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青土共比老土共更不擇手段

有地區人士好奇律師點解要住蝸居,實地了解後,發現平日只有衛佩璇兩公婆出入,其他四個人都唔黐家,懷疑有種票之嫌。衛佩璇否認種票,話年幾前租住東澤臺,之後幾個屋企人搬入一齊住,「六個人都有親戚關係」。身為專業人士,理應可以住得寬敞啲,唔使咁屈就,佢卻訴說年輕律師嘅悲歌,「新入行律師,搵唔到幾萬蚊一個月㗎」。
至於點解要同親戚住得咁「親密」,佢就兜唔到嘞,「選民登記只係要報住主要居住地址,冇話要係唯一地址」。咁幾個親戚係咪另有住址呢?點解要報住東澤臺呢?衛律師咁講:「如果有人指控我種票,冇實質證據嘅話,我保留法律追究權利。」八方聽聞有人會報廉署,衛律師同佢啲「親戚」,或者要去解畫嘞。

呢條友無種票,話自己好窮,你呃我呀?

黃世澤:中環居民小心暗土共

你2010年就有錢四處喺中環掛banner宣傳自已,你當中環居民傻架,你當我黃世澤第一日出嚟行?

一個聲稱無錢嘅見習律師,可以2010年開始四處掛banner,仲要得中環街坊福利會力撐,但又住200呎嘅房仔,成件事自相矛盾,咁佢啲經費邊度嚟,石頭爆出嚟?

中環居民,投票前諗清楚,呢條友由頭到尾都無老實過呀。

由呢件事可以睇到,由呢件衛佩璇,到呂迪明,到傳聞喺高登做五毛有得炒就炒嘅葛兆源,個個為求上位,無惡不作,學晒鍾港武、李慧琼呢啲hihi嘅榜樣,如果啲師奶仲係因為啲蛇宴齋宴走去投民建聯,睇嚟唔離開香港都唔得掂。



One thought on “年青土共比老土共更不擇手段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