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融的政治智慧

周融宣布申請廣播處長一職後,一如小弟所料,他已經成為滿街都是武器的香港新箭靶。高登中人火速搞了個反周融聯署大家就知:

http://www.PetitionOnline.com/xchow/petition.html

首先,我並不認為廣播處長一定要有大學學位,我入行寫時事評論時也只是中五生,更何況過往不少讀不了大學的傳媒前輩,不是沒有能力讀大學,而是財政上不能讀大學。周融曾入《英文虎報》老總,你認為他的材料不能讀大學?他沒有學歷,不代表他沒有條件。

但周融忘記了,身為領導者切忌瓜田李下,現時明知瓜田李下的處境,還去申請廣播處長一職,那明顯是自找麻煩了。現時香港民情,對任何「度身訂造」的特殊行政安排都反感,周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那小弟祝他好運。

另一方面,他做了香港電台這麼久,港台員工對他仍抱懷疑態度,他有否問過自己,他能否駕馭一大群對他根本不服氣的下屬嗎?傅小慧還算是公務員,半個自己人,他知道怎樣與港台人和平相處。但周融,天天回到香港電台Broadcasting House,大家還不信他,他是不是應反省一下他過往的言行。

當然,他不會做無本生意,他這次競逐失敗,都一定有比《千禧年代》更好的著數,問題是,大家還能信他的政治判斷嗎?大家自己想想好。

14 thoughts on “周融的政治智慧

  1. 新聞看到的周融,好惡,好恐怖,好衝動。

    從來文化演藝的高深人士不需要一個學位來證明自己的實力。可是,今次事件,反而引證政府把這個職位度身訂做留給他,他的公信力經此一役,將會完全掃地,沒有人會相信他能獨立地為公共廣播作出理性的分析,大家都只會當他是政府一隻棋子。

    周融的記者會,舉手投足,把他的低牌完全弄出來。無疑他今次見工面試定必十拿九穩,可是,作為第一次正式面對港人的面試,他今次卻完全不合格。

  2. 當然樂意啦, 因為他夠聽話. 他的工作只有一個, 就是把港台結業 – 北京最想見到的終極目標.

    回世澤兄前文所說, 對他來說, 這是他最後一份工, 在此之後他已退休了 (正如他說他現在生活安定嘛), 他本人又無乜所謂, 所以無後顧之憂.

    沒錯, 這次擺明是政治任命. 過程不是問題, 目的才最重要, 所以幾核突也沒問題 – 反正一切已準備好.

  3. 睇完七日先生嘅記招,我真係相信人言報嘅預測,講台最終會由AO主政。理由:
    a. 現在20人雖然在專業上達到要求,但佢哋並不是政府執行清除/整肅/改革/..講台的理想人選。目前所有司、局、署首長(一哥除外),均具大學或以上學位,如果今次大幅降低學歷要求,好明顯係話俾大家聽,政府會「不惜一切」,破格求才。如果今次都唔得,再揾個人民公僕入嚟,大家都冇得怨(工會已經開聲話冇所謂)。事實上,過去AO空降一d部門,內部專業職系阻力都唔少,呢次係政府學乘了。至於點解唔一早降低學歷要求?你試想吓,如果一早咁做,d人會唔嘈咩?
    b. 觀乎政府一向不與民意為敵的做法,七日先生咁會招惹民意對抗,未來對政府收拾講台會帶來更多的阻力,估計政府就算初初有招賢之意,但由於民意反彈猛烈於外,工會磨拳擦掌於內,相信現在已化為烏有。試想下,第日去與代議士討價還價,佢點會有好日子過。
    c. 另一個想法係項庄舞劍,政府可能已有另一個中學畢業嘅人選都未定。七日先生今日咁高調點名與人罵戰,似乎將個人榮辱孤注一擲。做得咁明顯,目標只有一個,就係要d箭射晒落佢嗰度,犧牲小我。不過,要揾一個七日先生都咁難,我估唔會咁易有另一個冇學位嘅理想人選。
    d. 經此一役,政府如果選出一個冇學位嘅人,只要唔係七日,民意、工會都會收聲,因為再出聲,好難不被人冠以學歷歧視的責備。不過,由於呢個位唔係淨係專業就得嘅,如果講台最後要AOO,咁AO唔出手,出便d人點搞得掂呀。

  4. 胡兄﹕倒不必然。

    對於不知底蘊的市民,我認為周融昨天的記者會頗有煽動力。因為好多人會以為工會同班議員講野,係睇唔起佢冇學位。周融係睇正機會先出黎講野的。

  5. 這次從報導和blog看來, 周融的表現被一致劣評, 似乎是大輸家. 當然, 如果大家對親建制人士都極無好感, 或者信他必然深思熟慮, 那可能真的有陰謀有著數都未定. 或者我太天真太傻, 我還是覺得他只是overreact on侮辱一詞.

    但我始終亦不滿張文光的言詞. 讓沒有大學學位的人做廣播處長就等同侮辱港台, 和後來”路人皆見”, “刻意轉移視線”, 都很無風度, 似在攪鬥爭. 想當年教協反對基準試, 又不是搬出經驗比學歷重要之說嗎? 沒有學位或過基準的人當語文教師又是不是侮辱了學校? 還是只是因為變才反? 當然, 周融一派支持基準試到現在說學歷歧視也有不一致的. 不過愈高位, 經驗真的又比學歷重要.

  6. 當時既教師, 全部都係”做緊”份工既”有實質經驗”既專業, 相對阿周生係”見緊工”從來未做過處長, 唔通咁都可以相提並論嗎?

    對教師既要求係後黎加上去既, 但係處長既要求係一直存在, 根本唔係一項刁難. 點可以因為”唔比人降格”就發難? 我買左六合彩唔中, 走去領獎唔比, 唔通又係岐視我唔中獎???????? 有所要求並唔等於岐視.

    況且依家係政府公共機構請人, 唔係私人公司, 若果政策突然有變, 係要向外解釋, 或者比外界質詢都係好正常既事, 至於用詞不當根本唔應該係討論既範圍

  7. If the RTHK is being occupied by Beijing, why bother listen to it. Don’t waste your time. The democratic people there can come to Apple Daily!

  8. 說經驗, 沒學位的也可以有其他傳媒的實質管理經驗. 如果只有港台的管理經驗才算, 那是不是說只有從港台晉升才legitimate? 況且現在做也不一定做得好, 做得不夠好要炒要調也是常情吧.

    我不是說整個基準試政策好, 只是想說出一個矛盾點. 而且有表面理由的政策, 實行起來也可以變質.

    我同意政府需要為降低門檻和有沒有”欽點”解釋, 但廣義來說降低不一定必要的門檻去招攬賢才不是壞事, 更犯不著說侮辱. 而這些說法又對團結社會給政府壓力不要”宮刑”港台有沒有幫助?

  9. 繼續借場地參與討論,Martinoei見諒則個。

    說張會長不該用侮辱一詞,應不只takwai君一人,但他們似乎都忘記了會長係應講台工會之邀請去助拳,相信會長已得到工會之通水,知道有人必然會「匹夫見辱,拔劍而起,挺身而鬥」,亦即takwai君所指overreact to侮辱一詞。事實上亦有人聞「侮辱」大怒,立刻遞表明志、起身拍枱、揮拳咆哮;關目做手一氣呵成,令廣大市民有幸目睹呢套會長刻意编導、周郎忘我演出的警世劇目。由第二日有人被公開宣佈因事遲到,可知此乃嚴峻的政治鬥爭。鬥爭從來只有勝敗得失之分,手法並無這個那個之別。就算不談有冇學位,單以缺乏「無故加之而不怒」之大勇,如何能向工會市民示範,山人自有能力領導講台順利走出困境?單以缺乏「老驥服櫪」之竪忍,如何能讓3個常秘安心,山人自有能耐悄悄地置講台於死地?

    退一步講,當第一輪招聘不成之後,向下,政府可以降低入職門檻;向上,正如人言報主筆所言,政府可以提升職位的吸引力、擴大招聘範圍。第一輪的入職條件是「經驗」+「學位」;現在是「經驗」+「冇學位」。除非你認為「學位」有害,否則,修訂後的入職條件是「貶」。相反,主筆建議的是「褒」。對講台員工而言,政府此舉是公然貶低其首長職位的重要性,也間接貶低他們的重要性。他們感到屈辱,是自然不過的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