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力量己經玩完了

呢次區選結果,睇落好複雜。無錯,政治明星全部大敗,只不過,亦有唔少泛民新秀,或一啲大家唔認為起眼嘅人,搶咗鐵票區返嚟。呢次結果,我只可以講比較複雜,稍後詳細分析。

但有件事好肯定,就係人民力量己經玩完。呢鋪令鼠王芬,以至部分泛民中人過唔到關,黃毓民一條友引起由溫和泛民、公投派,到社運人士全部憤怒。特別條友,由頭到尾都唔交代黃特漢喺邊,亦唔為今次選舉結果負責。

所以我好肯定咁講,要票債票償,明年黃毓民同陳偉業一係唔好選,要選就自己找咗條數佢。仲有人網信徒周圍搞屎搞尿,特別撐黃毓民、陳偉業言論,一律當五毛處理。選民係時候發揮力量,懲罰呢啲友仔。



21 thoughts on “人民力量己經玩完了

  1. 從網上看到一個比喻,很令我們思索:喪屍論,假設一個小島上大部分人已經發病變了喪屍,而你是一個小眾,去反抗到底,但是彈藥已盡,小島已淪為疫埠,無人支援。你作為反抗者會如何自處?這個情況其實自殺也沒有用,死了被喪屍咬也會被變喪屍,到最後,人們會放棄嗎?「不如我們主動獻身俾喪屍咬一口,那我們就變喪屍,同化然後大家豈就沒有分別?」

  2. 小弟覺得,民主派大敗嘅主因並唔係人民力量嘅票債票償硬膠策略,但反而係外傭居港權呢樣野。香港人幾時變得咁民粹,咁中意玩種族歧視?仲要係選擇性民粹:外傭居港權就反,其他外勞嘅居港權又唔見佢哋反,成千上萬大陸孕婦來港產子兼讓那些子女搶香港嘅教育資源又唔見佢哋反?呢樣先至最要命。

  3. 李永達我覺得真係比人票債票償的受害者,計埋慢咇選票只差七票!仲有沒有人公佈有幾多白票出黎,可能就係lantern所表達那批人士的最後選擇。

  4. 李永達我覺得抵死個喎.
    正如陳士齊講,你真係係立法會道,通過咗個政改個喎.

    最參係麥國風….居然輸俾白韻琹.>.<
    以後點見人?

  5. 白韻琴呢個間直係極端個案!呢個唔係因為外傭居港權搞成咁嘅話,咁係乜原因呢?

    香港人咁容易就俾啲建制派搞到咁民粹,真係好恐怖。

  6. 我反而覺得,無論是人民力量狙擊(何俊仁,涂謹申,民協,還有利東孖寶),還是外傭居港權案(公民黨只流失不足一半議席),對泛民的影響都不如預期。

    泛民“明星墮馬”其實還是地區工作不足之過。
    泛民要明白,他們不是建制派,没有阿爺無限量的財政支持去建立“地區支部”,大派“蛇齋餅棕”。

    泛民區議員可以做的就是借助“政治明星”的力量,加上對當區居民的動員力,在地區管理和基建方面跟政府周旋。這需要“政治明星”親力親為,主動落區參與,單是坐在議事堂是不行的。

  7. 自己居住那區的公民黨新生代落選,雖然難過但仍存希望,不屈不撓可以反敗為勝。

    但愛禽獸林悅之流靠造謠抹黑當選,相信黃兄都感憤怒。

    雖然不認同路線,但目睹社民連全軍覆沒,真係心寒。

  8. 仲想講樣野,就係不少人以為區議會還區議會,立法會還立法會,區選輸到HI-HI都係無關痛癢,以為立法會贏番就得。

    民主運動絕非不吃人間煙火,地區樁腳支持一失,不但影響以後選舉勝算,政黨以從政者的生計隨時出問題,唔通幻想香港重有多個慷慨捐錢肥佬黎?

  9. 白姐姐的個案不算特別,只是其主張剛好食正該區選民的價值觀而已。該區不少多年無投票的選民,基本上不認識麥國風,或認識麥國風的,也不會把他歸類為激進份子,更不認識 07 年上一屆麥國風的對手,但聽到白姐姐反議會暴力的主政鋼,過往無開投票也紛紛投了票給她。

    有些建制派以為穩勝,結果大熱倒灶的例子值得深究。例如馬鞍山利安選區,第一大黨悉心栽培,有地區工作經驗多年,與村委相熟的候選人,居然輸掉給一位民主黨的新丁。又例如 Martin 在其 twitter 中提及沙田乙明 “爆出史上最大冷門,新民主同盟丘文俊KO公民力量林康華”,及陳婉琛大勝的個案。

    無記錯涂謹申今屆轉左區選選區,於奧運站依然成功連任,是否該區私人屋苑不像西九龍重建區,舊區和公屋區般,居委或業委會幹事接近完全被建制滲透,值得再分析。

    有些不算意外的泛民成功連任個案,如公民黨司馬文力保續任幾乎家家有外傭的薄輔林區,民主黨鄺俊宇於北朗區及李永達太太於兆康區成功連任,他們的地區工作,宣傳策略對泛民有何啟示或值得借鏡之處? 泛民應深入從這些個案吸取教訓。

  10. 鼠王點過唔到關?正好證明人民力量幾無能,佢想拉公民黨/民主黨下馬的全部失敗,結果唔係好似鼠王咁保皇贏得來一個抽贏晒所有對手,就係好似何俊仁咁人民力量想拉都拉唔落,完全冇出現因為人民力量分薄而令公民黨/民主黨輸的形勢。

  11. 在下認為, 以下李慧玲今天的專欄文章, 值得大家參考:

    http://www.am730.com.hk/text/article.php?article=80141&d=1615

    當中有這麼一段, 最值得參詳 :
    “北京是高明的,順水推舟,將一個披著民主派外衣的奸邪納為己用,導演一場民主派互相殘殺的戲碼。奸邪憑伶牙俐齒,令高貴的人類語言,淪為惡毒魔鬼。語言啊,傳達的不再是事實,也失去互相溝通的意義,只是謊言謊言謊言,講得很漂亮的謊言。這些謊言吸引了一些蠢人,最慘一些滿懷理想的純樸心靈也被騙上當了。”

  12. 建議出年立法會選舉的口號是”只投禮義廉”, 不投白票, 只投禮義廉,泛民市民投完禮義廉後,全部返屋企開行凶條食花生, 係咪好好笑先?!上硬Global頭條, 問大陸佬死咩?

  13. 吃住踢爆張翼雄同愛港力城巴的勢, 建議大家去信政府同泛民高層, 將立法會新界2分為3, 只有這樣才確保人民力量不會拿太多席位(1席都嫌多).
    至於泛民怎樣再配票, 可再計畫. 我計過人口, 荃灣+葵青+離島=新界西南(6seats),
    屯門+元朗+北區=新界北(6seats), 大埔+沙田+西貢=新界東南(6seats).
    Hence, 新民主同盟必有一席, 另棄人力保長毛, 也確保民主黨每區1席(老實說, 何俊仁選超級+北區殘了, 好難4席).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