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民大遊行的時代意義

年初四網民大遊行剛結束,主辦當局指有五百人參加,警方話二百多人。如果得二百多人參加,駛鬼封咗軒尼詩道一條行車線,大家依家明點解,警方七一估計的遊行人數,鋪鋪都無人信。

這次網民大遊行主要是網民自發,長毛也是在人群之中,其實時代意義非常清楚,就算政客背離群眾都不要緊,群眾是有智慧的,會自己走出來。

另一方面,遊行是可以很平民,很輕鬆的,整個遊行充滿高登味道,包括大家如何發揮「含忍」的粵音,後來連長毛的口號,都感染了膠力(註1),有一名港女在的士上指責遊行隊伍,結果後面有位平治友拎出大聲公出來鬧返港女轉頭。查實歐陸,特別是法國,示威就是這樣充滿花生和膠的一回事,表達訴求可以很有趣。少少遺憾是這次沒有準備膠俾警方代表,否則在電視鏡頭前,警方代表接實舊膠都應該非常有趣。

泛民扮群眾代表的年代已經過去,群眾會自己代表自己。這是群眾政治的年代,日後這種遊行只會有多無少。

註1:有位很有膠力的差人叔叔,叫示威者做小朋友,意圖恥笑參與遊行的人,果位示威者不甘被恥笑,遊行結束時的演講中講了出來,長毛發揮七步成膠功,就作出「有道理就大,無道理照小」的口號。

註2:警察好明顯不知世界上有花生黨同路人甲,好多示威人士是在銅鑼灣,以花生黨同路人甲身份參與,咁都唔知抵佢地接實膠喇。

6 thoughts on “網民大遊行的時代意義

  1. >有一名港女在的士上指責遊行隊伍,結果後面有位平治友拎出大聲公出來鬧返港女轉頭。

    呢個[gag]好正! 有無人影到? 🙂

  2. 講起群眾發聲,另我想起一篇大學時讀的後殖民理論著作:

    “Can the Subaltern Speak?” – Gayatri Chakravorty Spivak

    網民群族是一個他者,泛民既然已經選擇進入建制中的權力核心內,無論以甚麼形式去替代他者發聲,都不會為沉默的他者製造到自我話語權。

  3. 本來閉關期間,不宜多言,是故最終也沒有參加此遊行。當天留在工作間,對著電腦,心想看到更多有關新聞的更新。結果,最後只得你這個blog有最新的報導和comment,卻不見獨媒網站有所報導。

    此次真正的「民間行動」的成功,其實值得一群打「民間」牌的社運人反思。這方面,恐怕有勞你去作更深入的探討了。

  4. 我時常強調,擁抱民間,先要擁抱群眾所愛好的東西,所講的語言,簡單而言,就是放下身段。香港搞基層運動的,搞社會運動的拒絕down to earth,試問誰信你為基層請命?

    所以,現時我的blog,有不少的內容是簡直用高登語言寫出來,表現是這種態度。

  5. 身在外地﹐不能參加遊行﹐真失望。如果早兩星期發生就可以參加。最高興見到近年多了市民上街嘗試爭取(特別是扎鐵工人)。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