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堆膠Law

請先看以下《東方日報》的報導先:

每逢立法會四年會期將近屆滿,政府都會逼迫立法會以馬拉松方式開會,倉卒通過大批聲稱刻叉緩及必不可少的法例,令議員透不過氣。有議員卻揭發,本港共有二十九條在上屆立法會或之前通過的法例,至今都仍未實施,最過分一條竟拖了四十五年。但當局既無具體時間表將該批被雪藏的法例「解凍」,亦沒有計劃刪除當中已明顯過時的條文。議員批評港府「決而不行」,甚至有欺騙公眾及立法會之嫌。

公民黨吳靄儀早前接獲其法律界選民投訴,質疑一條早於九五年通過、有關在香港實施一項國際遺囑公約的條例,至今都仍未實施,令業界產生許多不便。

吳靄儀其後向當局查詢,發現前港英政府當年擺了烏龍,以為當時香港的宗主國英國簽署了該項公約,於是匆匆要求前立法局通過有關本地立法,但後來英國並沒有確認該公約,回歸後的宗主國中國亦非該公約的締約國;而回歸後負責有關政策的民政事務局,亦沒有任何計劃刪除該條已形同虛設的條文。

吳靄儀其後再要求當局交代,還有哪些法例是通過多年但仍未實施,一查之下竟發現有多達二十九條,涉及十一個政策局及部門,當中只有五條法例有具體實施時間表,一條正計劃刪除,其餘二十三條不是完全沒有實施計劃,便是欠缺具體時間表。

不應將問題「掃入地氈底」

多條在回歸前通過的法例,是因為本身有問題及已經過時,而遲遲未有實施。例如早於六二年通過的《鍋爐及壓力容器條例》,當局在通過後才發現當中規管火水爐的條文,根本難以執行,加上火水爐已逐漸被淘汰,就此不了了之。吳靄儀認為若法例本身有瑕疵,便應進行修例,若明顯已過時無用,便應明確廢除,不應將問題「掃入地氈底」,令法律出現不明朗,使市民及業界出現誤解。

議員:欠立法會一個解釋

多項回歸前後通過的法例,則是因為當局遲遲未完成必須的附屬立法或配套措施,而一直備而不用。例如分別在九七及九九年通過的《護士註冊(修訂)條例》和《中醫藥條例》,負責的食物及衞生局用了超過及接近十年,都未能完成相關的附屬法例及註冊制度。

前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當年力逼立法會在極短時間內通過的《反恐條例》,則因為相關的法庭規則仍未完成,而導致當中最重要的定性恐怖分子及充公財產權力,至今仍是紙上談兵。吳靄儀批評:「政府想攞權時就講到啲草案好重要,好緊急,唔通過唔得,到攞咗權之後,又突然變成唔實施住都冇緊要,我覺得係欠立法會一個解釋。」立法會將於明日討論有關問題。

點解可以有咁多膠law仲未清理?

如果吳靄儀有私人條例草案提案權,她可能一早已經將一些根本實行不了的膠law,例如那些港府擺烏龍的錯誤,或火水爐規管的法例等提案廢除,比等律政司班大帝仲要快。但由於中共當年訂立《基本法》時處處設限,結果一堆膠到無朋友嘅law遺禍人間,不知何時會有誤中狗屎中招,殺傷力不比日軍遺留的戰前炸彈低。

如果談政改,但不談議員的私人條例草案提案權,膠law照樣會堆積,積到膠到無朋友為止。看葉劉做保安局局長時,急急要過《聯合國(反恐)條例》,結果依家附屬法例仲未知去咗邊,信葉劉一成,真係變鄧竟成。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