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曾蔭權卯上文化政治便出狀況

前曾蔭權西九玩到一鑊泡,之後遇上天星之戰打到歹戲拖棚。總之遇上與文化有關的東西,就一定人仰馬翻。這次選舉文宣之中,其實看到了曾蔭權到底出了什麼狀況。

由曾蔭權的手寫字,到抄陳水扁的廣告宣傳片,以至他平日穿煲呔,你不可以說曾爵士半點文化修為也沒有。問題是,如果要文宣做得好,特別政治文宣,你非要整個政團,以至政客本身,文化根底很深,做到雅俗並行才可以。由以上片段看到,陳水扁幾乎是農村地區的口味,以至台北都會區年青人的品味都掌握自如,這要很深的修為。

泛藍的廣告文宣一直都很爛,國民黨網頁在連戰年代,簡直bad taste到極點,是馬英九審美觀還好點,網頁也改善。同樣,為何紅衫軍打到民進黨喘不過氣,因為紅衫軍的主力部隊是民進黨人,而民進黨人,除了少數像林重謨這類鄉巴佬,大部分都是文化政治的能力,你看陳定南用處女座人的龜毛個性經營宜蘭,以及謝長廷經營的高雄便是民進黨高手雲集。所以他們選舉文宣好,而用文化做政治武器絕對不成問題。

相反,曾蔭權身邊,除了劉細良、何安達、鄭經翰等少數,那些民建聯來的,除了蔡素玉,沒一個對文化有認識。自由黨只是一群惡俗商人,他們有啥品味?當他沒有在文化上好好用功,便要用他心目中好的招數抄來用,就一定玩到半天吊收場。

所以面對袋巾,曾蔭權在文化政策,以至文宣上的半桶水,永遠都是被人任打的死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