進黨對廣告、手段之類掌握得更好。

  9. 方潤,

    手段可以是廣告,技巧,但國民黨的手段我是指價值扭曲,媒體操作。

    民進黨的用詞只停留在率性/火爆的階級,冒犯一些人;但國民黨/倒扁者的用詞卻是對重大原則與大是大非的冒犯。我舉個例,大選綁公投,或公投綁票,全世界只有義大利操作公投,而操作的方式是故意把公投設於非大選日。這是義大利人皆知的奧步方式。國民黨玩手段玩到稱呼大選公投同日為奧步,為扭曲民主,你話我是不是怒得要佢死?

    另一個手段係廣為人知的「刺馬」。「刺馬」係匿名威嚇,但其實事緣馬英九的父親太下流,包養太多的「乾女兒」,其中一個惹來乾女兒的丈夫懷恨在心。馬陣營卻順水推_,當成綠營會殺一樣。事情在本周才由馬營經過台壹周發報。

    至於兩顆子彈,李登輝二千年秘密棄連挺扁,你問版主好了。

    民進黨的造作是很率性的,有時是很感情用事與及過分激情的。國民黨的造成卻是價值扭曲,這裡的手段是十分過分的,不是與民進黨相同等級。

  10. 我完全不同意。

    你說得民進黨很「率直」,我不知道是否應該說你「很天真很傻」。
    一個屢次炒作族群議題、撕裂台灣,連馬英九在香港出世也說成「生香港腳」的政黨。所謂「價值扭曲,媒體操作」也不過如此。

    我完全不覺得誰是更理想的選擇。

  11. 我們又陷入另一個語言陷阱:族群議題、撕裂台灣
    這些人把族群議題當然壞的或惡質的議題,甚至連自聲是中立的學者都是這樣,我不能不說他們的良心被狗吃了。

    任何一個社會要團結,要建立 Universal and Homogeneous State(Homogeneous 不一定是血緣,美國出生的洋鬼子一樣可以係忠實的台灣人), 中間係一定有非常多的爭拗,而全世界都國家都係以戰爭與屠殺來建立這個團結基礎。我們現代當然不可以以戰爭與屠殺來建立團結基礎,但我們不可以忽然之間就禪了,跳過這個團結基礎,忽然就團結起來,把這個團結基礎建立過程打成法西斯與價值扭曲。

    我認為說話可以婉轉,可以採用更多講理的策略,但不可以逃避。馬英九的香港腳沒錯是偽語,但這個偽語的揭後語是,馬英九對台灣的價值是半點都沒有支持過,馬英九沒有做任何東西讓人可以信任他是台灣人,他做的是不惜一切,民主不要(敗選隨意賴皮),中台民族界線也不要,台灣史觀也不要(不是不說,而是不要)!

    是泛綠撕裂台灣,還是泛藍把台灣民族觀點消挕於務實之中?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