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記者的抉擇

黎凱欣轉貼了陳惜姿的文章,談及新聞系學生出路問題,到底畢業後還當不當記者,成了一個很令人頭痛的問題。

我的情況比較奇特,因為我屬於類似舊派的「紅褲子」出身,先叉了半隻腳入新聞界,然後一路讀大學一路寫評論,在大學畢業後才當幾年全職記者。願意當紅褲子的,一定對新聞有相當熱誠同熱血,出路問題當時並不考慮的。看我的CV便知,只能以離奇古怪來形容,當年抉擇的思考不能作準。

但在沒有紅褲子的年代,做不做記者好?

過往有些人紅褲子出身,有些人大學畢業後做記者有得著,因為在報業減價大戰結束前,新聞界有不少老前輩,是願意提攜後輩,把他們的經驗傳授,以及擴闊人際網絡。像小弟初入行寫評論時,遇到黃麗君(當年夠膽讓中五生寫蘋果論壇版,就是她)、鄒崇銘,之後在城市電訊,遇到何安達、梁慧珉、馮振超、盧覺麟,在南華早報,遇到梁天偉以及不少外籍高人,還未計梁天偉叫我去旁聽港大媒體管理課程,在劉端裕的課偷師。這些老前輩的經驗傳承,正是年青一代願意承起初時低薪的理由。畢業後頭數年,沒有人介意低薪,只要有得著,辛苦不會計。

但像我剛才所述的人,除了梁慧珉、馮振超和盧覺麟還在傳媒界,很多都退休或離開,而很多所謂第二、第三代主管,舢舨充炮艇的大有人在,做記者還要忍著低人工,又要接一大堆膠到無朋友的膠assignment,好多記者都好谷氣,那做來幹什麼?

就算我立志做改革者,我寧取一條間接路線,明白我性格的人,該知道我想是什麼。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