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請司法覆核從來唔係食生菜

小弟一向管理博客留言都好唔客氣,我連續兩鋪將QA嘅留言刪除,因為任何指香港有人濫用司法覆核之類講法,都係當香港法律制度係白痴。如果香港叫濫用司法覆核,我唔知美國果啲係乜。

香港司法覆核係跟英制,英國司法覆核素來保守,即係司法覆核只會就涉及公眾利益,同埋政府做嘢程序不恰當嘅決定作出裁斷。果件政策啱定唔岩,法院唔會判,呢個係行政或立法機關自已拆掂。但如果政府作出違反法律嘅決定,特別係《基本法》,或者成個決定過程係不公正,咁法院有權郁佢。所以香港未癲到好似美國咁,墮胎呀、同性婚姻呀,呢啲政治敏感議題議會搞唔掂,就推落法院決定。

香港申請司法覆核,係要得到法院批准,法院認為單case可能只係民事糾紛,或者唔係政府決策過程犯錯嘅話,就批都唔會批。所以我嘅斷定好簡單,話得濫用司法覆核呢啲膠論點,一係住喺中國嘅五毛,五毛係唔知乜叫司法覆核。一係根本係法盲,法盲就唔該自己多啲睇書。

呢個亦係我對馮煒光極為反感嘅原因,佢條友仲好意思話自已民主派,如果真係用美國或者歐洲把尺嚟度,我嫌香港同英國司法覆核嘅機制落後,香港有咗成文憲法至好少少咁解。英國仲係國會立啲膠法,明知唔合人權都好難郁佢,最典型例子正係BNA 1981。一個真心相信民主同憲制嘅人,係唔會認為有人濫用司法覆核,法院亦唔係傻嘅。

所以我講明,再有話有人濫用司法覆核嘅論點,即刪,再嚟就blacklist,以後都唔駛返嚟。我中大果陣,讀憲法學係讀美國憲法,仲辣過香港十倍,唔好同我挑機。香港果啲司法覆核,正常兼保守,同美國同歐陸ECHR嘅case無得比。



7 thoughts on “申請司法覆核從來唔係食生菜

  1. 黃兄,多謝你的回應.如果不是對法律制度有研究,根本不能清楚了解司法覆核.就算我所接觸的大學教授(不是法律或社會科學系)都未必清楚,更何況一般市民.
    你說得對的是<果件政策啱定唔岩,法院唔會判,呢個係行政或立法機關自已拆掂。>
    (P.S. 我留言用的字眼是<利用>,不是<濫用>.)

  2. 即使是以”利用”司法覆核來形容公文袋,其實也大有問題.

    大橋和外傭兩單官司,都有申請法律援助,而法援要在法院批准/相信法院會批准
    進行司法覆核的情況下,才會批出法援,然後由法援署委託法律代表進行訴訟.
    今天早上南港島線的官司,證明了法院可以而且會拒絕批准無理據的司法覆核,
    而且連法援程序都沒有開始就已經要提出的一方給堂費了,一分錢公帑也沒有損失.
    這樣,醬油黨周太太的所謂”製造官司,浪費公帑”又從何談起?

    法援署委託法律代表要以受助人的利益為依歸,根據律師/大律師的專長,經驗等因素,
    從法律援助律師名冊挑選法律代表.雖然受助人也可以自行從名冊中挑選法律代表,但法援如果認為受助人要求的代表不符合受助人利益,可以提出反對. 有法援署在挑選律師過程中把關,外判律師只是被動地接辦訴訟,何來”操控訴訟”,”利用司法覆核”之理?

    單憑”支持/建議循法律途徑爭取權益”就認定別人”操控他人打官司”,似乎太過武斷了.
    至於公文袋本身的立場,根本與官司沒有關係,除非你認為他們連法援和法院都可以”操縱”.

  3. 我成日都同人講,要評論,要先睇判詞
    http://legalref.judiciary.gov.hk/lrs/common/ju/ju_frame.jsp?DIS=78403&currpage=T

    27. The Applicant came from the Philippines and she has been employed as a domestic helper in Hong Kong since 1986. After her application was rejected by the Commissioner of Registration in November 2008, she appealed to the Registration of Persons Tribunal. Her appeal was dismissed by the Tribunal in June 2010. The Tribunal found that but for Section 2(4)(a)(vi), the Applicant would have satisfied the four criteria.

    人地一路有上訴,政府覺得唔會輸,但政府應該由法院接受JR一刻開始,要覺得條例係有爭咬之處.

  4. 多謝飛蚊導彈的解釋。我看回作星期日的城市論壇,羅沃啟的說法是有道理,在法理上是不能駁斥的。但其他人的說法是有情理。這樣就出現<社群的道義要求抵觸平等的道義要求>的矛盾。

  5. Should the Legal Aid Dept sue Selena Chow and the Liberal Party for defamation? Or at least issue a strong public statement making clear its standards and procedures?

  6. 多謝World Traveler Plus指出判詞,但我只看了一半就放棄了。
    在以下一節中,有兩個不同的釋法,但最終是以人大常委會的解釋為依歸。
    9. Thus, there are two different approaches to the interpretation of the Basic Law,
    (a) The mainland system by the exercise of the power of interpretation by the Standing Committee;
    (b) The common law approach applied by the courts in Hong Kong.
    …in the event of different answers provided by the two systems, the courts in Hong Kong are obliged to follow the interpretations by the Standing Committee.
    我認為最好以本地法律來解決,最後才釋法。
    但為什麼父母不是港人,但在港產子可有居港權?在判詞中,像有提及,但我不是太清楚。

  7. Quality Alchemist: 我諗你有好多野都未搞清楚。

    > 為什麼父母不是港人,但在港產子可有居港權?
    你自己睇番基本法第二十四條(一)就知道﹕
    「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以前或以後在香港出生的中國公民」

    其他野我費事花時間拗啦。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