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論奇拿

德國人很愛看杜琪峰電影,連德國之聲電視部的新聞報導,談及柏林影展,都會提及杜琪峰的《文雀》有份參展。有位德國朋友問,為何杜琪峰可以拍出《PTU》和《大事件》這樣情節的電影。

我現在回應是:香港現實出現的硬膠事件,往往比杜琪峰電影的情節更荒謬。

大家回顧過去幾年,由徐步高案開始,一些不可思議的硬膠情節已經成為新聞的一部分,之後還有澳門抽水哥居然向天開槍,結果一槍打中三百米外某名途人。當社會積聚大量膠力時,試問怎不會出現,偶然而發,全無動機的膠事,演變成一件全城皆膠大事的情節。對香港人而言,相信比《鐵三角》情節更不可理喻的現實事件,是有可能發生。

查實這次奇拿事件,我想起《死亡筆記》,還想起已故台灣大師楊德昌的成名作《恐怖分子》。在互聯網年代,楊德昌的視野,比現實前衛了足足廿年。楊德昌拍《恐怖分子》時,二十年前台北還算得上天方夜譚,但今天看來,無動機的硬膠事件,是足以把看似和諧的社會秩序搞得天翻地覆。

而奇拿事件,與徐步高案一樣,恐怕真的要寫成小說,若非大師亦無法處理,因為當中涉及的人性問題,有如一張羅網,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個明白。

One thought on “也論奇拿

  1. 單嘢慢慢由 “死亡筆記” 轉咗做 “20世紀少年”, 人人都要係”朋友” , 如果唔係就無藥分.

    該煨.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