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決西藏問題的戰略時機已經錯失了

今天龍應台在香港報紙談政客與政治家的分別,我相信,在西藏事變中,政客與政治家當中的區別亦是昭然若揭。

溫家寶不斷指責「達賴集團」,那就是活脫脫的政客所為,當西藏發膠,先用暴力止咳,然後把責任推三推四,儘管全世界都知誰做了膠事。

但政治家不會去指責「達賴集團」,高明少少的政客,一些介乎政治家與政客的東西,會邀請西藏流亡政府派代表,與老共代表共同調查事件,如果再高明些政治家,更可能附和達賴的言論,然後看能否借這次機會,儘早解決達賴圓寂這個炸彈。

這次西藏事變最大鑊的地方在,這次老共暴力鎮壓,結果最後的鴿派,亦即十四世達賴失去到對激進藏人的鎮壓力量。達賴找了流亡年青藏人去談,但這批藏人願聽多少很成疑問,他們夠膽當眾質疑達賴路線時,大家還認為達賴的教誨他們聽進耳裡?

很不幸,解決西藏問題的戰略時機已經錯失。就算西藏不獨立,都會繼續令中國西部不安,膠到無朋友為止。

3 thoughts on “解決西藏問題的戰略時機已經錯失了

  1. 無錯,那些流亡年青藏人的確愚昧,但中央可否別愚昧到這樣的地步? 王慧麟講得沒錯,中央根本就唔識利用溫和派力量!

  2. 有看《二十世紀中國政治》一書便知,王慧麟講的問題,是中共六十年都犯的錯誤。

    如果中共懂用溫和派力量,就不會香港問題管得像一團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